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暗潮涌动(八)
    感受到身后的破空声,黑影也是陡然黯然心惊,她没再等待,瞬间她全身的狂风寒冰灵气涌出,形成了风暴,而她自己就是风暴的中心,一双玉掌轻轻一握,娇身一震,似乎空间为她震了三颤,眼角的狠厉之光闪烁。

    “现”娇身黑影一声喝起立刻转身,四周的气势汹汹,暴风中的娇影屹立不倒,也就在瞬间她的双肩上凭空出现了两只奇特的蛊虫,右肩是灰色的,像是一条毛毛虫,可是那条毛毛虫却充满了恐怖因为它的身上散发着死人的气息,那而且是磅礴浩然腾荡,形成一股浩浩荡荡的洪流,令人发指的颤动。左肩是先前出现的冰蛊,冰蛊出现,空间立马沉重,形成层层的雾气然后转变为冰剑。

    “你是蛊宗的人?”追至身后的云图突然震惊,特别是他看到那前方娇影肩上的蛊虫,眼中惊駭之色剧增,特别是死气逼人的蛊虫,那蛊虫虽然我微小,但是他能够看到那蛊虫的眉心之处竟然拥有一道金色的纹路。

    三线蛊,那是三线蛊……他死死地盯着娇影肩上的蛊虫,传闻那三线蛊一线死气聚,二线泥黎塌,三线生灵灭,传闻中只提到一线死气聚,其余的两线和三线都是传说,没有人见过,只是流传着朦胧的说法,望着那死气漫漫,一道凌厉的杀机陡现,云图感受到一瞬的危机。

    “杀”一道冰冷的令语蹦出,娇影那管那么多,一双玉手瞬起运行掌间灵气,左手操控冰蛊吞吐的寒冰凝剑,右手握住三线蛊冒出浓浓的死气,双掌并行,冰剑凝空,死气形成一把长剑之状狂喷锋锐,四射的杀机无限轰出,属于娇影的锋锐展现。

    云图突然从心底狂澜涛涛,他竟然感受到了威胁,眼中的狂躁少了几分,他把眼中浓浓的惊駭压住,取而代之的是同样的杀机,那平静有些畸形的面孔突然想犹如夜色鬼叉,那双弥漫了重重皱纹的手突然变得像是一把阴钩铁叉,冷硬的狂风灵气爆发而出,属于坤玄境中期巅峰的实力爆发而出,他的灵气风暴比那娇影还盛一倍不止,可是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那是三线蛊。

    “破”云图手臂精光咋现,一道沉重的压迫感突然从他的手臂之中爆发而出,霸道的灵气也随之转化形成炙烈的罡气喷薄而出,金色的手臂握拳轰出,像是无物不破的力量碎空而去。

    “砰……,冰冰……”冰剑,死气长剑射中金钢般的手臂,冰剑和金色的铁臂握成的拳头短暂相互充斥着,冰冷的冰剑的寒气充斥着臂拳,阵阵寒气涌上金色臂拳,可是臂拳犹如烧红的铁钳,发出“滋滋”的声响,而那死气的长剑竟然剑刃处纷纷折断,剑柄轰然向前轰涌,瞬间长剑卸散的死气爬上那金色臂拳,腐蚀着臂拳,可是臂拳像是不灭的金刚。

    “破”那冲刷的寒气和死气也使得云图有些费力,不过仅是费力罢了,相互抗衡的臂拳突然狂震,从手臂之处爆发出更为强大浓烈的炙烈灵气。

    “砰砰……”冰剑剑剑崩碎,死气生生被震散。金色的臂拳仅仅也是暗淡到了极点,可是那臂拳之上仍然存在薄薄的金色,去势不减,以碎岳之势轰击娇影。那娇影被震得飘飞落地连连倒退,脚下的凹陷寸许,见那臂拳余威仍在,不过先前浓郁极致危险的杀机已经少了许多,玉手同样风暴而起,一掌拍出。

    “啪”地一声一拳一掌相遇,原本娇影预料的掌拳相消的情景没有出现,相反是她落入了圈套。在相遇的那一瞬间她只感觉一道强悍的力道狂轰而来,玉掌抵在拳头之上压迫感剧增,身体一沉。“糟糕”两字出现在她的脑海,但是想退已经来不及了,玉掌立马反转,灵动敏捷绕过拳头避免手臂断裂的风险,可是那臂拳之上的金色陡然喷发,足以让她重伤的劲风犹如陨石坠落而来。

    娇影左手立刻带着磅礴的灵气斜挡,挡在胸前。可是余力疯狂威力不可抵抗,像是一根巨大的柱子轰在胸前。

    “砰”身体在空中划出残酷的弧线,空中黑色的黑色身影的面罩已经全部湿润,口中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被鲜血沁湿的面罩的落血滴。

