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闲夜
    从街头的闹市,带着苍白的脸色回到了客栈,客栈十分偏僻,整个位置处于西面的郊区,离天香阁的中心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差不多横跨整座城池了吧!伤口虽然愈合,但是疼痛还是难免的,刚才丹药消化后忍了虚弱又和阮坤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使得他没有复原的伤口又受到了些影响,再走这么长的路就算是铁人也会累倒的。

    “吱……”雷雨瞳推门进去,客栈里的灯都是亮着的,客栈里空空如也,所有的摆设和雷雨瞳昨晚上打扫过后一样,这客栈还真是没人光顾啊,洁净如此也没有人借宿真是够偏僻的,也不知道那老头子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开楼,而且不知道他是不是丧女丧子的孤寡老人,这么大的客栈也雇不起伙计,也没见有人打理过,想想雷雨瞳突然觉得这个老头似乎挺可怜的。

    雷雨瞳捂着胸口有些蹒跚向着楼上走去,由于走动使得胸前断裂的肋骨又疼痛起来,来到柜台前,柜台之上依然放着一坛刚刚喝完的的酒坛,而那老头早不知道上哪去了,不过这样也好,若是这老头今晚回来折腾依照他的性格是会忍住伤痛照料他的。

    几乎一步一停顿地回到了楼上的房间,推开门,他的房间里真是一览无遗,只有一张方形的木桌和一张凳子在床铺的边上,伸手即可摸到桌子了,这里只有一个人所以配置就按照他一个人安排了,脱下靴子盘坐于床上,打坐运气,灵气从他的阙门之内徐徐而出,顺着经脉运转,几个周天之后他才停下来,胸口的伤口得到了些稳定,伤痛也减少了许多。

    若是还有入今日柳霰给他服下的那一粒丹药就好了,此刻有些怀念那丹药了,若是他身上拥有足够的灵石就好了,那么他也不用在此运转灵气自我疗伤了,直接一粒丹药入口那变好了,不过一切都只是幻想罢了。不过他实在有些不满足于现在的进度了,进入天香阁他本就是为了谋取一份差事,然后可以很快的赚取足够的灵石,但是今日和阮坤的交手让他明白了一些道理。

    其实整个红尘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森林,人和野兽没有区别,如果实力低微那么就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而且他现在非常急需实力的提升,如果按照他这样的速度提升修为的话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而没有实力就算拥有灵石又有什么用,没有自保的实力而依靠外力那么就真的能保全么?这是一个他值得深思的问题,如今他不再以前了,只有自己才能保全自己,命运是我在自己手里的。况且那天香阁的差事的报酬似乎也不像自己那么乐观,这些事情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明朗起来。

    想要快速提升实力恐怕只有中心风暴一途了,走在风口浪尖之上,锻炼生与死的意志,磨砺一把锋锐的长剑,而自己就是那把剑,他要破炉展空。不过他自己的目标似乎太过长远了,拥有父亲那般的实力,是他现在难以企及的,近前的目标像是混乱之中的朦胧,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处,有些迷茫。确切的说他此刻没有任何的执念。在他迷蒙之际,忽然他想起了他答应林桐的事,是来找他二哥的,这两日的苦恼把他给迷糊了,而且在林易临终之前似乎提到了莫问客栈,而莫问客栈好像是在天雨城的。看来抽空得打听一下林川的下落和到莫问客栈看一下,莫问客栈是林易最后留给他的地点。也许对他有些帮助的。

    计划好一切之后雷雨瞳便把适才买回来的情报看一下,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都是鸡肋,但是对于人生地不熟,刚刚入世的雷雨瞳来说,这是必修课,他现在在适应,在学习处世,没有人是他的导师,所以他自己一个人闯荡,一个人依靠。

    这份情报是天雨城最基本的情况,就连当地的小孩子都能如数家珍,信手拈来,可是他也没办法只有这途了,而当他进风轩买这些他需要你情报之时,那轩主竟然有些不可置信第望他,再三反复地确认他是否要买,雷雨瞳当时也被那轩主的表情给针了一下,他那是意识到自己有些老土,不过他还是买了,所以这些众人皆知的消息卖给了他十枚灵石,不过雷雨瞳并不知道他自己十枚灵石被坑了,这些低廉的消息哪值那么多的灵石,是个在行的人都知道这这些简单的消息只不过是一个灵石就能买到,若是他知道自己被坑了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翻开小册子,慢慢地读起来,凝神静气地翻阅那些价值高昂的基本的消息,天雨城的势力分布复杂,磅礴相互穿插紧密相连,不过天雨城的巨擎以玄元堂为首,玄元堂已经占据天雨城首席地位已久。并且他的实力磅礴,随着实力的增长,玄元堂也生起了吞并独大的野心,只可惜天雨城那么多的宗门有哪一个宗门真的会放弃自己的底蕴,宁愿成为他人的附属品,所以在各个势力的联合之下,玄元堂这才一直没有得逞。

