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隐事
    老头口无遮掩,一嘴的面喷向雷雨瞳,飞溅的面条沫子犹如飞射的流星射向雷雨瞳,又好似众人枪线上膛,朝着犯人一通狂射,幸好雷雨瞳反应极快,手中的小册子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个虽小却灵活的盾牌,不过大小有限,只是抵挡了脸部。其余还是被波及了。

    “实在对不起,误口,误口……”老头也不慌不忙,咽下嘴里剩余的面,有些歉意地解释道,不过他眉目之间道不尽的笑,有些犯贱,而雷雨瞳也被他这一下有些恼怒,知道老头不是有意的,可是他心中有些恼怒,误口什么误口,你怎么不捂口呢!于是拍了拍身上的面沫。

    “小子,这么低级的消息,竟然需要十枚灵石,你是不是说笑呢!或者是你的脑袋烧坏了。”说着便要用手过去是不是他的脑袋烧坏了,不过被雷雨瞳闪过了,不过雷雨瞳也察觉到了自己可能真的是白白把那十枚灵石给捐了,顿时脸色有些囧样了,不知是觉得自己智商有问题还是觉得有些丢脸。轻轻低下头。

    “这消息真的不值钱?”虽然雷雨瞳这时候基本已经确定了,可还是希望老头可以肯定一下的,也许这也是人类的一种心里作祟问题。

    “值钱,只是太普通了。”也许也是满足雷雨瞳的心理,老头竟然给个稍微婉转的说法。雷雨瞳我的觉得虽然老头子平常醉醺醺的,酒气浓烈,这个说也是多余的废话,但至少听在耳里让他舒坦。

    “老头,你住在天雨城很久了吧?”雷雨瞳脑海灵光一动,面色带着献殷勤的笑脸上前问道。

    “嗯。”老头嘴里还不停地送金油泛黄的面,像是随意应答。

    “那你对天雨城的消息很灵通吧?”雷雨瞳再深入一层问道。

    “嗯。”老头连点了两次头,雷雨瞳便肯定了心中所想。

    “那关于林川的消息你知道多少?”老头突然停住了手中的筷子,目光也许由先前的散漫,灰散变成了敏锐,犀利,这个名字似乎像是千斤的巨石狠狠地砸在心坎之上,呼吸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不知道雷雨瞳为什么会提起这个名字,只是这个名字在最近很是盛名,也是各个势力都极为隐晦而忌惮的名字,不知雷雨瞳为何突然问起他这个糟老头子了。不过这些的意动雷雨瞳没有看到,手中的筷子仅仅颤抖一下又恢复了原样,雷雨瞳并没有察觉到老头的异样。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你认识林川?”老头清澈的目光全部是好奇,似乎有些惊讶雷雨瞳为什么问起这个名字,而现在没有人提及这个名字了,短时间之内关于这个人的事迹在大街小巷内是听不到的,只是有时候在自家的楼阁里偶尔说几句关于这个名字的相关事宜,这种事情像是这个天雨城达成了某种沉默的协议,不提及也不谈论。

    “有些好奇。”雷雨瞳说道,雷雨瞳自从来到天雨城之后都没有人主动提及这件事情,根据雷雨瞳所知林川在天雨城才消失了两个月,而且林川似乎做了一剑极其震动天雨城的事情,整座城应该议论纷纷的,可是自从他来到天雨城之后并没有提及任何相关林川这个名字的事情,此刻老头的反应明显是知道一些什么的,而且露出这样的目光,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就像是石沉大海的一粟,惊不起海浪,可这只是一粒粟的问题么?一座势力控制整座城真的有人做到么,还是拥有什么预防掌控了什么,握住了整座城的命脉,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深思,想想一股凉气弥漫雷雨瞳的心中,若是那么这是多么逆天强大的存在。他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的是所有人知道是什么。

    “好奇是要人命的。”老头也有原来的嘻哈变得严肃起来,而且他也是在警告雷雨瞳不能谈及此事。

    “为什么?”雷雨瞳面色凝重好奇地说道。

    “你知道么,两个月之内,整座天雨城死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在梦中死去的。白天照常没有任何的异样,也不曾得到什么样的怪病,可是晚上笑着离开了人世,而这些人有的是街上乞讨的乞丐,有的是贩夫走卒,有的是富商,还有的就是一些宗门的人,你说邪不邪门。”老头没有回答雷雨瞳的问题,只是说起了这两个月里天雨城发生的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那原因是什么?难道天雨镇殿不管么?”听这些雷雨瞳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手段,难道是冥冥中的天意,这也太邪门了吧!听这些事情让他毛骨悚然,而且最为奇特的竟然是哪些人死状都是相当地奇特古怪,有什么能够杀人还能够让死者快乐地离去的,天雨城很多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据说他们的死因都是他们提及了一个人的名字。”老头越说越正经,像个得智的老者。

