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暗潮涌动(四)
    塑像是一个武将,他手中执着一把一把长达七尺而的方天画戟,斜负于身后,一股霸道逆天的雄伟逆战穹天之势冉冉升起,进入庙宇之后一直都在打量这四周,现在这才被那吱吱的声源处引来。

    而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威风凌凌的无名雕塑,而那无名雕塑竟然缺少了头颅,可是那种凌厉可怕仍然不见,剩余的身躯似乎带着无穷的战意,而且还散发着陨落不甘的怒吼,他不知道老头有没有那种凌然感觉,可是他是有的,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沉,隐约的威压之力陡然压住他的心神,无形的力量似乎要将他镇压于天地之下。

    在这道威压之下他就是一只蝼蚁,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威压如山岳轰在他的身体之上。他的脸色立刻苍白起来,膝盖突然支撑不住向着地面狠狠地压去。那时刻他感到了无边的压力,摧残着他身体的每一处角落。他心里的苦说不出来。

    “印天……”就在这时雷雨瞳的耳旁突然隐约地响起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声音,那种毛骨悚然的气息竟然让他自己都恐惧,这道声音苍茫深似海,像是从茫茫的远方,亘古的废墟里呼啸破封印的苍穹跨越而来,声音渺茫难辨,不知道是男是女,让雷雨瞳极恐惧又有些亲近。

    也就在瞬间一道堪比这道力量从他的阙门之内轰然冲出,轰向那镇压他的力量,充斥着那霸道的威压,而威压随之大减,一道力量在他跪倒的那一刻扶起他的膝盖,重新站了起来。突然那塑像已经在转过香炉的那一刻已经全部转身了,雕塑散发出沉重之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塑像完全转过去的缘故。

    那霸道的威压以及那神秘的悠悠荡荡的力量也随着消失,只有雷雨瞳还在原地怔住了。

    “走了”这时候耳边传来老头的,雷雨瞳如梦初醒,他发现老头竟然没事,而明明转动那雕塑的时间极短,而他感觉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为何突然有那种渗人的感觉,像是历经了一次生死,而他自己并不知道的是在先前的那一瞬间那寄居在他身体内的灵魂的水晶棺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雷雨瞳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走进那暗门的,昏昏沉沉的身体只随着本能走进去。老头在暗门之内的墙壁之上轻轻地扣了三下。“砰”突然从墙壁里边弹出了小架子,架子之上是两个鬼形的面具,狰狞的面孔带着一丝森冷的气息,给人心神上的震撼。

    “给”雷雨瞳有些发愣的晃神,接住老头给他的面具,那面具也给他吓了一跳,虽然不知老头为何给他这个面具,不过他知道遵从才是识趣的,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个暗门之后竟然只是一个方形的空间,此刻他们就是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老头,刚才在鬼庙之内有没有感到什么异常?”雷雨瞳问道。老头带上了面具之后他那种飘渺无踪的神秘更加浓郁了,而他的气息也变了,彻底地变了,和先前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问完之后雷雨瞳才发觉身旁的老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少了邋遢,朴实无华,多了凌厉肃杀,盛气凌人。

    “没有。”老头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只从鬼形面具之后吐出两个微冷的字语来,不知道带上了面具之后的老头也换了人,他此刻的脑海也浮现出了雷雨瞳先前在鬼庙的神情,虽然那时刻他没有发现周边有任何的异常,可是他夜察觉到了雷雨瞳那一瞬间的绝望,情绪的浮动。

    而他却竟然无能为力,他立刻神识发出探知,扫射了周围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随之老头长袖之下的手掌轻轻一握,使出了奇异的妙法向着十丈之内的周围轰去,而雷雨瞳也并不知道鬼庙周围十丈之内的石头,能够藏生的地方在老头的恼怒之下全部化作了齑粉。

    “一会儿在人前你称呼我为应长老就行。”面具之后的老头开口说道。

    “嗯?,哦”这是雷雨瞳第一次知道老头的姓氏,其实他们双方一直都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从相遇的那一天起雷雨瞳就一直称呼他为老头,老头称雷雨瞳作小子,若是有人知道这两人大概也会不可思议,认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对方姓名,按理来说雷雨瞳的名字本该被老头所知的,可两人从不问也不说,似乎两人都只是各取所需,一人住上客栈,一人吃上好面,喝上好酒而已。

    “我叫雷雨瞳。”既然知道对方的姓了,那么也该让老头知道自己的名字。

    “换个名字”老头就连思考都没思考便反对。

    “啊?”雷雨瞳一脸蒙了,名字还能换?

