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暗潮涌动(二)
    离拍卖会还有两天,天雨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天雨城之外少走动的不少势力也千里迢迢地赶来参加拍卖。各个黑道的势力也囊括在里面。

    于是这下子天雨城热闹起来,天香阁拍卖的东西十分珍贵,不是所有的势力都一定必夺得那些物件,而他们一路走来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天雨城的鬼市,鬼市这个名字十分陌生,对于打多人来说是陌生的,因为大白天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

    鬼市什么?是鬼的集市,是生存在黑暗里的,见不得光的集市,而鬼市在哪里?不曾听说,也不知道在哪里,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据说在那里只要你是个富豪那么就可以买到任何需要得东西,听起来很虚,很假,但是他确实真真实实的存在。

    有的人是这样传的,天雨城其实是拥有两大拍卖的势力,一个是天香阁,另一个是鬼市,天香阁是有主的,是一家独大,但是鬼市不一样,鬼市是一个自由的拍卖场,只要有好东西要拍卖那么就可以把这东西寄拍。

    而大多数这些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是不正当手段得到的,所以鬼市就有一个规定,进入鬼市的人必须带着面具,还有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自然是个假名,但是名字是自由的事情,但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能够用自己的真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容貌么,貌似没有人这么做。

    所以鬼市里的环境相当地复杂,龙蛇混杂的地方自然是少不了争斗的,但是鬼市里是不允许动武的,这条规矩从来不曾有任何人破过,谁也不敢去挑战这个规矩,制定这个规矩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只是这条规矩一出从没有人打破。而出了鬼市就谁也管不着谁了,就算天翻地覆的搅动也没有人管你,只要势力足够那么挑战这条规矩也是可以的,那么谁会事这个规矩的第一个挑战者。

    离拍卖会还有两天,在客栈里雷雨瞳总想要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做些什么,那就是找机会多赚一些灵石了,现在他手中的灵石虽然还有一些,可是这些实在满足不了他,灵石不仅可以用来当做交换的货币,还可以用来修炼,而且灵石之中储存的灵石的灵气甚至是他平日修炼里的几倍。

    在他们忙完了天香阁的布置之后,他获得了还算丰厚的报酬,一千枚灵石以及两本武技分别是《截阳指》和《千叶掌》,是柳霰当面给他,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所谓的丰厚的报酬是柳霰亲自为了招揽他而凭借自己得权利为他争取的,当柳霰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的阻碍,只有岳老站在她的这边,最终是她亲自去和沙纪姐姐说明了情况才允许她这个决定的。

    只可惜当时他并没有看明白柳霰眼中的招揽之意,不知道雷雨瞳会不会明白他已经在无意间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此刻坐在客栈里他拿着两本武技犹豫着,他想把其中一本武技买了还些灵石,实在灵石对他现在的需求十分具有诱惑力,在昨晚他直接手握一袋灵石运起灵气循环往复,吸收其中的灵石,那一刻他犹如一个饥饿的孩子依赖地吮吸着母乳,那种饥渴之感十分强烈,而且足足消耗了五百枚灵石,其中的灵气的浓郁程度特别高,几乎是它几天修炼的成果,如此巨大的诱惑他如何抵挡得了,若不是担忧耗光所有灵石之后又是一个穷光蛋他就把另外的灵石全部灌进他的身体里边了。

    “踏踏……”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串轻重交错的脚步,未闻脚步酒香到,脚步声还没响便引来了一缕酒香,雷雨瞳也知道是老头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早出晚归的,有时候还以为他找个左领右舍喝酒去了,可是他把左领右舍串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老头的踪迹,渐渐地雷雨瞳也习惯了老头的神出鬼没,每天回来就是喝酒,有时候还等着雷雨瞳给他煮碗面。

    “这酒就是香……”酒坛子直接往嘴里灌,有时候还念念有词地夸赞一下这酒有多香,虽然老头总是醉酒,可却没有借住酒意抱怨过什么。按照雷雨瞳的想法这没儿没女的照顾的喝醉了酒就会借住酒醉抒发一下心中的烦闷的,像是叶家镇里醉了就要对着天胡骂一通一样,可是老头似乎从来没有过,而且他只喝酒从不说胡话。

    此刻老头走路有些蹒跚,像是一个即将倒下的并老头,总让看着的人提心吊胆,像是怕他走在万丈深渊的边缘,一个不小心就坠崖,也不知道怎么的似乎酒喝多了便令他练就了一身这样的本事,身体控制德极好,总在出乎意料之时稳住身体。

