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暗潮涌动(九)
    第二日,离天香阁的拍卖会还有一天,也就是下一天,而天雨城热闹不减反增,而且为了多些价码,众人都在筹集灵石,希望能够拍得些物,如往年的这时候也不曾拥有如此多的人啊,大概都是因为那罪血,茶罗,剑骨,綾紗而来。也不知道这次拥有多少的埋名的隐者出世参加这次竞价。

    而昨晚狂刀门发生的事情犹如一滴雨水落进了海里又消失了一样,谁也不知道那狂刀门云图的儿子云狂被杀,而极为护短的云图也没有留住对方,而隐约知道这些事情的人竟然只知道昨晚狂刀门的宅院里一堵墙塌了而已。

    而外界不知道也属正常,因为当晚云图立刻封锁了消息,外界一点消息都不曾外露,而那堵墙的坍塌则是因为动静太大了而已,所以众所才周知传出来墙体坍塌的消息。当然这些只是包含外边普通人的流传,近来天雨城高手云集,有没有其余的人察觉那就不知道了。

    只有狂刀门的人才知道具体的情形,昨晚出现在狂刀门的人是多么可怕,就连门主云图也空手而归,昨晚赶来现场的人也不会忘记那身如鬼魅的身影,冰冷无情的冰剑只是一个回头就把自己的同伴拉进了另一个世界。

    然而最为恐怕的不是那人,而是他们的门主云图,众人都知道云图对自己的儿子护短到什么程度,从不让他的儿子受到半点委屈,就算是荒诞的要求都满足,只要惹不到什么巨大的麻烦。云图都纵容他的放肆,可是如今他的儿子死了,昨晚回来之时他告诉了所有人她有多么疯狂,走进房间,只有众人围着云狂的尸体,而云吞重伤的身体有些颤抖,他内心的恐惧阴翳增加。

    “云吞,我不是让你保护我儿子的安全么?”云图颤抖得说不出话来,云图的狠辣手段在他心中形成了一种诟病,他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

    “门主,我……”,“砰”随之一声,那云图狂暴的灵气爆发,杀机形成了实质,轰杀而出,众人身体微微一沉,一道巨大的力道凭空轰在身体,不断后退,甚至有人承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还没完,云图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云吞的身前,云吞立刻大口大口地鲜血从嘴角流出,魔鬼般的手臂抓在云吞的脖子之上把提起来,摄人的狼眼像是想要嗜血一般,鼠面已经扭曲成一团,此刻他要杀人了。周围的所有人不敢有任何的异议,就连呼吸也轻微到了极点,生恐下一个就是他们自己,只能任凭如兽嗜血的云图任凭处置。

    “砰”一声云图提着云吞的脖子往地面上就是一砸,“啪”,“咔”“滋”三声,前声是云吞的身体被砸在地面之上地面碎裂的声音,一阵碎吐是冲飞,而中间一声则是身体砸地身体骨头碎裂的声音,云吞的后脑勺头骨已经粉碎,浓浓的血水从云吞破裂的头骨流动而出。

    终于身体变成了尸体,还有最后一声是云图的手臂握成拳猛地砸在云吞尸体的胸口之上,灵气涌动,狂轰炸裂开来,云图的手臂砸穿了尸体,碎肉沫以及血水横飞,地面的石板形成粉碎,血水狂飙,洒在云图狰狞的脸上,洒在白色干净的地板,洒在远远后退的一脚和腿上,甚至有几滴鲜血飙飞落在少数人的脸上。众人身体在颤抖,心里在哀嚎,灵魂快蹦裂了。所有人把目光移开不敢看这血腥的一面。

    “把这里处理干净,封锁所有的消息。”终于云图站了起来,他狰狞的面孔上的怒火已经烧去了一半,而他腥红的目光上浓郁的杀意横扫众人一周,被扫过的人身后不停地冒着冷汗,双腿微微颤抖,有种快要跪下去的感觉。有几个人不小心见到了那张恐怕的面孔,脸上沾满了粘稠的东西和血液,粘稠的东西好像是尸体的肉沫,血液飙在眉间,嘴角出,形成沟壑落下。形成某种阴影的种子落在心底阴暗的地方,留下一句话云图走出了房间。

    “踏踏……,呼呼……”当云图的脚步声消失之后,犹如解放的奴隶,众人纷纷瘫软跪倒在地,呼吸急促复加,而后怕没有停止,看着那瞳孔收缩,恐惧眼色而死不瞑目的云吞心里害怕。

