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天蚕豆
    炎冰果的风波已经逐渐下去,而接下来的拍卖也是起伏,竞争的人也越来越多,激烈程度也是更加激烈,而除了少数的拍卖物,其余的拍卖品拍出去的价格也都大大地超出了预估的价,这让主持拍卖的沙纪笑逐颜开,眼眸散发出来的神色让人迷离,不过没有再像萧寒宗和狂刀门的针锋麦芒。而雷雨瞳也逐次地摆开拍卖品,每一次都让他心神震动,于是让他大开眼界了一次。

    “接下来要拍卖的物品是天蚕豆,五品灵豆,此豆想来多数人都清楚它的用处,想来是不用小女子再三地解释了,拍卖起价二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灵石。”沙纪此语一出便引来了,多数人的炙热,特别是那些炼制蛊虫的修士。

    “天蚕豆,没听错吧?天蚕豆,那可是四品的灵豆,很少出现五品过的,然而这次天香阁竟然能够得到五品的天蚕豆,而且加上现在天蚕豆都已经绝迹了,真是罕迹啊,这次恐怕又要炒出天价了。”也不知道有谁震惊感叹。

    “天蚕豆,罕见的五品灵豆,也就只有那绝灵渊所产了,然而那绝灵渊怎可能是常人能够去的,也不知道那里边有什么样的恐怖,可是走进去的人流没有人活着出来过,就算是侥幸逃出来的人也会精神失常,常说些什么胡言乱语的话来,有人口传里边拥有大造化,有上古遗迹什么的,但是从没有人见证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是从那个房间里传来谈话的声音,道出这么一段秘辛来,让雷雨瞳都感兴趣了。

    “听说前段时间真的有位年轻人曾经去过绝灵渊而且还从里边活着出来了,难道这天蚕豆就是那人带出来的?”这个疑问没有人回答上来,相互交谈着没有什么结果。只是相互感慨那人的强大,只身前往竟然能够把东西带出来,而且他竟然没有什么损伤,让人更加地疑惑他的身份了。雷雨瞳也跟着震惊,心中暗叹那人的修为实力,他到了天雨城之后多少还是对绝灵渊有所耳闻的,这种耳闻让他那人产生了一丝的敬佩之感。

    随着众人的唏嘘,惊叹,一个青衣女子徐徐地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枚小小的子,雷雨瞳一望进来的是若思,她手中端进来的子里边含有一颗晶莹而充满灵气的天蚕豆,那色泽亮润,像极了珍珠,而且那天蚕豆竟然泛有淡淡的五彩霞芒,一道比先前更强几倍不止的灵气散发而来,而且那防护能力的子竟然也挡不住它的淡淡芳香,雷雨瞳虽然心惊不过他走过去接来小心翼翼地摆放于展示台之上。

    “这天蚕豆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天蚕豆,这品质比几年前那颗还要上佳,恐怕这次又让蛊宗拿去了。”肖炀宽阔的一人的房间之内传来了他一声的赞叹,神识扫向那天蚕豆,眼中尽是欣赏之意,他也有意拍下这天蚕豆,可是拍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用处。

    “这次蛊宗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他旁边的肖钏望着那天蚕豆,轻轻说道。

    “何以见得?”肖炀问道,肖炀虽然是天雨城的城主,不过他知道他身旁这儿子虽然挂的是天雨城主府的名号,却已经半只脚踏进了纷乱势力的漩涡之中,知道的消息也较为灵通。

    “父亲可知道前晚袭击狂刀门的是何人?”肖钏面色淡然,向父亲问道。

    “听说是蛊宗之人,难道袭击狂刀门的另有其人?”肖炀虽然消息比较闭塞,但也反应极快,而听儿子的话语肖炀脑子幽转也明白了些事情,看来天雨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这么强大的高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婆婆,小冰饿了,那豆豆它想吃。”在一个房间里,两支小辫子荡漾,小女孩向着她的婆婆撒娇道,一脸纯真的笑容,两颗大大的门牙显出她的可爱。此刻她小小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蛊虫,像是一只可爱的毛毛虫,肥嘟嘟的身子躺在小女孩的肩膀之上,正在“滋滋”地发出低低的刚好能够听见的叫声,而且从它的身上飘出奇异的波动,并且一道道液化形成的水汽在它小小的身旁飘动,它的身子里边似乎装有一池的寒冰似的。

