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暗潮涌动 (七)
    在狂刀门的府邸,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门主云图静静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他的外表长得并不是很英俊,甚至可以说是獐头鼠目也未尝不可,只是他一身的锐气内敛让得许多人忌惮。

    他一生血肉累累,在风雨飘摇之中挣扎,一路上染了多少的血,才终于在天雨城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此刻他正在等人,也许等待的人能够让狂刀门的势力更进一步,这是一个选择,在他的一生之中有很多个选择,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如今又是一次重要的选择,到底是何去何从,他还不清楚,不过他有预感这次的选择关乎到整个狂刀门的未来,是最为凶险的选择。

    “啊”的一声痛苦的惨叫从远处传来,惊破了夜空,云图面色陡然变得极其难看,那个方向正是他儿子的方向,虽然他那儿子天天不求上进,堕落的把式样样精通,可是那也是他的儿子,是未来的门主。铁青的脸色异常恐怖,那青色的静脉暴露。“啪”地一声,那窗全部被他完全粉碎,一个纵生向着那屋子疾驰而去。

    “你到底是谁?”在云狂的房间里,来人望着那比他还矮半截的黑影,他也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丝,眼中尽是近乎疯狂的杀意,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轻而易举地把云狂给杀了,这让他颜面尽失,更重要的是杀的不是普通人。

    而是狂刀门的公子,是狂刀门门主云图的儿子,他甚至能够想象云图疯狂的样子,为了他唯一的儿子云图甚至可以不择手段的,而现在云狂死了,那么云图可是会杀人的,杀人不眨眼,他跟随云图也有些时日,他见过云图如何折磨人,如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那种惊悚感他仍然记得。

    “原来是云吞长老,看来你们狂刀门就要绝世了。”那灵巧的黑影有些斜视地望着来人云吞,丝毫不把云吞放在眼里,在她的心目中,这云吞实在排不上号,而且她的语气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而且不怕任何的报复似的。

    “既然你杀了云狂少门主,那么拿命来。”那云吞出手如电,灵气从他的袖中狂轰而出,带着冰寒呼啸而出,作为狂刀门的长老,出手自然果断狠辣,适才已经占据下风,此刻又因为云狂毙命,眼前的情势恐怕只有擒杀了这眼前的凶手才了减轻他的过失了,如此他便不顾一切疯狂了,那等气势比先前更胜一筹。

    “没空跟你玩了。”那黑影眼中闪过一丝的诧异,灵巧的身影鬼魅如风,向着门口疾驰而去,而云吞也已经疯狂,脑海里便是擒杀了眼前的凶手,出手如点,施展最拿手的武技,他的手掌拍出截断了路段,而同时他的手掌陡然变色,形成了金色,从掌间喷发而出的灵气形成了凌厉的罡风,比之前还要强上数倍。那掌更是如削铁如泥的武器,若是被击中即便是同境界也是重伤的一场。

    “找死。”那灵巧的身影突然恼怒,她已经察觉到有人往这边来了,据她猜测肯定是狂刀门门主云图了,也就只有他才能拥有如此敏锐而快捷的速度。所以她才急于退出,可是那云吞竟然全力阻她,她怎能不怒。

    眼中原本已经逐渐收敛的杀意突然爆发而出,阴冷的杀机再现,那晶莹的手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蛊虫,蛊虫一出空气之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三分,冰寒之意席卷,那蛊虫不知是使了什么神通,虫口一张,一股寒气吐出,原本空空如也的空中陡然凭空凝出一把纯的冰剑,冰剑寒冷,夺命,那冰剑狠狠地射向拍来的一掌。

    金色的气芒冰冷的寒芒瞬间相遇,云吞只觉他的掌心之间一道锋锐划过,接着疼痛传来,是钻心的痛,手掌竟然开始结冰,那冰剑“噌”的一声直接接触他的掌心,犹如一只无坚不摧的钢钎摧枯拉朽破他的掌心。

    “砰”随之那薄薄的冰剑透过他的那掌再次射来,袭向他的胸前,云吞眼神犀利,以雷霆迅耳之势身体扭动终于摆脱了冰剑,“刺啦”一声响,随躲过了,可是冰剑把他的衣衫划破了一个口子。他此刻已经无法运用这只手了,因为那极寒的气流包裹着他的手臂,手臂瞬间凝冰那种冷意冻住了生机失去了知觉。

    他另一手再起准备轰出,可是突然之间一股极致的危险降临。那道黑影竟然已经来到他的身前,从那秋波般的眸子之中飘出了杀意,直接击在他的心上,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娇嫩的肉掌拍来,云吞想要闪避可是永远来不及了,似乎他的动作永远被放慢了那么一筹。

    掌起顺落,娇小黑影的灵气偏阴,那一瞬灵气爆涌,阴风阵阵,那一玉掌犹如一枚炮弹击在云吞的胸前,而“咔”的一声云吞胸前凹陷,骨头碎裂,碎裂的骨头刺进他的内脏,一口血味从鼻腔之处冒出,接着犹如泉涌口中喷出。

    云吞整个人直接重重地砸落于地上像个沙袋一样狠狠地戳出一道血痕,于是生死不知,大概是进去的气少于出的气了,就这样一位造化境巅峰的修士直接栽在了娇小黑影的手中。黑影看也不看路障已经出去,她何须去关心。催动不知名的身法向着府邸之外疾驰而去。

    身法灵动,飘渺踪迹隐去,入空已经不见人影,此刻最近的巡夜的班队已经到来,纷纷向着那空洞的半空轰去,可是还没有施展,那空洞的夜色竟然寒气阵阵冒出,接着“唰唰……”地几声,刺破宁静,竟然射来短小的冰剑,冰剑的速度超越了他们闪避的速度。“啊……”地众人立马命陨,只有几人侥幸躲过可以致命的杀乏。

    “哪里走?”一声犹如兽吼的咆哮雷霆震动虚空,来者正式云图,此刻他用看便已经大概知道了此刻房间里的情形,他的青筋暴露,出手狠辣,目中的疯狂异常,对着前面的那道黑影就是一拳轰出,那轰出的一拳竟然凭空凝成灵气的拳头向着灵动黑影的背后轰去,感受到身后的危机黑影的玉手已经凝出一掌同样轰出,掌印锋芒毕露,冰寒之气附在其上,威力更是比先前的还要更胜一倍,那掌印之上灵气犹如翻腾的沸水滚动腾起。

    一掌拍出黑影的速度不减,她知道并不能挡住多长时间,于是迈步更快地向前狂奔而去,果然如她猜测的那般,那惊天的巨拳灵气爆出,那滚滚强势的掌印竟然被摧枯拉朽地狠狠吞灭,灵气相互冲刷突然“轰”的一声炸裂,形成的气浪席卷虚空。一道主气浪冲击先前黑影的位置,瞬间炸裂,若是她没有避开那么肯定是被气浪袭成重伤。

    那狂被而来的云图见自己的一拳竟然没有拦住那道黑影,眼中的嗜杀更甚,脚下的速度陡然凌驾灵气风暴。

    “杀”一声厉喝,语气犹如一把杀人的利剑,音击四方,波澜涛涛,原本已经吓人的面色更显得狰狞了几分,犹如鬼叉的颜面,不威而摄人,骇心神。双手犹如鸟翼张开,不知道施展的什么身法,竟然速度加快了一倍不止,犹如道道魅影流动而出,一个呼吸不到竟然追上了黑影……

    备注:说实话,实在不擅长写打斗的精彩场面。那些细节以及精彩绝伦的心理和栩栩如生的感觉写不出来。会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