    在那无人问津的客栈,此刻雷雨瞳正心喜万分,昨晚他和老头去了一趟鬼市,不仅把他的酒给拍卖了,最重要的是他他参加了天灵涎的拍卖,最终以二十万的灵石拍了下来,在回来的路上一直都处于兴奋的状态,把剩下的灵石还给了老头,不过老头没接说是要收徒什么的,所以老头也没接。

    雷雨瞳直接把那灵石带别在自己腰间了,至于老头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他也不记得了,一路上他手中一直握着那天灵涎的水晶子,感受到水晶里传来的那种奇异之感,他脑海的某处跃跃欲试,十分活跃,一路上也不觉得累,甚至不知道怎么回到客栈的。而他自然也不知道在回来的路上老头也恢复了先前的严厉,冷咧,让老头十分气愤的是雷雨瞳竟然没理他。

    回来之后也不管老头了直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钻研那天灵涎去了,日光已经照到窗前,而雷雨瞳此刻还在闭目,他的神识已经来到了阙门之内,在阙门之内神识幻化,此刻他的阙门之内的灵气充盈程度远远超过了刚刚进入灵犀境只是太多,现在他此刻的进度大约是灵犀境初期巅峰。

    恐怕再有十天半个月他就可以突破到灵犀境中期了,现在他在阙门之内遥遥地望着那悬浮在上空的水晶棺,也不知道那水晶棺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竟然令他感到有些心悸,而且这巨水晶棺可能比父亲用来储存母亲身体的那水晶棺还要神秘,恐怖,那种深邃之感随着他的境界精进而越发地浓郁,也不知道这水晶棺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当初到底是怎么进入他的阙门之内的。

    他的目光再次瞟向那最遥远最神秘的地方,那里是他看不透的,仅仅只是一眼他的脑海突然一阵眩晕自己疼痛,感觉自己的脑海正在有意无意地膨胀着,难受至极,而且他的体内似乎充满了某种力量,竟然有种想要破灭毁掉一切的念头,未知的角落让他心有惧意,立刻移开了目光,这才渐渐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回望水晶棺,水晶棺之内拥有半透明的人影,像是一个琥珀一般,将一道灵魂禁锢在这透明的玻璃里形成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而此刻雷雨瞳有些发愁,当初他答应了这道灵魂无条件为他寻找这治愈灵魂的伤药,如今手中握着天灵涎如此灵魂治愈巨宝,竟然不知道如何使用,若不是因为他答应了这道灵魂的话,他恐怕自己也早用光了,这可是巨宝,他不觊觎才叫怪呢。

    “是不是直接把那天灵涎直接倒进水晶棺之内滋润难道灵魂即可?”雷雨瞳心里浮出如此的想法,虽有想法却是没有完全确定,不过他也不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立刻把水晶打开。

    “嗡”地一声,那天灵涎突然有灵一般,竟然自动飞出水晶,雷雨瞳灵气爆发,右手立刻向那天灵涎直接抓去,“滋”地那天灵涎形成条线状想要游开挣脱他的束缚,雷雨瞳那一抓直接灵气风暴形成一个球体牢牢地把它罩在里面,任它乱撞也没有撞开这薄薄的囚笼,雷雨瞳也有些惊叹,没想到这天灵涎竟然能够有预知危险的本能,而且能够本能地躲避逃遁,真是无奇不有。

    雷雨瞳把那天灵涎直接握在掌间向着胸前抵去,“嗡”地一声像是遇到什么屏障或者走进了另一空间,那天灵涎已经消失无踪,阙门之内雷雨瞳控制着禁锢天灵涎的透明囚笼向着那水晶棺移去。

    “砰砰”地刚好能够听到的声响,忽然那天灵涎竟然变得极其躁动不安,比先前的的状态更加狂躁不安,似乎遇到了强大的威胁一般。疯了一样对着那囚笼发出剧烈的反攻,可是每次都是徒劳。

    “吟……”地一声,突然那水晶棺之内开始发出一声的低吟,接着水晶棺发出一些轻颤,接着这道透明的能量射来,包裹着空中的天灵涎风一般拉进了水晶棺之内,天灵涎似乎已经知道命运注定还是它本身的灵性被那包裹着的力量给磨灭了,直接化作一滴灵气浓郁,道不明奇效的药水,很快融进了水晶棺,天灵涎的抵抗,水晶棺的低吟以及颤抖在瞬间消失无踪,快速无比,雷雨瞳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喉咙滚动,这么珍贵的天灵涎直接如此消失了?眼睁睁地望着天灵涎消失了,他内心有些失落,那可是奇珍异宝啊,心里的肉痛。

