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暗潮涌动(一)
    天香阁盛况空前的拍卖早在一两个月之前就不胫而走了,而整个天雨城也渐渐地在即将开拍的日子里真正地炸开了,犹如沸腾的沸水,来来往往的不再是普通人,也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最明显的无疑是城内的人像是得到了某种讯号似的,逐渐还上了另一副戎装,几乎是江湖的戎装了。

    从远处鸟瞰而去,整座天雨城似乎形成了一个铜墙铁壁的,水泄不通的容器,里面形成的某种风暴逐渐地形成无形的气场风波笼罩整片天空,那种强大的气流风波随着空气贯穿云霄,仿佛是一道借以呼吸的巨大竹筒,只有高高地插入云层之中才能把最干净的空气换入天雨城似的。城内到处都是喧闹的喧哗声而且似乎每天二十小时似乎从没有停止过。

    很多隐秘的事情都在秘密地进行之中,而雷雨瞳还有事情要做,有一件事情一直压在他的心里很久了,他此刻显得憋得慌,不知道要向谁倾诉,只能在嘈杂的街道里浪荡。

    在开拍的前三天他们已经准备完了,所以我这三天是放假的时间,而雷雨瞳要在开拍当天去帮忙,不过那时候应该不会太忙了,毕竟最忙碌的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了。自从和楚天荆销两人摊牌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所以有件事情实在不妥,此刻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烦恼。

    这天雨城的街道上已经换了模样,来往的人都是一些修士,而且面带铁青之色,冷冰冰的面孔到处都是,不知道是故作清高还是天生就是如此,不过其气息倒是不弱,那种若隐若现的即将毕露的锋锐从没有人敢去拨撩,所以脑子没病的都不会轻易地招惹那些人。

    穿着各式各样的戎装成群结队地在大街小巷里逛街的却是常见,单单是雷雨瞳上街的功夫就已经遇见了好几拨,这些人大都是一个宗门的,有老的,有少的,男男女女结伴上街的也都有。

    在某些宗门常常有那么一些天之骄子娇女啊什么的存在爱恋关系,往往是被那些老一辈看好的天才才能够在一起的,而女方有时候偶尔地在某个小摊上看上了某样东西,于是眼生精光,而此刻往往是考验那些男子的眼力劲了,只要不是榆木脑袋的男子自然是看懂了女方眼里的意思,于是买个东西来表达自己的心意,情感都是更近一步的了。

    这样的场景雷雨瞳也时不时地见到一两对,虽然雷雨瞳不知道这种暧昧关系是什么感觉,但是他感觉那些小把戏实在太简单了,往往只是买买东西那么简单地事就获得了对方的芳心。

    有的场景不是这样的,画面中的主角换成了一个调皮的女孩,在自己宗门的某个长老或者师兄的带领下到处逛街,小女孩调皮任性充满了阳光,恨不得跑在前面把所有的东西都买尽,而身后的长老或者师兄也是溺爱地望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嘴角浮现出愉悦的笑容。而这样的画面似乎有些熟悉,甚至身后不知怎么地有些冒冷汗。

    他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一个精致可爱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那天晚上是他第一天到达天雨城,那晚他遇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叫做霜霜的女孩,想起来他仍然感觉有些恐怖,当那个一声一个小哥哥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之时,用有一股阴冷的风笼罩他的身上,很是阴寒,有时候他觉得那个霜寒不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而是眼中带着敬畏的某个身份。

    那晚的相遇已经过去了,他不想再和那个女孩有什么相遇了,雷雨瞳看看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没有一个熟人,他实在深深的无力感,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背影手握着一把剑,剑鞘是用绳子绑在一起做成的,而剑柄也是用木片夹的,他有些激动没想到能够在这里相遇。

    陆辕正坐在一个露天的位置上喝酒,这些天他一直在天雨城里浪荡,他从隐秘的渠道搞到了一块令牌,到时候是可以凭借此令牌参加天香阁拍卖会。现在无事可以坐下来喝喝酒打发时间。

