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阁中
    天香阁的一间偏阁之内,十几人聚齐坐在一起,很多人都是面色坦然,显然这种场合他们也是见多了,只有雷雨瞳是第一次参与正式的场面有些紧张,不过也很快适应了,屋内十分洁净整齐,陈设也是相当的简单,只有一张文案于另一端,然后就是几张简单的座椅。左右两排的座椅通向那另一端的文案,那端文案上坐着容颜苍老,双鬓银白的老者,他平静地望着陆续走进来坐在身前的人,而他脸上的皱纹似乎凝结着无双的智慧,那双明亮的眸子最是惹人注目的,似乎一道璀璨的明光能够洞察的智慧。他给予雷雨瞳的感觉相当具有冲击力,那种深不可测幽潭般的寂静,像是面对一座极为高大磅礴的楼阁,只能仰望其檐壁。而且那老者散发出一股似有若无的沉稳之感,不可撼动齐身,仅仅只是一撇便知这老者是个了不得的高手,果然这天香阁也是庞然大物的存在。

    陡然之间,老者迎着雷雨瞳的目光射来,像是一道雷霆,雷雨瞳像是被一道雷霆劈中,全身突然感受到心神的震动,可怕至极,他连忙暗中运起灵气这才挡住了这一波震动,而在别人不可察觉的右手已经开始有些轻轻地颤抖,雷雨瞳自然是知道对方没有敌意应该只是在试探而已。

    殊不知雷雨瞳在大震之时,那位老者的内心也泛起一阵波澜,他的那一记隔空的目光对视虽然看起来只是普通,但是从没有一个年轻人这么快从中反应过来,没想到柳霰这小丫头说的这小子还真是有些意思,他的想法十分隐晦没有人察觉。

    雷雨瞳连忙避过那老者,目光落在老者身旁的柳霰,柳霰依然如故,她今日穿着和其它女子一样的淡青色的衣衫。不过这些都掩盖不住她身上独有的灵性和韵味。似乎感受到雷雨瞳的目光那秋波一般的星眸和雷雨瞳相遇,雷雨瞳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报以一个微笑算是致意了,他也十分感激柳霰昨日给他服下的丹药,若不是那丹药的功劳,那么他也不会生龙活虎地站在这里了。

    就在雷雨瞳目光的扫射之间众人已经做好了,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雷雨瞳也随便捡了个位置坐下,坐在他身旁的是个比较瘦的女子,她好像是和武云他们一起来的也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女的,显然她的实力也不错。只是样貌有些普通,她扫过雷雨瞳眼中露出一丝的惊异,似乎吃惊雷雨瞳为何坐在这个位置。不光是她,就连柳霰和楚天他们也是同样的目光。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雷雨瞳也不知道为何,只能报以微笑然后坐下,而周猿他们的那五人其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阮坤露出嘲讽的意味。

    雷雨瞳此刻也没有任何时间理会阮坤,等待他坐下来过后,所有人也收回了各种目光,等待着吩咐。

    “由于我们天香阁这次拍卖的盛会极为宏大,人手不够,所以这才招聘各位过来帮忙,至于酬劳一定会让各位满意的。”柳霰此刻尽显所有女子少有的骨将风范,所有话语之中听不出任何女子中带有的柔情,却多了几分果敢精炼。不愧是天香阁的核心成员,雷雨瞳虽然没有见过多少如此厉害的女子,但是他对眼前的柳霰也是相当崇敬的。接下来柳霰都说了一些天香阁的一些规矩以及对待来客的态度什么的,各种繁琐的细节也是相当冗长,雷雨瞳暗暗地记下了一些要点。很快所有的需要注意的细节都已经由柳霰吩咐完了。一阵子下来柳霰还真是有些心累了,做了这么多年的天香阁的一员,她实在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自从她接任以来若是来了一批新人都是由她把条条框框转发,现在她都倒背如流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平日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岳老,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柳霰恭敬地问道。那被称做岳老焕散的眼神终于有神起来了。

    “老夫再次强调。这次的拍卖是盛况空前的,所以希望各位珍重,无论你们到底是何身份。”也岳老说话有些缓慢,但是他浑浊的声音却带着无穷的力量,震人心神,雷雨瞳突然感受到极强的穿透力震慑而来,让他心神一震,震动不已,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了另一重意味。而岳老最后的强调之时目光落在楚天和荆销身上,显然是对于楚天和荆销的提醒了。