    不过很快他也调整好了状态,望着那沉默的水晶棺,真是不知道那天灵涎对这道灵魂有没有些用处,希望能够有用吧,而且想到黑森林之时这道灵魂的出手,说不定以后还得靠这道灵作为底牌保命也说不定,想到这些心里稍好了一些,于是退去了阙门。

    下楼而去,雷雨瞳望见老头竟然趴在柜台之上睡着了,想到老头昨晚在鬼市之内意气风发的模样,那可是绝世高手,微风八面的存在,没想到这时候竟然没有那种隐世高手的风范,反而像是市井里普通的老头子,他似乎看到了叶家镇杨爷爷的影子,雷雨瞳下楼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张薄被盖在老头的身上。

    然后雷雨瞳走进厨房开始一天的早餐,今天他不做面了,今天他做的是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几个月前历练是收集的烤成肉干的兽肉,洗了干净把它且成碎末,另外雷雨瞳还把几节的兽骨和兽筋丢进陶罐里,再洗一些能够去腥味的草药进去,倒上凉水,放在炉上,大火开始熬煮,两个时辰之后一道肉味的芳香开始飘忽,雷雨瞳在洗了两把的青菜切碎放在粥里,这样粥里就多了青菜味,当把青菜煮烂了之后,菜味和肉味相互融合这样口感也极好。

    “小子,什么东西好像啊?”这时候老头醒来了,灵敏的鼻子在空中嗅一嗅来到了厨房门前。

    “今天做粥喝,等会儿马上好了。”雷雨瞳知道老头饿了,催他等一会儿。于是老头只好咽着口水干等着。

    “小子,昨晚你可是答应拜我为师的,了不许反悔啊?”老头忽然想起了昨晚的事。

    “拜师,什么时候的事?”老头提到,雷雨瞳有些吃惊,他不记得了,不过他又似乎答应过什么,有些熟悉。

    “什么,小子昨晚不仅答应了我,而且在鬼市的时候你还和我有实实在在的师徒名分的。”老头似乎有些急躁立马给雷雨瞳脑袋一巴掌。

    “可是我答应的已经忘了,而且在鬼市的时候都是被你逼的。”雷雨瞳有些冤枉地说道,确实昨晚雷雨瞳都是被动的接受竟然硬生生地被老头说成是他的徒弟。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抱怨,当时他也有些反感那叫什么天愁长老,想到那尖锐的唇枪舌剑的,雷雨瞳也反感那天愁长老。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徒弟了。”老头有些倔强。

    “可是我拜你为师能够学些什么?”老头有些疑惑,想想昨晚老头爆发出来那种玄奥之力,他能够感觉到老头似乎和其它的修士不一样。

    “学什么?小子你知道我修的是什么么?”老头自信满满地说道,而且还有那种无形的骄傲。

    “修什么?”雷雨瞳也好奇老头为何和其它修士不一样。

    “修魂力。”

    “魂力?””魂力”这个词雷雨瞳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极为陌生。

    “魂力就是你们说的神识之力……”老头向雷雨瞳仔细地解释道。

    “神识之力还能修炼?”雷雨瞳有些吃惊,他也知道神识这回事,自从他晋入灵犀境之后他的神识探知的范围扩大了好多。

    “神识之力不是随着境界的提升而增加的么?”雷雨瞳疑惑。

    “小子,说你还真是孤陋寡闻,那也叫神识修炼,也叫神识的提升?那只不过是人类的天然神识的运用而已,人生来本就拥有一定的神识,只是不修炼的人无法运用而已,而随着境界的提升,修士挪用的神识越多罢了,但是神识是有限的,只能用来开拓视野,而不能用来战斗,只有魂师才能源源不断修炼魂力(神识),修出磅礴的魂力用于战斗……”老头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气愤,不过往后他就趋于平静了,雷雨瞳听着老头的叙述,嘴已经张到合不拢了。

    “我想学,不过我在人前才叫你师傅,私下咱俩随便称呼。”雷雨瞳目中有些渴望地说道,说实话老头的话已经给他打开了另一扇神奇的大门,他也渴望修炼魂力,如此的话往后也可以出奇制胜了。

    “拜师还这么多条件……”

    老头又忍不住一巴掌拍在雷雨瞳的脑袋,不过老头也答应了,这也符合老头的脾性。

    “老头,问一下我有那个天赋么?”雷雨瞳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收徒弟不看天赋。”一句话让雷雨瞳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些,老头我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