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暗潮涌动(三)
    深夜雷雨瞳随着老头左拐右拐,七巷八街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也不知道目的地在那里。

    “老头,我们这是要去哪?”雷雨瞳有些好奇地问道,先前在客栈的时候也没有说清楚,老头只说随他去一个地方,他也没问,现在不知道走了几条街,还没到。

    “鬼市。”老头也不知道为何今晚的酒力特别好,现在仍然喝着酒可是他此刻极为地清醒,走路也十分稳定,像是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此刻雷雨瞳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种玄妙的变化,空灵微妙,那种深邃之感也逐渐地浓重起来,先前他还是一个温和酒家的邻居,醉酒的老头此刻却换了另一副模样,这让雷雨瞳有些肃然起敬。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内一个人的气息竟然变化如此快,雷雨瞳的内心感到有些陌生。就算是言语之间也有些拘谨,像是面对另一个陌生人一般。

    “鬼市?”雷雨瞳感到有些诧异,这是什么地方他还没有听过,而且前些天他也买了整座盛的地图,上面也没有这样一个地名啊。

    “不用如此惊讶,刚刚到天雨城的小子,天雨城里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老头说话的语气也不再事那种慵懒,精力焕散无力之感了,多了几分冷酷,严肃。

    “小子,不必拘束只要按照平常称呼便可,有什么好纠结的,只不过是个称谓而已。”老头也察觉到了雷雨瞳的异样,也明白了雷雨瞳少了往常应有的活气,所以他提醒道。

    “知道了,老头。”雷雨瞳再次回到了先前的状态,不再有任何的顾忌,此刻他知道老头还是老头,只是换了另一个场合,态度严肃罢了。

    “鬼市是什么地方?”雷雨瞳对于老头口中的鬼市有些好奇,从没有任何地方取如此不吉利的地名吧!

    “鬼市就是鬼的集市,见不得光的人的集市罢了,有什么好奇的。”老头漫不经心,似乎这种事情他看多了似的。

    “鬼市见不得光?”雷雨瞳不知道为何鬼市这个词会和见不得光有联系。

    “鬼市在整个天雨城到处都是,只是白天看不到罢了,所有人都知道鬼市的存在,但从没有人打破这个沉默,因为很多人都需要鬼市的存在,鬼市是一个混乱的区域,是所有人的天堂,也是所有罪恶埋藏的地方。”走在前面老头像是诉说着前尘往事一般。

    “为什么说鬼市是罪恶埋藏的地方?”雷雨瞳不经吸了一口气,真的有能够埋藏罪恶的地方么,他似乎对这种地方十分的厌恶。

    “虽然现在你很讨厌这种地方,但有一天你也会明白的。”老头对雷雨瞳的那种嫉恶的态度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隐隐的一声唏嘘。

    “因为鬼市有一条规矩,所有身处鬼市的人都不能动武,这是一条铁律也是禁忌。所有逾越这条禁忌线的人都死了。”言简意赅的描述像是一场冷风吹拂而过,身体不禁有些泛冷。听到这里雷雨瞳有些明白了不经冷吸一口气,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几句话,但是他可以想象那禁忌的恐怖。

    两个人几句话间已经来到一座残破不堪的庙宇,晚风轻轻地吹拂,周围的草木相互摩擦的“沙沙”声清晰可闻,这里不知道是哪里,一路走来亮灯的人家越来越少,最后甚至没有了住人的人家,路旁全部是荒废的屋舍,只有晚风在那些残破的巷子里“呼呼”地嘶吼着,偶尔只有几只老鼠在某个角落里“嘶嘶”的叫唤两声,或者“咯吱咯吱”地啃咬着什么坚硬的东西。

    “这是哪里啊?”雷雨瞳有些冷嗖嗖地问道,虽然老头说是去鬼市,可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如此静谧,偏僻阴森虽然符合了“鬼”这个字的意境可是和那个“市”字却不搭边。所以他能肯定这里不是鬼市!

    “那。”老头也把酒坛收了起来,酒坛消失了,看来他是个隐于市井的强者了,他指着路旁的路碑。雷雨瞳借住昏惑的光看着那路碑,路碑只是一块低矮的方石,只有小孩子那般高大,树立在台阶的底处,那块方碑十分陈旧古老,显得岁月沧桑,沉重的气息非常浓厚,而且碑缘已经大大小小地裂开了几个细微的缝隙,稍微地裂掉了几块微不足道的碑石,方碑之上雕刻着两个古老的大字,字体的写法也是古旧时期的,而两个是“鬼庙”样子,笔画苍劲有力,反而透露处几分的阴冷,让人心生寒意。

    “那这条街不会是鬼街吧!”雷雨瞳联想随口说道。

    “是的”老头似乎觉得他还有几分聪明的。听老头这么说他瞳孔一缩眼中露出几分怪异,于是从怀里掏出些什么东西。

    “不用看了,地图上没有这条街也没有这座庙。”老头似乎对天雨城甚是了解,也猜出雷雨瞳的心思。雷雨瞳打开地图仔细看了一番,果然没有这条街和这座庙。看来老头说得对,天雨城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

    跟随着老头走上台阶向庙里走去,这座庙十分凄凉,破败得不成样子,就连一扇门都已经烦在地面上,像个病人一样有气无力地躺着,这座庙的规模不大,只有十几丈长宽的规模,不知道他为何他突然想到了叶家镇的那座千回庙,那座庙也如同这座庙宇一般残破,像极了全身是病痛的老人一样,默默地坐在那里没有人光顾,没有人祭拜。

    雷雨瞳的思绪不禁有些回溯从前,他后来曾经去看过千回庙,那千回庙在也不是千回庙,而是一座杀人的坟地,到处都是血腥味腐臭味,那里不再是春天里葱郁的碧绿,不再事生机盎然的峻岭的高山,那里已经被层层的黑气包裹,已经是黑色的树枝遍布,黑色的树枝吮吸着生气,他有些厌恶那种恶灵的味道,那种味道还在蔓延着,整个风华地域缺无人能够制止……

    “想什么呢?看路。”老头突然回头,雷雨瞳沉思着差点把回头的老头装个满怀,老头望着雷雨瞳有些苍白的脸色,也十分的凝重,他从没有在雷雨瞳的表情看到如此沉重的神情。

    “嗯?”反应过来的雷雨瞳抬头,只可惜他的反应有些慢,抬头的目光遇上了老头的后脑勺,他继续向前目光扫着庙宇,不过他的手心却是用力地握了握,掌心有些出汗,脸色也逐渐地恢复,手掌自然摊开。

    月光从庙宇的屋顶漏洞里斜斜地泄到屋里,能够看到庙宇之内到处都是蜘蛛网,灰尘遍布,不过从门口到那座石像但是有一条清晰的路,显然是经常有人经过走出来的,庙宇的柱子耸立支撑着整个屋顶,房梁之上一块破旧的灰尘厚厚积累的破布倒挂。时不时地刮来一阵阴风,阴风拂面,他的发丝划过他的面庞,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抚摸着雷雨瞳的小脸,心理学一直发颤,老头走在前面,眼睛看也不看周围的情形,直接走向那已经是灰土辨不清的石像,显得轻车熟路,老头应该常来了。石像之前有一个香案,香案之上有一炉插满了不知何年何月的香根。

    老头来到香炉之前轻轻转动着香案突然“咔嚓”一声脆响,雷雨瞳顿时颅内充血,血压上升,心跳加速,这寂静的庙宇已经显得恐怖非常了,然而凭空一声响更让他心脏高高悬起。

    香炉旋转,声响升起,转动的声音“吱吱”地磨动着,那石像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暗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