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暗潮涌动 (六)
    这里是狂刀门府邸,虽然狂刀门不是荆门,岳阳宗那般庞然大物,但也算是能够上得台面的宗门了,天香阁拍卖的轩然大波不仅波及了大宗大派,就连狂刀门也不甘寂寞,此刻狂刀门仍是戒备森严,而且较为松散的地方也是增加了数人,且眼神中也没有了往日离的平和。

    远远一看就知道不是从铁血之中驰骋过来的就是训练有素得家伙,且一手一直握在刀把之上,随时可以抽刀断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还有巡视队伍,巡视的队伍也是没有虚名之辈。一身的灰衣在黑暗之中并不是那么明显,若光凭着肉眼也绝对不好分辨,但是却能够感受到那黑色的某处出来一道非常压抑的气息。

    戒备森严的角落某处一道灵巧的身影轻轻略过围墙进了院子,像是微微拂过的一阵清风,这时一队灰衣人的领队被那微风分去注意力,可是那一抹黑色的影子只是在暗夜的空气之中划过,像是转瞬即逝的鬼影。

    然后又陷入了原夜的黑色,那领队也是非常敏锐之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被门主选做些领队之一了,不过他的疑惑之色只是在眸子之中闪过便陷入了平静,也许是神经紧张出现了幻觉也说不定。这几天都是如此哪次发生过意外,那领队如此想着便以一个搪塞的理由说服了自己,于是继续行进。

    而也由于那领队的忽略这微小的疑虑才引发了今晚的一起祸事。那处角落里是微弱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前方正好有一枝刚好相处绿叶的小树。

    “这些人真是蠢货一堆。”那娇小的身影从角落里走出来,心中暗骂这些人蠢笨,那眼色透着一丝的俏皮,灵巧的身影没有停留,张望左右然后照着手中紫色微光的折线轻轻穿越。

    婀娜瘦小的身影紧贴着墙壁轻轻走过,那小小的耳廓竖起,听听空气中的动静,有好几次她从廊道上断然一跃,在空中翻个筋斗落入院子之中,慢慢地蹲下,敛息凝神,犹如一个黑暗之中的石头,等到端着洗漱盆或者闲聊的丫鬟等人走过之后,她这才从黑暗里走出来。

    狂刀门虽然是个小宗门,府邸也不大,可是这院子厢房的结构却是左左右右地拐弯,像个小迷宫一样,明明直线的距离两三个厢房的距离就能走到,可是那路段却是绕得那灵巧的黑影快吐了,心里更是把建造这狂刀门府邸的人骂了个遍。

    若不是害怕引来那些不必要的麻烦遭到婆婆的一顿臭骂,她早就飞檐走壁,横冲直撞地闯进房间里了。不过越是靠近她的目的地那警戒的人越多,几乎是没过了十丈就有两人全副武装警戒,他们都是灵气境以上的身手,而且也是通过训练的,特别敏锐,比起普通的修士还高明得多,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不过那抹黑影凭借她那娴熟的技巧和高超的身法却显得有些游刃有余,对于这些人来说她似乎已经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了。终于黑影到了她的目的地,那是一间还通明的屋子,房门还敞开着。还没进入就隐隐地传来了一道糜烂的气息。还传来些许喘息之声还有些暧昧的辞语。

    “小宝贝,来个本少亲一个,快些啊……”房里大概是个执挎的调侃丫鬟的场面,而那灵巧的黑影已经来到那房间之外,周围的房间都已经熄了灯火,只有这还通明着,那灵巧的黑影自然是不懂这些话里的暧昧之意,不过奇怪的是房间里竟然没有女子的回应和声音。

    灵巧的黑影敏捷地闪过,靠着门缝进了屋子里,只见屋子里一片干净,桌子上盛有一壶酒,还有盛了半杯的酒杯,椅子也是东倒西歪。而那声音正是从床上传来的,那床沿上是垮垮的两条的大腿,不过看那腿毛应该是个男子的。

    而且那两腿竟然不老实地摆动,像是驰骋疆野的野马,而且床上之人的嘴里竟然还说了一些放浪的话语,若是个成熟的女子听到了绝对是羞红的脸的。不过令人疑惑的是那被床帘盖住的床上竟然听不到那女子的呻吟,难道是那女子已经晕死过去了,令人想入非非。

    而那道灵巧的黑影悄悄地来到床边,眼中闪过一道凌厉,接下来竟然充满了无限的怒意,愤恨,还有仇怨,几次的变换让她心里倒海翻江。爆发的气息等待着释

    放。

    本来在窗外的她认为在房间里是那个有趣的小哥哥,只是小哥哥喝醉了才说胡话的,可是走进来之后她便已经清楚了这眼前的人并不是她找的人,她的目光横扫终于发现了什么,定睛一看那是一个白色的小袋子,小袋子躺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好像等待着什么人到来,上面还绣有一朵小小的百合花。

    精致的百合惊艳妩媚,此刻一个不好的猜测出现在黑影的脑海,她的戾气终于压制不住了,阴森的气息爆发了,空中竟然凭空吹过一阵冷风,带着疯狂的杀意。

    “是谁?”突然从床上传来一道惊喝之声,那双腿突然弹射,整个人终于蹲坐在床上,虽然这个传说中的执挎,无恶不作但是他也算个灵犀境的修士对于杀意也是极其敏锐的。

    仔细一看竟然是个黑色的身影,那身影有些矮小,心中估摸一下也就到他的肩上罢了,不知道是不是醉意没去。那黑色的身影竟然在他的眼帘之中变换,竟然是娇嫩的丫头红鸳,羞涩的面庞惹人疼爱,飞霞上脸像是春天里绽放的桃色的花瓣,还有那不点已红的唇红莹莹透着晶光,让他不觉有些口渴。

