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再遇
    又是烦扰的一日,天香阁前雷雨瞳徐徐走来,按照昨天的约定,今日就是到天香阁报到的日子,至于伤口也稳定了,不会妨碍他的行动。来到门前一枚令牌出现于手中,而在门外迎人的恰巧是昨天陪在柳霰身旁的两个侍女,昨日所有事情愕然发生,所以并不怎么注意她们俩,现在仔细一看倒是独特的风景线,虽然不如柳霰那般惊艳,但是搭配天香阁独特的衣衫倒是别具一格 ,也算引人注目的百合了,她们俩的穿着简直一模一样,淡青色的服饰,宛若欣然出尘的仙子,就连发髻也是统一的,身材也是差不多,杏眼,柳眉,桃腮,红唇,纤纤细腰,一身洁净高雅的气质集于一身,一目望去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若是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恐怕只有两人的样貌不一了。从此出便知天香阁的规矩如何了,一切井然有序,行事严明,做事一丝不苟,怪不得其地位在天雨城也是相当了得。

    “两位姐姐,这是我的令牌。”雷雨瞳干净的脸庞露出令人舒适的笑容,把手中的令牌递过去。

    “原来是雨瞳,昨天我们算是见过一面,你就直接进去吧!”她们俩对雷雨瞳的印象极为深刻,昨日的纵横风暴她们目睹了雷雨瞳的风采,而且最重要的是雷雨瞳并没有太过凌人的架子,这一点从雷雨瞳的笑中便能察觉出来,这种本事是她们在天香阁处事练就的,所以她们对雷雨瞳的好感也是更增一分。

    “对了,那阮坤也被柳小姐招了进来,所以你可要小心些。”突然两人好心地提醒道。

    “阮坤。”想到阮坤雷雨瞳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的杀意,感受胸口还有隐隐的疼痛,昨天若不是他手软他也不会被来个反转突袭,想起昨日的狼狈以及那一瞬的擦肩死亡他心底的杀意有些泛滥。

    “谢姐姐提醒,不知两位姐姐如何称呼?”收起心中的杀意,雷雨瞳对两人有些感激之意。

    “我叫若思,这是茗樱”虽然他们两人长得差不多,倒是若思长得高挑一些,瓜子脸,性格相对开朗一些,从头至尾都是若思在说话,而茗樱也是在一旁点头,显得有些羞涩,像个闺中的少女,而她长得一张精致的小脸,甚是耐看。

    “原来是若思和茗樱两位姐姐,那我先进去了。”在她们俩点头间雷雨瞳走进天香阁。

    “嗡”地一声突然从手中传来了一声轻颤,雷雨瞳连忙一看,那并无一字的令牌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玄”字,接着雷雨瞳突然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扫过雷雨瞳,雷雨瞳全身一震,有心抵抗可是始终提不起抗衡的力道,他感受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只透明的器皿,似乎在这股气息之下他无处隐藏,心神一震,他不敢有丝毫的意动,而心底已经是汗意淋漓了,任凭这股力量的查探,不过股极其精粹的气息在一番查探便进入令牌,接触到令牌内渺小的微弱气息,这股气息这才突然消失,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实在是这道气息实在恐怖,身后已经出了些许汗水,如果自己手中不是握有令牌的话他的下场如何这是难以预料的事。

    “雨瞳兄。”雷雨瞳刚刚缓过神来,便有一人走了过来,穿着一身的紫衣,紫衣也是相当讲究,紫而不浓亦不艳,穿在来人的身上也是翩翩公子一枚,手中的长剑已经不见了,温和的表情却带着高傲,虽然对方已经谦和了许多但是仍然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东西。

    “原来是楚兄。”来人正是昨天和他打招呼的楚天,没想到他堂堂的一公子也能来做这等事,想想这世界都有些滑稽了,雷雨瞳也熟悉了这天雨城大致的情况了,若是没有错的话,这个楚天对方岳阳宗的楚天了,真是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引来对方,说是他自己他还真不信。这时候又走来一个翩翩公子,他比起楚天要儒雅许多,可是他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的阴风和凌厉,身体也显得薄弱,可却犹如风雨中任风吹也吹不倒的强劲的草,又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荆销荆门的少门主,和岳阳宗的楚天交好。

    “雨瞳兄伤势可好了一些,昨日远远地见了一面,本想和柳小姐聊妥之后便和雨瞳兄杯酒一醉的。哪想雨瞳兄便先离开了。”荆楚三言两语便显得亲近起来。

    “荆兄实在高看我了,我哪有那等资格啊?”雷雨瞳没有经历过如此场面,但多少也听出了一些恭维的话,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哪有让别人青睐的地方。

