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隐秘
    一起风波越四海,一石激浪数尺高,雷雨瞳,阮坤战局瞬息的变化,柳霰鬼没神出的出手,迅雷不及掩耳,心思跟不上事情的变化,目瞪口呆,呆若木石,一脸的惊讶,久久不能言语。



    “柳姑娘亲自出手了,不会吧,我是不是眼花了。”这时候一个人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惊呼。



    “柳姑娘年纪轻轻,可是她的实力不俗,如今一见真是三生有幸。”雷雨瞳和阮坤的战局惊艳四座,但是柳霰的实力更加了得,两人突然狂暴的争锋破空的大战竟然在她的一掌,两指之间瞬间分开,而对于那么多人的赞扬,柳霰没有多少的反应,只有她背在身后的两玉指在轻轻颤抖,两指之间传来一丝刺痛之感,仔细一看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血红,不过被柳霰自己运作灵气止住了伤口。



    而她看向那盘坐于地的雷雨瞳更加炽烈,这小子我替天香阁收定了,心中如此一想便回到座位上,奈何刚才飞身疾速,灵气如虹爆发波及凳子,桌子全毁了,望着狼狈的一地木屑,心中对雷雨瞳产生小小的怨气,不过那两个侍女似乎知道这位柳姑娘的性格,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去,此刻远远地搬来了一张凳子,她那原本淡淡的怒气柳叶般的靓眼这才渐渐地消散。



    露台,阮坤也已经起来了,他也不敢拭去嘴角的血迹,而他的目光时而落在雷雨瞳的身上,表面上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他此刻的心里对雷雨瞳产生了杀意,黑暗的眼眸深处充满了对雷雨瞳的怨毒,感受周围众人的目光,听到众人的纷纷议论,那种阴暗怨毒更加地深刻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柳姑娘竟然对他出手,一个凌厉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犹如灰头土脸的小狗。再看看此刻的雷雨瞳竟然能够辱得了柳姑娘的眼,他哪里比自己好,竟然能够让柳姑娘不惜浪费一粒丹药在他的身上,在如此清晰的对比之下他像是土里的一粒尘埃,心中失衡,若是有机会定让雷雨瞳碎尸万段。



    雷雨瞳此刻正在消耗那丹药的药力,自然是没有感知到来自阮坤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怨恨,丹药入口药力爆发了出来,所有的药力形成了雾气,顺着他的经脉润遍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而这个药力的的药效让他震动不已,只是犹如一粒小小的野果竟然对他有如此的作用,只是在几个呼吸之间便感觉自己的内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而且这药力所含有的灵气竟然大大超过了空气之中,这些灵气更像是被捕捉禁锢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浓郁程度不是外面所比,若是多来这样几颗的丹药,那么不仅在关键时刻护住性命,而且日常之时还可以用来修炼,这样的话他的修为增长的速度可想而知了。闪舞小说网www在药力的作用之下逐渐地恢复,那些消耗的灵气在他的阙门之内开始冲盈起来。



    在天雨城左拐右拐的街道巷口,纵横交错的小巷一道人影快速地移动,灵气纷飞,飞檐走壁少不了,一张普通的面孔气喘吁吁的,像是遇到了多么甩又甩不掉的大麻烦一样。



    “大爷的,小爷都是已经改头换面的人了,这荆销小子怎么认出我来了,而且两人吃了什么药狂追不停。”这人不停地怒骂,而且他手中的小册子和笔都忘了要收起来。



    “奶奶的,小爷就不信了,今天真逃不出你俩的堵截,我就不信诸葛。”一手把他吃饭的家伙收起来,一边准备跑路。



    “嚓”地一声,脚下迈出奇妙的步伐,灵气游动空间,望其项背,一骑烟尘扬气,土沙飞溅,速度快得不是一点两点,飞毛腿恐怕也都是他这样的了。



    “呀,奶奶的,谁扔的果皮?”在拐角之处传来了一声摔跤和怒骂声,似乎耽搁了他的时间就是耽搁了他的生命似的。



    “是我,想怎样啊?”这时候什么时候巷子旁边的屋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身白色的衣衫,长发飘飘,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而且手中的折扇“啪”的衣衫打开,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温和地望着眼前这摔跤的人。可这笑容落在摔跤那人的眼中,像是遇到鬼怪一般,不知怎地瞬间突然弹起来瞬移后退,奇妙的步伐踩起,风一般地飞奔。而白色衣衫的青年也是淡然,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反而笑意依旧。



    “我的爷呀,你俩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我啊?”在巷子的另一头发出了极其无奈的吼叫声。



    “放过你,我都不认识你,怎么来的放过一说?”那堵在前面的淡黄色衣衫的青年手中长剑横放整整堵住了巷道,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他还真的不认识这张普通的面孔,只是跟着那荆大少主拦人而已。www



    “什么,不认识小爷我还围追堵截小爷这么久,不是脑袋有病吧!”那人实在气得不知道如何说话仰面怒吼道。



    “虽不认识,但是你这举止倒是很熟悉,不过想不起来了。哎那荆大少主,你在总该告诉我我堵着人干嘛吧!”楚天疑惑地望着,然后询问那对面的来人。来的是白色衣衫的荆销,他的速度实在奇快。先前还不见人,只是低头抬头之间他就出现了。