    而且再看她的身材,简直是天若飞仙,美妙绝伦,束腰更似葱身,整体再看却是凹凸有致,莫名其妙的便觉眼前的丫头更是风采动人,晃若已入天峰,莫名的鬼火熊熊燃起,身上的燥热难以控制。或许是因为那酒劲实在太大了,那锋锐的杀意竟然被他忽略了。

    “来,红鸳,给到本少床上来。”说着便指着一旁的位置显然是给“红鸳”让座,光着膀子,眼中已被所谓的欲所占据。而那床上的光景也暴露出来,那床上何时有过女子了,里面只有一床被子,被子已经被揉成团了。

    不过床上竟然有有一件女子的亵衣,还有件红色的女装外套,已经被撕成了布条。床脚除了男子的鞋还有一双女子的鞋,看来今晚是有一个女子被他这个走火入魔的禽兽糟蹋了,只不过在被他蹂躏之后趁着他的酒意那女子跑出了房间。

    那小巧的黑影没有刻意收敛她此刻的心中的杀意,她此刻没有心情去管床上有没有人,是不是有个女子已经被玷污。他她那精致的小手突然向前狂抓,娇小的身躯竟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的灵气风暴,周围的空气暴动,衣袖猎猎作响,手腕轻轻用力,狂风掀起那斜坠的床帘。

    那狂少竟然被被隔空捏住了脖子,像一只小鸡一样被提了起来,这时候那被叫做狂少的竟然才意识到了杀机,四肢挣扎着想摆脱那无形的力道。可是他连说话的能力都已经丧失。

    “啪”地一声,那狂少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那一砸的威力极其庞大,直接把那狂少震得一口剧烈的鲜血吐出,挣扎着口中欲呼救,可是那黑影丝毫不给他任何的几乎,只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旁传来。

    “敢出声我让你立刻毙命。”这道声音像是冰冷的寒霜,落在耳里像是一团冰雪堵在耳边,但是更像是一把利剑催他的命。若是空话威胁他倒不害怕。可是他的察觉到他的脖子之处传来了一道威胁,这道威胁超越了所有。

    再看那脖子竟然是一只小虫子,那小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附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小虫子的身上竟然散发着夺命的绿光,它的小小的两个门齿对着那脖子,似乎只要那黑影一个指示,那小虫子就能立刻咬破他的喉咙似的。他身体不停地颤抖,恐惧弥漫,而他心中的鬼火一个呼吸之间全部被一场狂风暴雨浇灭。此刻更是顾不得自己所谓高贵的身份,立刻嘴里求饶。

    “这位朋……朋友,不知道我云狂何处惹了您?若是有得罪之处轻绕过,我家有很多钱的,我爹可是狂刀门的门主……”那副求饶的嘴脸已经把他那高高在上的身份扫尽,眼前剩下的只有跪地求饶,哪还有半分高高在上执挎的风气,简直就连市井里的乞丐都不如了。

    “嗯”话还没说完,那脖子之处的危险更近一步,云狂竟然快哭了出来,半点男子乞丐都不是,走如一滩烂泥。

    “我的小哥哥呢?”黑影冰冷的气息再次出现,而且云狂感觉到他脖子的危险更近一步了。

    “别,别杀我……”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回答我,我就不杀你。”像是得到了阎王的赦免,云狂感觉脖子上的危险少了几分,暗暗高兴起来,而且面色也露出了劫后余生的颜色。

    “小哥哥?小哥哥?我,我不知道……”思考了一会儿,云狂逐渐地再次由高兴变成了丧脸,仿若由巅峰跌落到了谷底,先前得到了饶命的机会所以狂喜,可是这个机会他逐渐地发现开始远去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小哥哥是谁,这个问题他答不上来,于是他的希望也消失了。

    “救,啊……”最后的希望已经丧失,云狂只有把剩余的希望留给了求救,可是“救”字还没有出声,他已经痛苦地嚎了起来。也就是这一声打破了夜的平静。那脖子上的小虫竟然破开皮肤钻进了皮肉里,在云狂的身体来回穿梭,恐怖至极,手段更加地残忍,实在想不到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狠毒,而云狂满地打滚,痛苦万分,小巧的身影冰冷毫无情绪波动。

    不过那一声尖叫引来了高手,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前,映入眼帘的正是小虫子乱窜的场景,见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前,眼中爆发出一阵怒火,

    “畜生”他那强劲有力的成爪状抓向那乱窜的东西,眼前陷入生死劫难的是狂刀门狂少,不得不救。他的速度极快,只要瞬间的时间就可把云狂救了,可是突然那黑影窜出。

    “敢伤我的小虫”那小巧的黑影竟然比那来人快胜一筹,那小小的一掌就拍向那一抓,爆发的灵气汹涌翻腾,“啪”地一声碰撞,那来人竟然被逼得倒退,心神也是一阵,来不及思考,还想去救云狂,可是那娇小的身影犹如一道难以逾越的关隘。又是一掌拍来,那一掌也是杀机毕露,若是被拍住肯定重伤。

    “啪”的一声又是一声对撞,这次那来人的中年被震得更甚,竟然再退,他目中杀机怒放,他已经全力出手了,竟然被震得倒退,他还想朝着云狂疾驰。可是“啊……”翻滚的云狂已经停止了呼唤,只见一只虫子从云狂的发丝爬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