    “不能用真名。”这时候雷雨瞳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个意思,而雷雨瞳似乎自己好像吃了亏,如果不能用真名的话那老头的名字肯定也是假的了。几个对话间雷雨瞳已经从先前恐怖恐惧走了出来。

    “走了”果然真准,说走就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暗门,暗门打开了,可是暗门之外竟然不是鬼庙了,而是灯火通明,人群熙熙囔囔的人群,暗门打开一股暖暖的气流随之而来。

    “天蛇胆,一万灵石,开拍”

    “一万五。”

    “两万……”伴随而来的还有来往的喧闹嘈杂之声,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人流。只是这里的人都各带着面具,面具也是奇形怪状,不是阴森恐怖就是牛头怪面,看起来威慑力极强。

    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还有许多的展示台,展示台是贴着墙面的,展示台高出地面三丈,拍卖人是由房间里进入拍卖台的,贴着的墙壁展示台上留有一扇门通往那堵墙之后的房间,当然房间也有一扇门通往广场,只是这扇门两边站着两个人,那面具都是面目可憎的恶兽,还雕有幽幽的纹路,甚是震人心神,两个人的体内丝毫不掩饰那恐怖的修为气息,形成恐怖的洪流滚滚波涛,不敢有人靠近,阴森可怖凶神恶煞的气息染了多少人的残魂。

    那种可怖的气息不用说都是沉浸在腥风血雨很久之后孕育出来的,感受到那种可怖的气息,雷雨瞳心神不由一针,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超越了他太多,据他猜测那两人的气息是在造化境甚至更好的境界,而如此强大的两人在这里只能沦为门仆,这个鬼市到底有多强大。

    老头走在前边,雷雨瞳随后,而那老头竟然瞧都不瞧那广场正在加价的众人一眼,直接向那守有两人的门走去,雷雨瞳心头有些打鼓。那老头竟然似乎直接闯进了两人阴森可怖的气息洪流,老头自身像是空气拥有相容性或者说他已经超越了,那洪流竟没有沾到他的衣襟。

    守门的两人也是大震,立刻各自进一步,挡住老头的去路,而老头竟然没有任何阻力闲庭信步,老头散发出来的那种力量竟然更加玄妙,是雷雨瞳从没有接触过的,他可以肯定那不是属于灵气引发的范畴,他此刻对老头的身份更加地好奇了,这么强大的两人竟然仍挡不住他的步伐。

    “请出示令牌。”斩钉截铁的语气,阴森的气流划过,两人犹如两道不可撼动的关卡,可是有谁知道他们为了阻挡这突如其来的黑影,已经使出了全力,可是仍然挡不住那人半步,而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开始颤抖了。而此刻老头的面具身后的看脸的嘴角轻轻勾勒出还算满意的笑容。

    老头一道令牌从他的掌心射出,浮在两人的眼前,哪知道那两人仅仅只是看了一眼,竟然态度立刻转变,立刻单膝跪地唤了一声“大人”,而原本高傲的头颅也略微低下,散发的洪流也已经全部收了回来。雷雨瞳有些好奇那块令牌到底是什么圣物,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魔力能够让两大杀人如麻的奇绝煞神俯首。

    雷雨瞳在如此严肃的情景也不敢有丝毫大的动作,目光轻轻一瞟,由于老头挡住了部分,他只是见到那令牌是纯黑色的,而且也不知道用何种方法各种材质炼成,那块令牌竟然散发出强大的玄妙的力量,令他心神一震,似乎在他的脑海深处被一根锋利的深针狠狠地刺了一下,吓得他连忙转眼目光。

    老头看也不看两人直接从他们身旁走过,而雷雨瞳也跟着,那两人也知道雷雨瞳是随着这位大人前来的,所以没敢阻拦,那可是骷髅圣令的主人有谁能够敢拦,除非是不想活了。

    走进房间了迎来了不一样的气流,那扇门似乎是一层隔膜,竟然能够隔开房间和广场的气流流动,因为雷雨瞳明显感觉到这房间里的气流十分舒畅,凉爽不像广场舞之内那么沉闷。房间里的通道也是七拐八拐的,他仍能够看到那展示台的阶梯通往的房间,哪里还有人端着拍卖的物件侯着,人人带着面具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不过雷雨瞳猜测肯定是女的,这种事情女子做起来顺手。

    老头对这里的格局格外地熟悉。很快老头带着雷雨瞳来到一个房间里。走进去正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坐在位置上,他没有带着面具,这是雷雨瞳第一次见到的不带面具的人了。

    那苍老的面容棱角分明祥和却带着无形的压力,察觉有人进来那眼睛犹如闪电摄人心神,狂射而来,雷雨瞳又是狂震,又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幸好有老头为雷雨瞳挡去了那目光的威力,要不然他可能就重伤了。

    “原来是应长老啊,而且还带着个外人,不知道有什么事啊?”见到是那张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具那老人笑容颜开,不过雷雨瞳觉得那笑容犹如带着狞笑的刀锋。而老头也把他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他有些邋遢的面庞,显然两人是知根知底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