    “我靠,怎么这么快,看来你实力涨的挺快的。”那普通的面孔回头一看不像先前那般紧张反而更加地从容了。



    “喂喂,追了大半天总要告诉我一下咱们追的这歪瓜是谁吧?”楚天问道。



    “大爷的,你才歪瓜呢!小爷我可是帅痞帅痞的。”这话一出那楚天倒是更加仔细地扫着这眼前人,似乎要寻找出符合帅的特质来。



    “诸葛小戬,把你的假面具除了吧!看着你这模样挺怪的。”荆销望着两人争吵笑着说道。



    “什么?你就是那个上次在藏花楼里喝喝酒,看看姑娘的小孩?”出现在有些惊异地说道,而且配合他那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他脑子里想到了什么样滑稽的画面。



    “楚天,你大爷的,你才是小孩,你全家都是小孩。”诸葛小戬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立刻暴跳出口就是怒气出口。他最烦别人叫他小孩了,而且他最忌讳别人提他到藏花楼的事,由于某种原因他被禁止出入藏花楼这种地方,那次好奇所以进去了,可是他就从此被绑架勒索了。



    “好了,小戬先消消气啊!”荆销劝解地说道,而诸葛小戬望向那荆销眼中某种味道他更加地生气。



    “荆销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而从头到尾荆销都只是带着笑容望着上气不接下气的诸葛小戬,看来骂人也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所有能骂的词诸葛小戬都骂了出来,而且没有一句是重复的,累了他手中一道奇异的灵气勾起形成特别玄妙的气息图纹,渐渐地在他的脸上笼罩,像是一团朦胧的雾气,很快雾气散开露出了他的真实面貌。



    一张精致干净的面貌出现在眼前,只是他青年的身高,身体却配的是个小孩子的容貌,精致的娃娃瓷脸。这张小脸实在太过吸引人,有种想在他的脸上掐两把的冲动。真貌露出楚天立刻忍不住“噗嗤”地一声爆笑出来。虽然以前见过了,但是此刻见了如此面貌配上如此魁梧的身材实在别扭,让人忍不住大笑,就连往日比较沉稳的荆销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望着两人可恶的嘴脸奈何诸葛小戬只能恨得牙痒痒却是奈何不得。



    “追我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过来笑我的吧?我可走了。”诸葛小戬调整心态正式第问道,此刻荆销和楚天也收起了笑容。



    “向你打听件事。”荆销简洁明了。



    “果然,你们找来肯定没好事。说吧!”诸葛小戬似乎有些我无奈地说道。



    “我想知道林川的消息,别说不知道。”诸葛小戬的眼神深邃,此刻沉默了,思考着什么。



    “这个不能不说,你还是换个问题吧!”最后诸葛小戬说道。



    “那么要是那天我不小心喝多了,然后把某个人到过藏花楼的消息……”



    “停,我告诉你行了吧!”诸葛小戬突然伸出一手阻止。



    “你们这是绑架,勒索知道么?”那精致的娃娃脸一脸的无奈和怒气,这天道实在不公,或者那天进藏花楼的时候怎么没找个先生算算呢!遇到这两个无赖,勒索犯,实在是他今生的悲哀,这种命运被握在别人手里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心中的咆哮可冲天了。可是两人平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问的虽然是荆销,但楚天也很关心林川的消息,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个可敬可佩的猛人。



    “好吧,我说……”最终选择了屈服。



    “据说在两个月之前的一个夜晚林川已经落崖了……”



    “跳过。”



    “摩天断崖谁都知道那有多高,就算是一个坤玄境的修士落崖也不一定要有生还的可能,那晚过后,玄元堂暗中派人去找过,可是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尸体,就连一滴血都没有见到,你这么高的断崖就算摔下拉都得是肉泥了吧!可是始终没有任何的踪迹,像是为了某种目的,那玄元堂竟然故意找了一只妖兽血溅崖底竟然还放出林川已经死了的消息。”



    “果然。”荆销想起了那些近日里得到的消息,说是林川已经死了,他也到过崖底亲自查过,也见到了那血溅的崖底,可是他还是不相信,所以他才找诸葛小戬问,诸葛小戬他们听雨轩是有名的消息灵通,实至名归的听雨轩,他此刻也坚信了林川没死,只是为何那玄元堂故做假现场然后放出这个消息,他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阴谋得闲味道,只是目前还没有想通。



    现在的天雨城看起来像是海面风平浪静,可是谁知道海底有多大的暗涌,玄元堂在天雨城中占据峰顶实在太久了,野心也随着时间流逝在膨胀,若不是这几年其它的势力联合起来恐怕早就被玄元堂吞并了,而他们荆门在天雨城只是稍弱的势力,但是不得不防,一步不慎那可是灭门的,风雨即将来临了,再加上一个月之前传出玄元堂江鹛被神秘人所伤,这种平衡即将被打破了。



    “那你说他们为何放出这个假消息?”这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



    “目前还不清楚。”



    “你们问完了吧?问完我走了,我家老爷子等我回家吃饭呢!”诸葛小戬见两人都在沉思,立刻小声地问道,他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两个家伙。



    “嗯!”诸葛小戬似乎得到了解放,“唰”地一声飞扬,消失在巷道的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