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沉浮
    “原来是有大人陪着,哎呀,大不了我们公平竞争,有什么的,发啥脾气,生气是容易变老的……,二十八万。” 老者口无遮拦,出口就是一大段的牢骚可还没说上几句,那凝固的气息又再次浓郁了几分,他似乎能够看到那阴霾密布的眼睛,充斥着对他的狠意,老者立马闭嘴,那地痞似的语气立马变得正经起来,出口就是二十八万,而此刻老者心里头全是孩童般的委屈和怒骂,有什么大不了的,若是打起来我的小虫不咬死你,有实力了不起啊,我师侄也是鼎鼎大名的天骄,老者心里面这般出气倒是舒服了许多,而他的目光转向方若曦之时,只见方若曦正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天蚕豆发呆,老者心头又是一个委屈。

    “这老者倒是有些意思,和老头在某些程度上倒是有得一拼。”雷雨瞳在心头嘀咕。而众人竟然似乎也没有任何意外,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场面,而也确实如众人所想,这余五虽是个炼蛊的痴汉,却也油滑得很,见对他不利便变成了八面玲珑。

    “三十万。”等待余五和那不知名的老妪的气势稍缓一些之后,宗罡毅然决然地出价了,只不过他此刻的语气倒没有了先前的底气,这莫名冒出来的老妪让他的压力也是极大,从先前的展现出来的势力可看出那老妪明显也不是吃素的,不过想想他此刻的身份这才安心了一些。

    “三十二万。”那娇身再次响起,而那娇嫩的声音明显充满了一丝的挑衅以及不屑,声音还是那声音,不过此刻她的气息有了一番的变化,之前带着急切的童真,此刻却又如老辣的老手,声音之中完全是那种铁血决绝,果断狠辣,甚至语气之中还带着冰冷的威慑。如果不是先前的声音,那么别人都以为又出来了一个孩童。不过此刻犹如先前掀起的浪潮已经下去了,毕竟刚才的气势足以威慑任何人,把所有人的嘴给堵住了。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雷雨瞳听力特别明锐,虽然那声音在整个广场之中经过多次的反射,音色,音调有所变化,但是他仍然能够清晰地辨别出这声音他在哪里听过。那玩味,那充满淡淡的自信和挑衅的意味。似乎在他的眼前勾勒着一副画面,那是个稚嫩的面容,两根小小的辫子一甩充满了童真。然而她的眼睛里却带着别样的色彩,有一些深邃,又有一些灰色的色彩,雷雨瞳身体忽然立刻一身的鸡皮疙瘩起来,不会是她吧,雷雨瞳觉得自己要倒霉了。又加上先前那老妪散发出来的实力,他此刻有些担忧起来了。而他的转变引来了沙纪的目光,那媚目轻轻一眨像个大姐姐一般询问,雷雨瞳挤出了一个令她安心的笑容。船到桥头自然直,雷雨瞳把精力转到了眼前的拍卖场之内,继续听听各方的报价,接机了解各方的实力矛盾等。

    “这声音怎么变得如此之快?”在另一处房间里,一个总是握着剑的青年喃喃自语,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流露出来,他的感知力十分超然,敏锐的耳力捕捉到了细微的变化,要知道他所处的位置相当偏僻,各种混杂的声音都可能相互干扰出现误判,可他非常的确信,那道声音的主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哥,怎么了?”他身旁是个和他年纪相差一两岁的少女,两人的穿着普通,可却掩饰不住他们两人闪耀出来的灵气,像是天生的一道光芒缠绕在两人的身上熠熠生辉。

    青年微微一笑,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两字没事从他的口中轻启,而他的另一只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剑拇指牢牢地扣住剑鞘,少女见他露出的微笑,她那安心的笑容甜甜仿佛吃了蜂蜜似的。