    而其余的势力主要是以荆门,岳阳宗,听雨轩,蛊宗,落沙门等,而到目前为止落沙宗已经成为了玄元堂的一部分,算起来应该是结盟之意,所以现在荆门,岳阳宗,听雨轩和蛊宗各成一派。一直抵抗着玄元堂的吞并……

    “小子,回来了没?给老头下来,煮碗面给老头吃。饿了。”这时候楼下传来了老头有气无力的叫唤声,雷雨瞳本不想管他的,不过隔了两下子老头的叫唤又想起,扰到雷雨瞳,没心情。有些气恼,不过想想老头一个人住着邋遢,现在终于有个人住进来了。也许是晚了,所以想找个人说说话也不一定,所以从床上下来。

    “来了。”雷雨瞳应答,他胸口的伤暂时稳住了,所以下楼还是可以的,不过不可磕磕绊绊,若是碰到胸前还是疼痛的。下楼只见老头坐在桌子一旁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楼梯门口,见雷雨瞳下楼来眼睛精光不断。雷雨瞳有些诧异,本以为他又个得烂醉了。

    “你不是喝醉了么?”刚才雷雨瞳在楼上听到他声音里充满了满满的醉意。可如今却好好的让他有些不悦。

    “我若是不醉,你怎么会下来给我老头子煮面?”老头还是一脸的邋遢,头发也有些蓬松扰乱,满身的酒气,看来他是喝了酒可是今个儿没醉而已。

    “你嚷嚷地叫我下来就是让我给你煮面?”雷雨瞳有些气愤,不过他起伏的胸口有些疼痛,看老头一脸的凄凉相雷雨瞳也不忍心破口大骂,只好忍了,看来遇到这老头,心软是他的不幸。

    “就煮一碗,行不行?”老头眼中像是汪汪的水花,语声还似乎带着些央求,不知道是因为没吃东西,还是想念雷雨瞳的面,有些像个孩子一般望着雷雨瞳,带着渴望。

    “您没吃饭?”雷雨瞳问道。

    “吃了。”老头似乎害怕雷雨瞳不答应,又连忙加了一句“吃酒了”。果然话毕雷雨瞳升起的气愤下降了一半,于是带着伤走进了厨房,而当雷雨瞳背过身走进厨房时,老头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恢复了那种让人看不透的沧桑,像一只老狐狸一样百变。

    厨房中,雷雨瞳点火引燃柴火,指尖一道灵气弹射进入灶台之下,火焰熊熊,然后涮锅,放水,等待水沸之后雷雨瞳从他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面,放在锅里煮了一会儿,等待差不多了,再把面盛在碗里,然后再继续烧火,这次他是炒肉,把妖兽肉都切成碎末,放些油,灯锅中的油星滚烫之后把岁肉全部放入,“唰”地一声烫声,勺子翻炒,再放上大量的辣椒,葱等,于是香辣的味道飘荡整个客栈,那种味道刺激鞋鼻子,令人忍不住地喷嚏。一碗面上浇上香辣的肉沫,十里飘香非它莫属了。

    “好了。”雷雨瞳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来到桌前,老头坐在桌前等待雷雨瞳的伺候,无奈的雷雨瞳只好也给他拿了双筷子。

    老头也是不客气,拿着筷子低着头直接吃了起来,那香辣的味道充斥着雷雨瞳,不过雷雨瞳没吃。他只是坐着看着老头,无聊了便掏出怀中的小册子。

    “小子,看什么呢?不会是那种书吧!”老头满嘴都是面。喘着鼻息不清不楚地说道。

    “那种书啊?我看的是刚买的天雨城的消息。”雷雨瞳回答道。

    “这么厚?”老头右手拿筷,他看雷雨瞳手中的册子有些厚,有些好奇,所以左手夺过雷雨瞳手中的小册子,好奇地看着,眯着眼睛看着接着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寻常的消息你也买?这消息也太垃圾了吧!”老头口无遮拦。原来是这种消息于是又还给雷雨瞳了。雷雨瞳被说得有些囧样。

    “多少灵石买的?”老头随口一问。

    “十枚灵石。”

    “噗,咳咳,什……,什么?”老头口中的面直接喷出,直接跳了起来。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