    “放心,我会把那天蚕豆拍下来的。”那老妪幽深的目光之中第一次浮过一丝的溺爱,她那充满皱纹的手轻轻地摸着小女孩的小脑袋,而在她的身旁站着另一年轻的青年,他严肃地站在一旁,像是一座雕塑更想是一忠实的护卫。

    “婆婆,让哥哥坐会儿吧?”大大的眼睛带着汪汪的水珠向着奶奶说道。她知道婆婆最为苛刻,也不知道为什么婆婆为何针对哥哥,可是他始终没有一句怨言,只是默默承受着,也不吭声,每当她在背地里抱怨婆婆对哥哥如何如何时,他总是那么开朗地笑着。

    “不用,你哥哥没事,他的脚也断不了的。”那老妪的语气也突然充满了阴冷和厌恶之感,似乎她十分排斥那青年,那青年向小女孩微微一笑展示他的没事,三人这种微妙的关系仍然持续着。

    而另一个房间里边蛊宗的人,旁边坐着个老者,他身上是一件黑白相间的袍子,望着广场之中的天蚕豆,他眼中也闪过一丝的火热,手指在椅子上不断来回地搓动,脸上甚至带着激动。

    “师侄,说好了这五品天蚕豆可是归我莫属啊?”他也憋不住激动了,双手直接搓起来,似乎有关于炼蛊的天蚕地宝都是那么地火热,兴趣大增,那激动开口的样子似乎是害怕有人跟他抢似的。

    “师叔,师侄女知道了,这次师侄绝对不会抢的。”一白衣的女子坐于席上,淡淡地说道,语气之中不含一丝的情感,像是一根只会说话的木头人似的。

    “这才对嘛,上次就是侄女你抢了师叔我的天蚕豆才拥有今日你手中的冰蛊,现在也应该让师叔我享受享受这天蚕豆的滋味了。”那老者的坏笑嗤嗤,像是孩童般的执着,以及计较,为了能够得到这天蚕豆他可是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宗门那些老家伙,这时候仿佛也怕这师侄也像当年那些家伙一样,所以搬出了这陈年的旧账。

    “看来真正的拍卖才真正的开始……”荆门,岳阳宗,听雨轩,落沙门,城主府,蛊宗,玄元堂众人心头这般想着,这时候那慵懒的状态这才逐渐退散,换上的却是另一种备战的状态,开始认真对待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真正的拍卖才开始,先前他们都很少竞拍。

    “二十一万。”第一个开价的是蛊宗的老者,他已经忍不住那种瘾头了,而且话语之中带着一种罕见的火热和执着,若不是这里是天香阁,他早就把那天蚕豆抢过来埋头地钻研他的炼蛊之法了,还站在这里参加竞拍。

    “余长老,晚辈对于炼制蛊虫也有些兴趣,恕晚辈无礼了,二十三万。”这时候落沙门的房间之内一三角眼的青年笑着说道。而当那三角青年竞价以后也引起了浪潮,原来那竞价的是落沙门的弟子宗罡,他虽然是落沙门之人,但是对于炼蛊之法非常感兴趣,而且还传出他为了炼制蛊虫可是不择手段的。

    “哪门哪派的小子,这天蚕豆可是我的了,你不能和我抢。”老者似乎为了蛊虫什么名声的都不要了,当众嚷嚷,那孩子气十足。

    “晚辈落沙门宗罡,这可是当众拍卖价高得者所得。”宗罡虽然表现的恭敬,却也从语气当中显露出了他强硬的一面,虽然他知道蛊宗的余五是个蛊痴,可是他手中此刻也需要这天蚕豆。

    “二十五万。”这时候一个娇嫩的声,有点颠覆了众人的眼界,这拍卖场竟然进来了个孩子,这是众人的反应。

    “哪里来的毛孩子?这豆子是给虫子吃的,回家吃奶去,这虫子是玩不得的。”那老头还没说下去一个,现在又惹来了一人,连忙用长辈的语气训斥地说道。

    “你说什么?”这时候一沙哑的声音传来,充满了冷意,她说的话很普通,没有一点的杀机,也没有刻意而为之,可却充满着那种非常森冷的的气息,像是半生而来的气息,不仅是老者余五,现场的人也都感受到了那声音之中特别的味道,似乎能够感受到乱葬岗之中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