    “雷公子到了么?过来领取衣服。”三人相互客套了一些,便等来了一女子的招呼,看她的服饰也是他同事的了,说了些话辞了两人便跟着女子走进一换衣间。

    “看起来可真不像那种杀乏之意浓重的人,而且和他昨天那滔天的血煞之气判若两人。”楚天望着雷雨瞳离去的方向说道。

    “越是如此,越显得特别,而且他操控血煞之气极为娴熟。”荆销眼中尽是欣赏之意,而且他对雷雨瞳也说不上讨厌。

    “你不是想把他招进你们荆门吧?他可是我看上的人了。”作为好友荆销的想法哪有逃过楚天的眼中。而且他对雷雨瞳也是相当肯定,对方的天赋似乎相当不一般,而且根据昨天的观战这雷雨瞳对于实战相当纯熟,可以用炉火纯青来形容,想想若是这种人站在对立面是相当棘手的,这种人最好招在自己的门下。对于楚天的话荆销只是笑笑,虽然他们时常腻在一起,但是关乎自己宗门的事从来都有自己的算盘,也各不点破。

    来到换衣间领取衣服准备换下来,那衣服仍然是一袭紫衣,显然他们所有人的衣衫服饰都是统一的。很快一身的紫衣已经穿在身上,这衣服刚好合身,不松垮也不紧身,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量身定做,只能说天香阁办事极为严谨。一身的轻松走出换衣间这时众人都在一起,一个厅子大小的地方容下十几个人都还有空余出来好大一些的地方来,而人群则是分为好两三波人,显然是臭味相投的都聚在一起了。

    刚好雷雨瞳的目光和阮坤对上了,两人瞬间在空中目光拼撞,散发出阴冷的气息,不过只是瞬间的事情,两人都各自避开了对方的目光,正好这时候阮坤属于的那一波人走出一人来,他们一共是五个人,走来的那人身上隐约地带着戾气,行走之间杀气隐隐逼向雷雨瞳,显然不是什么善茬,见对方走来,雷雨瞳也不回避,目光之中同时也散发出一丝的凌厉,若是回避别人可认为他是好欺负的了。

    “听说雷兄昨天可是相当霸道啊,竟然让强如阮坤都被你打得趴下了,不过不知道雷兄的伤好些没?”对方的语气之中夹杂浓烈的阴狠,而且那种威胁的成分十足,硬生生地颠倒黑白,把霸道的名头扣在雷雨瞳头上,身上的戾气也是若隐若现,似乎是在逼迫雷雨瞳动手。

    “霸道倒是不敢当,只是昨日被只蝼蚁反咬一口而已。”雷雨瞳同样不示弱,完全是锋芒毕露,针锋逼麦芒的节奏,身上同样一道气息蹦出,抵住了对方的戾气。一句话把所有的气势全部打回去,既然对方都如此裸地跑到自己头上撒野了,他还能不反击么?而远处的阮坤也听到了雷雨瞳对他的侮辱,面色铁青,拳头紧攥,怒气冲天,若这里不是天香阁恐怖他早就爆发了。也幸好他身旁的一人及时拉住了他,要不然也许他可真的会冲上去。

    “别太锋芒,要不然容易折的。”此刻和雷雨瞳针锋相对的名唤周猿,性格阴狠毒辣而出名,话语之间咄咄逼人,戳人锋锐。

    “是吗,不知道我们之间谁先折?”雷雨瞳也隐约知道对方的狠辣和凶狠,可是他也拥有属于他自己的凶芒,比狠么,不知道谁会输。

    两人的气势汹汹,可是并没有任何人阻止,楚天和荆销两人犹如鹤立鸡群,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两个显然都是名声赫赫的楚少和荆少,自然有些畏惧,而且他们两人都拥有傲骨,自然不屑与其它人合伙,他俩人犹如旁观者,那边热火朝天的火势似乎烧不着他们,观望着这场对峙,时而眯眯眼,不知道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周兄,雷兄,这里是天香阁我们还是以和为好。”在冰火势态之下走来一人,是另一个群体的人,他面色比其它人黝黑一些较为普通,不过他行来时自带另一风范,挡住了两人势如水火的气息。雷雨瞳望着来人不说话,原本凌厉的目光也稍减了一些,周猿眼里带着一些蔑视望向来人。

    “哼,别逞口舌之能。”周猿明显心有不甘,暴唳十足的劲风甩着紫色的衣袖回到队伍。雷雨瞳手中轻轻一握,心中的杀意涌动,不过被他压制了下来,面对盛气凌人的锋芒。雷雨瞳动了杀心,既然都得罪了那么下次动手之后要让他们折只手。

    “不知这位兄台是?”雷雨瞳收起了暴起的杀乏之气,转向来人问道,虽然只是来劝说的,但是他也不想得罪太多人。

    “在下武云”武云也不犹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时候荆销和楚天也走了过来。

    “荆少,楚少。”武云向两人打了招呼然后就走回了自己的队伍,对于楚天和荆销两人雷雨瞳有些不感冒。恐怕先前两人不站出来是为了看看他如何应对这局面了,真是累人,虽然他们还只是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可是心里的事可不比那些老不死的少多少。于是雷雨瞳又和他们说了言不由衷的话。

    “各位,柳小姐召见各位。”这时候一紫衣女子走过来招呼众人,于是众人便跟在女子身后随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