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起伏
    离拍卖的日子越来越近,天香阁内事物也是繁重,所有的安排都必须在开拍之前准备就绪,所以很多手中持着玄字令牌的人也跟着忙活了起来。

    雷雨瞳倒是没什么,他本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长大的,所以实践能力极强,三下两下就熟络起来,偶尔忙完手中的东西之后便要帮一下其他人,和许多人的关系也极其地融洽,他们也愿意和他交谈。

    这些人之中就数荆销和楚天两人是新手了,他们本就没有忙活这些东西的经验,因为他们实力和身份摆在那里,所以手持的是地字令牌,后来由于时间紧迫,招的人数也是极为有限,故这些也都沦为了工人,所以荆销和楚天两人总是需要一个能干的年轻人来带领。

    他们两人也是倒霉,荆销一半是奔着柳霰而来,另一半是奔着雷雨瞳而来,可是来了这么多天,除了来报道那一天之外,柳霰很少出现过,而且柳霰似乎存心躲着他,就算过来监工也仅仅只是匆匆一撇,便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至此他和柳霰说的话没有超过十句,让他极为地憋屈。

    而他的这些行为和心事都裸地被许多人知道,故有时候总是听到许多人在谈论他和柳霰的事情,心里也是十分地委屈,想想他堂堂一个荆门的少门主,没想到却在情路之上遭遇如此的坎坷。而雷雨瞳他也没机会搭话,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本想趁此机会笼络雷雨瞳的,可他们被安排的事情是在两个相隔极远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机会相处。

    楚天全是为了雷雨瞳和陪着荆销而来,而他和荆销差不多,他虽然被安排和雷雨瞳的区域没有那么远,但是也不是时常遇到,而且雷雨瞳似乎对于干活极为热衷,也备受众人欢迎,所以每次遇到总是有好多人和雷雨瞳在一起高谈阔论的,让他见缝插针的机会都没有。

    不光如此,现在更大的问题来了,天香阁内部突然下了这样一道旨意,竟然让所有人都动工,理由是人手不够,瞬间所有的玄字令牌以上的令牌全部降为灵字令牌了。

    而偏偏这道旨意还是柳霰亲自下达的,所以荆销只能顺从,而由于楚天和荆销的关系,所以也跟着顺从,这两人都搞定了,其它人还有什么话么,真的不知道是真缺人手还是柳霰故意的。

    荆销和楚天本以为这些事情都应该轻松,虽然他们没有动手,但是两人毕竟也监工了两天,所以大概也难不倒他们,可是动起手来才知道并没有比他们想的那般容易,搬东西,布置房间总是瑕疵连连,虽然这样可以见到了荆销想念的柳霰,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顿臭骂。

    后来也不知怎么地柳霰知道雷雨瞳做这些事情挺顺溜的,所以就直接让这两个大少跟着雷雨瞳了,雷雨瞳也没有什么怨言,总是耐心地给他们讲一些要领和技巧。

    虽然雷雨瞳带着两个名声极大的大少干这些或,但是他从来不以此为傲,有时候遭到混熟的人调侃,他也只是笑笑而过,并没有说些什么话来显得自己很特别,这些东西都是他生活在叶家镇的时候学会的。

    那时候父亲和母亲还是普通人,每天看母亲做多了,他也跟着做,耳濡目染便学会了,拥有这些基础他在天香阁布置的房间一学就会,所以顺畅。

    也就是在这几天里楚天和荆销对雷雨瞳了解得更多了,在雷雨瞳身边忙活他们两个学会了生活中没有体验过的生活,虽然普通但是却在这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愉悦。

    他们此刻并不知道在很久之后他们三个人再次相遇的时候最舒心的时光,三个人的情谊竟然是从做这些在别人眼里十分低下的活中开始的,那时候在一起喝酒调侃之时总会想起这几天分分总总的细节。

    “雨兄,不知天香阁的事情忙完之后有什么打算?”在空余的时间,荆销问道,从这几天和雷雨瞳相处下来,他对雷雨瞳我总有惺惺相惜的味道,而且他也有意笼络他。

    凭着这两天雷雨瞳在天香阁内结交的人数,他可以确定雷雨瞳潜力肯定是无限的,若是能够带到宗门那么对荆门也是有好处的,而且他的实力天赋也不弱,若是好好培养那么将是荆门最强的巨擎之一了。

    一旁的出现在也竖起耳朵,他实在不想雷雨瞳去荆门,荆销对雷雨瞳相惜他何尝不是,他都有些责怪自己慢了那么一着。

    “之后可能会在天雨城呆一段时间。”雷雨瞳也实话实说,毕竟这问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不知道雨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这次是楚天开口,他迟了一次可不想失去第二次先出声的机会。