    “老头回来了。”雷雨瞳看着蹒跚的老头,问候一声,而老头也“嗯”地一声回他。

    “要不要给你煮碗面啊?”几乎每天回来老头都得讨讨他做碗面的手艺,所以就形成了习惯,不用老头讨他也就自然地问了起来。

    “要,要了……”老头蹦出一个字却重复了好几次,像是嘴长在了别人身上,废了好大劲才能刹得住车似的。雷雨瞳于是顺手把手中的两本武技放在了桌子上,重新走进了厨房,老头顺着来到了桌子旁,也自然地看到了书上的两本武技。

    那两本武技也有些年头了,蓝色的书皮已经褶皱得不成样子,甚至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也不知道是不是染上了其它什么颜色,竟然有些泛黄。

    老头顺便捡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截阳指》和《千叶掌》,老头目中有些诧异,也不知道为何这小子把这两本武技随意地丢在桌子上,也不怕他偷了去。在他这个老头子的眼力这眼前臭小子的警惕性实在低得可怜,不过这两本武技倒是不错,三品武技也算不错,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搞到两本武技,现在的年轻人啊……

    “好了……”雷雨瞳满身的香味,端着两碗面走出来,老头闻着那个味道实在口水直流,虽然天天吃但是不知道为何总是不腻,而且这些食材都是普通的,也不知道这小子如何调的,各种味道混在一起十分恰到好处,量把握的非常好,而且每次浇灌的是不同妖兽的肉沫,让他更加地期待雷雨瞳的面了。

    “老头,我怎么感觉我的面似乎比那什么醒酒汤还要管用,每次端出面来你总是能够清醒过来。”虽然老头还是酒气冲天,脸色也微红,和先前没什么两样,不过酒意明显少了几分。

    “实在是这味道太好吃了,所以就……就醒了。”酒醒了,可醉意还没有完全下去。

    “小子,你这两本武技谁送的?”嘴里吃着面,可是还不忘问一下这两本武技的来源。

    “这是柳姑娘给的。”似乎对这老头雷雨瞳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老实交代了。

    “柳姑娘是谁,不会是你小子的小女友罢!”似乎在这方面总是喜欢没个正经,好像这种八卦是他的一个专属权。

    “哪里啊,这是我在天香阁帮忙的时候给的报酬。”被老头戏谑雷雨瞳面色忍不住微红,从小他就经不起这种调侃,每次都得弄个大红脸。不过他眼前浮起了柳霰那迷人灵动的眼眸,凝脂般的肌肤也都是所有的女性羡慕的,一身淡青色的轻装,而且不知道为何她身上带有一种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很微妙,很舒适,这种独特的美丽似乎把她从所有之中隔离开来,想想雷雨瞳也忍不住有些心动,他的面色像是熟透的苹果,红润又浓郁了几分。

    “不是小女友,她……她怎么送你这么珍贵的武技,三品武技哎,可是很……很珍贵的,还是两本。”老头像个孩子一般,配合挥动的手势更像个老小孩。

    “三品?武技还有等级?很珍贵?”雷雨瞳停下手中的筷子,开始正经起来,他对武技等级实在没什么概念。老头见多识广,要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么多,这么说的话那么柳霰如此送他,那么必有深意了,心中一定他便隐约地摆出了几分,肯定又如同荆销和楚天一样想要招揽他了,而且脑海之中再次浮现那晚柳霰透出的某些讯息以及态度他更加肯定了。此刻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拍碎,他怎么不早些发现,又白白地欠了一个人情。

    “你不知道?”老头一脸的诡异,像是连了鬼似的,他实在不相信雷雨瞳连这些最基本的都不知道。几番反复问了之后,于是老头又给雷雨瞳把这一课给足足上了半个时辰。

    “老头,现在在我想把其中一本武技给拍卖掉,能有什么门路么?”半个时辰之后,雷雨瞳便把心中烦思说给老头,从先前老头的谈吐之中他便隐约地知道了老头的不凡,不过他也没问,谁没有些秘密呢。

    “睡觉时间到了,我要去睡觉。”老头说完便往屋里去,雷雨瞳便知道他有门路了,直接走上去苦口婆心地央求着,最后老头也实在受不了他如此折腾了才问道。

    “你手里还有多少酒?”老头话里也没有了醉意。

    “十坛”

    “给我五坛,一会儿咱两出去一趟。”虽然老头要五坛酒肯定是为了喝,不过他还是毫不犹豫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