    “岳老放心,既然我等参与这次的拍卖招聘,自然是尽心尽力的。”荆销立刻站起来拱手保证地说道,于是众人也是纷纷起身,当然了雷雨瞳也跟着人云亦云了。得到保证的岳老看不出有任何的笑意也看不出任何的恼意。

    “好了,都各自做事去吧。”于是众人也纷纷退去,开始忙活起来了。天香阁的都是一些繁杂的人物,说重也不重,主要是时间太长反而有些不适应。

    原本雷雨瞳以为这个天香阁也不会有多大的,可是最终见到了全貌他这才知道什么是冰山一角,从外面看那天香阁不过只是一个普通楼阁般的大小,而且先前见到的只是天香阁的偏阁而已。眼前的情景让他非常地震撼,几百丈宽阔的广场。那广场中央是一个极其宽阔而繁华的展示台,展示台事用来当场展上所拍卖的物品的。展示台上镶嵌着各种极其珍贵的玉石,十分奢华,而且展示台高处地面三丈。阶梯通向地面,在整个广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拥有四扇大门,那大门之上不知道雕刻的各种铭纹禁制,那些禁制的图纹组成了四象巨兽。

    青龙翔空浩宇升辉,白虎巨盆血口吞吐,朱雀振翅刺破穹天,玄武游刃四海。雷雨瞳隐隐能够感受到这四扇大门之上的图纹禁制存在某种神秘的力量,那种强烈压力的力量若是碰上某种契机时便会爆发出足以将方圆几百丈夷为平地的力量,而谁也不知道这个契机是什么。

    而四周耸立的楼阁形成一个大圆把整个广场围住,以广场我为中心,四周的楼阁都是应用特殊的禁制之法隔开,这样除了声音谁也不会知道对方到底是谁,而每个房间都有一扇小小的窗口对着广场之上,显然是用来观望所拍卖的东西的。

    在布置这些房间的时候雷雨瞳也见证了什么叫富豪如山,挥金如土,那些摆放的酒类琉璃杯盏极其奢华昂贵,那些酒也是拥有相当古老年份的了,仅仅只是一些气味都能够给雷雨瞳带来无穷的益处,而盛酒的杯盏也是珍贵无比,能够发光的杯盏都是如此神奇,这些物品让他有些眼花缭乱,而且也是第一次见到,让他如何不心动,只可惜这些都不是他的私有财产,有时候他还真的想偷偷地喝一口酒什么的,但是一切都只是枉然,只能想想而已,如此豪华的场面大概都是用来招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的吧!

    见到天香阁惊人的财力,雷雨瞳心神震动不已,从这些他可以想象天香阁势力多么庞大了,一切的奢华都是站在强横的实力之上的,所以恐怕整个天香阁才是天雨城最庞大的势力了。

    “雷公子,你不是有玄字令牌么,怎么还和我们一起干这些活啊?”和雷雨瞳搭档布置房间的是先前的那个普通的女子,经过相处雷雨瞳已经知道她名唤歌吟,此刻她有些疑惑地问雷雨瞳。

    “拥有玄字令牌如何不能做这些事?”雷雨瞳有些反问道,自己和她搭档已经几个时辰了,她总称呼雷雨瞳雷公子这让他有些不明白。

    “拥有玄字令牌是比我们灵字令牌的待遇要好的……”根据歌吟的解释雷雨瞳终于知道了,原来令牌也是分有等级的,而他的玄字令牌则是只要负责监督他们灵字令牌的人布置搬运东西即可,简明些就是他的地位要比他们要高得多,而且从她的口中雷雨瞳也明白了方才在偏殿的时候众人为何那般看他,原来那些位置都是按着地位排的,而他一个玄字令牌的身份竟然坐在灵字令牌的位置之上如何不惹人招眼。

    “公子还和我们一起做事?”把这些说给雷雨瞳之后,歌吟见雷雨瞳并没有停手她反而有些疑惑地问道,实在是她觉得雷雨瞳个其它人不一样,拥有玄字令牌的人巴不得坐着监督,而她眼前的雷公子反倒是也跟着忙活起来。

    “我还是喜欢做事,站着实在不自在。”雷雨瞳如实回答,也许是他自己所处的环境养成了他这样的性格,在他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才好。而他的回答使得歌吟对他产生了一种另眼相看的态度。她的那种拘谨也少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