    “去查一下,这和蛊宗竞拍的到底是什么人。”在各个宗门的房间之内,特别是像玄元堂这些大宗门都采取了这样的行动。肖炀的房间之内,肖钏轻轻你招手一素装的中年走了过来,虽然是素装但是他的言行,谨慎无不透露出了军队里面的严明铁律,肖钏在他的耳旁不知道说了什么,中年人点头退出了房间,而肖炀望着肖钏微微地点了点头,严肃的脸上露出看不见的微笑。蛊宗之人所在房间之内方若曦第一次露出惊异的反应,她的瞳孔微微地动了一下,轻轻地转身,望向站在他身后的老者,他穿着和余五差不多,不过明显他衣着的色泽并没有余五那般鲜艳,这也是身份不同的标志了,他读懂了方若曦眼中的讯息,行个礼之后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天香阁就像是一座阴暗看不见的黑暗,各个势力相互交错冗杂,迅速行动有序。竟然没有相互干涉,似乎都有自己行径路线,没有任何一条是重复使用的,而此刻在那老妪的房间里,那两只小辫子轻轻摇荡,只是这时她的气息发生了变回,那稚嫩的面旁展现出来的不再是纯洁,童真,而是八杆子打不着的有些森冷的气息,那瞳孔之内从未有过的淡淡的灰色在以看不见的速度弥漫着,她坐着一动不动,她没有望向旁边的老妪自己青年,似乎他们本就不存在或者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广场之内的天蚕豆。嘴角勾勒出一个邪邪的弧度。

    老妪此刻只是闭着眼睛像是察觉不到她的变化,只是在一些不起眼的细节之中表露它真正的想法,她手中奇形怪状的黑色拐杖竖于地,那冰冷的气息微微地散发出几许不安的波动,另一枯老的手轻轻地捏紧。青年战于身后他望向女孩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目光轻轻一瞟,笔直的身体巍峨不动,他眼眸深处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正有一丝的波澜涌动,有一道伤心化进波澜之中,随水而逝。

    “三十三万。”余五仍然毫不客气地开口,似乎他眼中只有那莹光粼粼散发着幽香的天蚕豆,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身旁的方若曦看向她这没个正经的师叔,也不知道宗门之中的那些师傅,师叔为何就同意把这最难管理的师叔扔给她了。仅仅只是一丝的灵动显露又没入了平静,似潮水淹没了她的神智。

    “三十五万。”那稚嫩的声再次把价格抬上了另一台阶,此刻她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纯真的甜美足以软化每一个人的心神。也不知道为何总是反复无常,像是她的身体之内住着两个人。这一次那落沙门的宗罡竟然莫名其妙地不再参与竞价,似乎他已经放弃了似的,不过这并不妨碍其他人的竞价。

    “三十六万。”

    “三十八万。”

    “四十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犹如先前积蓄的潮水此刻爆发涌动,参与竞价的人竟然暴涨了许多,这种积极的主动性也不知道如何调动起来的,原本甘于平常的玄元堂,听雨轩也参与进来了,玄元堂报价的是江若,他整个人像是阴翳的云朵,灰色的衣衫,面容也是沉静若死水,仿佛不曾笑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兴趣让他参与了竞价,他目光没有神动,只有阴霾,看不清他的想法,身后站着的是骆官棠,今日他随着玄元堂少主江若前来参与拍卖。

    “父亲,别人竞拍是真的用到这什么天蚕豆,咱们又用不到你瞎参和什么?”听雨轩诸葛小戬翘着二郎腿。品着杯中的香茗。

    “小子,你知道些什么,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深意,多学着点,以后咱们听雨轩就得靠你撑着了。”在诸葛小戬的身旁坐着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发福似的面旁和煦的表情似笑非笑,特别是它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像是一座小山,整体一看犹如他的肚子上驼着一座小小的山峰,他是诸葛小戬的父亲诸葛烨,听雨轩的掌舵者,两父子对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是血浓于水。他此话一出诸葛小戬直接不接话了,似乎在他父亲眼中做什么事都是他学习临摹的榜样。

    “你,你们怎么如此无耻……”蛊宗余五又开始了他的毛病,原本只有三个人竞价,现在又冒出了那么多的竞价者,让他心里更加地不痛快了,他直接气的跺脚,像是没有这些人他早就把天蚕豆握在手中观赏了一般。

    精心打造的希望大家喜欢,如果喜欢可以收藏,推荐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