    “陆大哥……”这时候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转头一看便是那一起同来天雨城的雷雨瞳,还记得那晚他还帮雷雨瞳付了进城的灵石。

    “原来是雨瞳,这几天没见混得怎么样,不会像我一样没出息,只是个流浪街头的汉子罢?”陆辕还是那般豁达,有什么说什么。

    “哪里,陆大哥可别取笑我了,陆大哥这样才是活得逍遥自在的呢,哪里像我活得这般辛苦。”雷雨瞳有些愁苦地说道。有些泄气地愁着脸,不是他故意做作,实在是因为一件事情担忧的。这时候雷雨瞳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袋灵石说道。

    “陆大哥,这是那晚我借你的五枚灵石,多余的是就当我给你的吧!”雷雨瞳看着陆辕的一身打扮,知道他过得也并不是很好,虽然对方拥有一副开朗的外面。

    但是也就是常常在这种外面之下掩藏着生活中的辛酸,陆辕是他在天雨城第一个认识的知己,朋友,他怎能不帮呢!当时是陆辕毫不犹豫地帮他缴纳了进城的费用,现在就是他毫不犹豫支持陆辕的时候。

    “雨瞳,这些灵石我真的不能用,你生活的也不容易,所以还是收回吧!”陆辕看着雷雨瞳清澈的目光他心里涌出一抹的感动,多少年了,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那已经是随着岁月逝去的宝贵的东西,望着那递过来的灵石袋,陆猿有些迟疑,那一袋灵石恐怕有大概一百块灵石左右。

    而这些恐怕都是对方辛辛苦苦赚来的,他猜得不错,这些都是雷雨瞳辛苦赚来的报酬,报酬是一千块灵石个两本武技,都是雷雨瞳所需要的。虽然有些东西埋藏的足够深了,可是那种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更加浓郁。

    此刻陆辕真的说不出话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真正地待他,很久很久没有人这样倾心对他了,他的内心有些颤抖,却毅然决然地接过了那袋灵石,在无形之中有什么东西交换了,有什么东西构造了,无形却带着情,是说不出的男人之间的情。

    “雨瞳,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么?若是我能够帮得上决不推辞。”陆辕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也是极为地细心。

    他早就发现了雷雨瞳眉宇之间夹杂着的那种焦虑,他理解这种焦虑,因为他也有过,那种焦虑十分痛苦。而此刻轮到了雷雨瞳犹豫了,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找陆辕帮忙,他有些害怕这件事情会连累到陆辕。

    “陆大哥,我确实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能不能帮我送一封信?”说着雷雨瞳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和一张纸来,纸上是一个地址。

    “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替你完成。”陆辕有些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再也没有那种大大咧咧的表情,而是非常慎重地接过那封信和纸。

    当陆辕接过来打开那张纸之后,陆辕握信的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握信的力道隐隐地加大了几分,心里的滔天波澜没有谁能知道,就算是对面的雷雨瞳也没有察觉到他此刻微妙的变化,那是柳暗花明的惊喜?

    不知道,他在心中的伤口逐渐疼痛,但是这种疼痛却是喜悦的痛,这件事他亲自送,就算他能够找到最信任的人去做他在的绝不会去托其它人了,已经失去了一次,那么他就绝不会有第二次了。

    “雨瞳,这件事我亲自去办,我现在就去。”说完不等雷雨瞳回话他已经拾起桌子上的剑走了,只留下远去的背影。雷雨瞳还想说什么,可是人已经消失在茫茫的人海。

    雷雨瞳托陆辕办的这件事是一封信,一封信是送往牛家湾的,因为先前他已经把自己的来历透露出来了,而林川这件事情的风波那么大,怎么不会去核实这些事情呢!

    所以那天之后他一直后悔,在这些过程中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那种系数太高了,冲着林川这一条足以,虽然荆销和楚天没有方面表露什么,但是绝对是在暗中操作之中。

    他害怕林桐有危险,而他又不能无缘无故地离开,若是他离开正好说明了 他的问题,恐怕荆销和楚天会短时间之内得到消息,到时候就不好说了,他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去送信,今天我遇到陆辕之后,这个事情才得到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