    “我想找一个人。”雷雨瞳有些迟疑,眉梢隐约地隆起。

    “不知道雨兄找的是什么人?”荆销也是注意到雷雨瞳眉宇之间散发出来的忧虑,他也隐约地知道这人也是非同小可了。

    “我想找的这个人叫林川。”此声一出三个人同时沉静,安静地极为可怕,彼此都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声,这个问题那一瞬间在脑海里回旋了好几次,而且也浮现出老头说的那些话,不过考虑到他们两个的身份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且这个房间里也没有他人,所以不会被人偷听了去。

    其实雷雨瞳分析的对,确实没有人敢动这些大势力的人,他们暗中的人只是想杀鸡儆猴,防止那些消息在民间传开罢了。

    虽然雷雨瞳知道这个问题会给这两人带来巨大的冲击,但是没想到他们拥有那样大的反应,两个人沉默,只是他们两人各在心中猜测着什么。

    荆销和楚天压根没想到雷雨瞳所小的这个人竟然是天雨城里掀起骇浪惊涛的林川,虽然现在没有人谈论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在私下里有多么庞大的暗潮涌动,而且现在所有势力的纠结不清,都跟这个名字脱离不了关系。

    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半年以前,藏花楼里莺歌燕舞,瑶琴声声入耳,悦已悦人悦眼,一舞倾城,再舞倾人国,一个带着隐约面纱的女子翩翩起舞,为她心仪的男子舞一支,飘逸灵动的舞曲让人沉醉。众人望而沉醉,迷恋。瑶琴铮地一声绝耳,但余音又是绕梁三日,耳旁交织挥之不去。

    一代佳人舞倾城,一世只为一人舞独舞,她的美只愿献给她最心仪的人。可惜天意不眷顾,让竖子小人玷污,终不从而身陨。

    从此天雨城不得安宁,只因为两个人,一人舞,一人武,舞倾于武,武亦欲伴舞,而天布眷顾舞,最终武狂而杀人,所有的伊始都起于舞和武,天雨城的势力制衡开始失衡,澎湃暗涌席卷所有的势力,此役孰生孰死,多少势力终将埋没于漩涡之中。

    这两个人的名字叫做瑶雪和林川,他们两人在一起也很少提到这两个名字,这两个名字早已经成为了忌讳,没想到再次由第三个提及的竟然是雷雨瞳,这一刻他们内心在挣扎着许多意味,内心的杀意升起。消失,升起消失,灵气波动隐晦地起伏着。最终不知道如何荆销和楚天竟然选择了息事。

    雷雨瞳也感受到了若有似无的杀意,而这杀意是来自于眼前这两个人,杀意并没有特意笼罩他,可是弥漫的杀意荡漾开来,他感受到了。心中一沉暗中心生警惕,那阙门之内的灵气早已经循着经脉流动了。

    最终杀意息宁之后,楚天和荆销两个人到底和林川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种关系对于未来的发展到底如何,这种关系他们很关系。

    “对于林川这个人我们确实知道,不知道雨兄和他是什么关系?”两人对视之后问雷雨瞳道,先前起伏的杀意实在惊人所以雷雨瞳不可能把所有的实话说出去,灵光咋现,已经有了说辞。

    “我是托一个已经逝世的人寻人的。”雷雨瞳话说得模棱两可,这样可以保护林桐,另外别人也可以认为雷雨瞳是受了死去的林易,甚至林桐父母的拜托。听到雷雨瞳的话两人松了口气,但是并不全相信。

    “雨兄,说实话我们是知道林川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竟然把这个消息告诉雷雨瞳,而雷雨瞳知道他们可能不会白白告诉他的,却不能管那么多了,消息要紧。

    终于他知道了林川的消息,林川落断崖了,那断崖很高,他们也告诉他林川还可能没死的消息,可以说已经毫无保留了。

    “不知道雨兄是否有兴趣加入荆门。”又是荆销第一个开口。楚天慢了一步白眼瞪着荆销,似乎恨他宗先他一步。

    两人这些隐秘的消息都告诉雷雨瞳了,所以都把这些实在的事情摆到台面上了。

    “荆兄,楚兄,你们真的高看我了。”他望望荆销和楚天是认真地,暂时不知如何问答。

    “雨兄总是要为自己考虑一下的。”楚天说道。两人的意思很明显,也是具有隐晦的威胁之意,而听到这话雷雨瞳心中有些抵抗,不过他也不好表达。

    “听说岳阳宗和荆门是联盟,而共同的敌人是玄元堂……”话到此处荆销和楚天的目光微变,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是他们身上的灵气有些涌动。

    “如果有需要的那一天,我的实力足够我会出手。”话说完,荆楚两人这才好一些,虽然这个答案不满意但是还是可以接受的。并且他们两人都是好意,若是雷雨瞳加入其中一方总会闹得不愉快的。

    雷雨瞳的意思也是尤为明显了,他不想加入任何的势力。

    布置已经渐渐接近尾声,天雨城也该沸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