    “你不怕报复?”娇身单膝支撑落地,划出了数丈,目光森冷地望着走来的云图,此刻她心中尤为震动,没想到坤玄境巅峰如此可怕,看来凭自己造化巅峰的实力难以撼动坤玄境。

    “看来你是蛊宗的人了,方若曦应该是你吧?”云图同样震动,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是他隐约地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既然对方的身份是蛊宗的话,那么眼前此人就是蛊宗方若曦了,也只有她才能有如此的魄力。

    方若曦,蛊宗的天骄,天赋奇高,十岁之前对于蛊虫一窍不通,十岁接触蛊虫,十二岁凭借本命蛊虫修炼步入灵犀境,再过三年便入造化。今年又是一年,没想到对方实力进步之快,已经抵达造化巅峰。更加令云图忌惮的是对方竟然凭借三线蛊能够和他对抗。

    娇身沉默没有反驳,只是冰冷地望着云图那张有些贼头鼠目的脸,眼中的杀机又深了几分。

    “为何杀了我儿,云狂。”云图杀机压制,面色铁青,额头青筋暴露,带着强烈杀气怒吼一般问道。

    “他该死。”娇影目光对峙,丝毫不避,犹如墙头一株唯一直立的草。娇影知道今晚必是难逃创伤一战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要你陪葬。”像是低吼的饿狼,那狼目狠辣狂暴,原本在心中难以抉择的选择已经渐渐地明朗起来,原本这几天以来狂刀门的生死存亡在他手中作出选择,现如今他提前作出选择了,剧烈的灵气风暴向着娇影轰出,一掌拍出,重重叠叠掌影暴唳之气四射,看不清哪一掌才是真掌。哪一掌才是真正的杀机。娇影眼中的狠劲闪过,既然如此,她怎能让对方如愿,手中的剩余的灵气狂涌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汇聚。

    “你敢?”一声惊天怒吼而起,这时候一把飞剑射来,从天而降,“噌”地一声狠狠地射入娇影身前的地面,土沙飞扬,在那把剑的保护之下,娇影心中稍稍安定,那一剑拥有道不尽说不明的寂灭之意,巨大的气息从那并普通的剑散发而来,它犹如一道屏障,隔断了娇影身前的危险。

    “当”一声沉闷的声响悠悠,重重的掌影落在剑身之上却始终翻越不过,最终形成气浪横扫而空,而那把剑颤颤“嘤……”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吟声。娇影抬头一道同样蒙面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望着她眼前熟悉的身影,眼中的秋波露出了笑意,先前的冷意杀机消失了。娇身站了起来稍后一些和他并排。

    “谁?”云图声中带着惊恐云图多少血雨里走来的人竟然看不透眼前之人,那把剑竟然挡住了他的一掌,那一掌虽然不是全力可也是八成了,深不可测四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眼中疯狂的杀意夹杂着一丝的惊恐,而且杀机也收敛了一些。

    “准备死吧!”那矫健的黑影没有任何的同情之色,似乎是对方范了他的禁忌,右手轻轻地拔起五分之一射进地底的剑,剑是普通的剑,可是握在他手中之后那把剑突然活了过来似的。他眼中波浪不起,手中的剑拖起,杀机凝出,灵气似乎凝成了一把无形的剑直接延伸到云图的跟前,云图也感受到了那抹清晰的杀机,身体一震炙烈的灵气疯狂涌动,极致地涌动,不停地充斥,抵抗着那股剑气。

    剑逐渐地托起,死寂的杀机越来越盛,那无形的剑越来越强烈。

    “今天我们先走,日后我要亲手杀他”,娇影按住了那黑影的手臂,缓缓开口道,像是命令又像是请求,她望向云图的杀机不减。而黑影似乎很听娇影的话,手中的剑瞬间收起,无形的剑也瞬间消失。

    “你的命留着,日后她回来取。”他的话语充满了自信,那是实力强横的自信,似乎永远也抹不去他的自信。虽然黑影眼中的杀意也是不减,可既然她开口了他就只能顺从了,两道黑影快速穿越,越过狂刀门的宅院,身影消失在黑色的夜里,不知何处去。

    原地只剩下云图,他身后已经湿了,他眼中有惧意,有疯狂,有决绝有悲痛。他的儿子,他狂到门的未来,他心中的选择,难以接受的事实让他怒吼。

    “砰”一掌拍出,那院墙之上一道威力无边的掌印落在下,强砖粉碎,直接穿透,转头纷飞,一墙突然崩塌,而他在的往自己的儿子房间飞奔而去,只希望他的独儿没事,只可惜此事不如他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