    “难道是……”雷雨瞳话还没出口,老头的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个禁语的动作然后接着说道:“至于天雨殿,只要天雨城不被挑翻,他们的位置不被撼动他们从来都不管这种事情。”老头把原委说的清楚。

    “为什么?”雷雨瞳实在不理解,天雨城不是镇城殿么?为什么这种事情都不管,这种事实颠覆了雷雨瞳的认知,像在叶家镇这种事情是不会有的。

    “你的问题很多也很废话。”老头有些不耐烦,雷雨瞳的这个问题好像是小孩子问狼为什么吃肉这个问题一样的幼稚。不过他也许是因为得了雷雨瞳的好处所以平日里烂酒耐心全无的他难得表现出了耐心的一次。

    “所有的势力只有在竞争之中才会变得强大,天雨城就是一场角色角逐的场地,强者自然可以屹立长存。而且咱们的风华地域也需要这种角逐之中强大的存在来充实地域的战力,而且风华地域不同于其它的地域,要不然风华地域早就已经是其它地域的囊中之物了……”老头凭他的三寸舌头慢慢地把问题说清楚。而雷雨瞳也因为这种原因生生地震惊了,一场鲜血横流的孕育出强大的宗门,只为了这个简单的目的天雨殿酒放任自流。残酷的现实击碎他心中美好。脸色有些苍白,她自己似乎能够预料到了未来的天雨城下着磅礴的血雨,所有的天雨城到处发生着灵气横流,人影闪烁,尸体暴尸街头的场景。也许有一天他也会走进这么大的一个漩涡之中,而他自己并不知道他已经逐渐走向了这个深渊。

    “还有一个问题,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不是都传遍大街小巷了么,应该有很多人谈论的,岂不是那些人也杀了?”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雷雨瞳忍不住问出来,而且他内心悬着一口冰冷的凉气。

    “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每个人都提前得到了警告,所以很少有人继续传了,而不听劝者下场已经很明显了。”就这么一句话让雷雨瞳松了一口气同样也露出了他脸色的震惊。一方面是因为死的是少数人,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势力的数量和境界实在恐怖。一夜之间竟然能够给整座城发出警告,这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做到。

    “别想多了,还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只是一面旗帜插在天雨城的大街中央罢了,上面没有署名,没有任何标记,只有字,但是足以撼动人心了。”老头似乎知道雷雨瞳想的什么,所以他也解释了令雷雨瞳沉默的震撼,而且还一次性地把旗帜的部分特点说了。

    “好了,面已经吃完了,该的也说完了该回去睡觉了。”雷雨瞳还在沉默,老头便已经打了饱嗝,擦净了嘴角的油星,起身便往自己的屋里走去,再看看碗中十分洁净,像是刚刚被洗过一样,被老头舔得极净,看来面很香啊。

    “对了,小子那酒还有么?”刚走了两步老头突然回头,询问雷雨瞳,实在事他嘴上有些忍不住了,雷雨瞳带来的那酒实在醇香,就昨晚满满的一坛早就被他喝了个精光,现在身上的酒香也是那柳沾上的。老头又回到了先前的老头,像个地道的老头,只知道喝酒。

    “还有一些。”说着雷雨瞳已经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坛酒递了过去。

    “小子,提醒一下,你手中的戒指最好别带在身上,否则你小命不保。”接过酒坛老头眼中露出别样的情绪,这种情绪短暂眨眼舜过,因为某种原因雷雨瞳没有感觉到,雷雨瞳也才反应过来,而且他也想起了父亲也有类似的警告,空间戒指不可轻易示人,而这些天他竟然没有处理指上的戒指,想想老头的话,想想天雨城诡秘莫测他倒吸一口凉气。他此刻才想到其中的利害,只是希望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他立刻把戒指摘下来。他还想说什么,可是老头已经走远了,醉意令老头蹒跚进屋。想想老头的言辞以及刚才的话他总觉得这老头有些不凡,应该有些来头,不过思绪万千终是无用,所以不再想了。

    回到屋里,雷雨瞳感觉心有些累,光是今天的事情都发生可很多,这种日子真是提心吊胆的,有时候还要时时地警惕着,实力啊实力,什么时候才拥有自保的实力,像极了一颗脆弱的小草,现在经不起狂风的蹂躏。只希望那一天来得晚一些。林川的事情透着某种诡异,而且这里面还参杂着非常难以理清的纠缠,在明面上是不可能调查的了,得想办法才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