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归属,筑魂丹
    “五十万。”也不知道是不起气极了,余五竟然开口就是五十万,生生地高抬了八万,众人也是鸦雀无声,随之就响起了些言语,这余长老但是财大气粗,出口就是五十万之类的话,也不知道是真心赞叹还是讽刺,不过话落在余五的耳里,倒是让他听得舒服,有种被人用双手高高地捧起耸入巅峰之感,全身有些轻飘飘的,这种感觉甚是舒爽,心里也是得意起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余老五出手准叫惊天动地,鸦雀无声,心里不停地得意。

    而他并没有注意到他此话刚出那方若曦仿佛一道惊雷落入耳中,那莹莹双目立刻射出夺人渗人的目光,全身的那白色的衣装竟然好无理由地冲起,甚至还带着猎猎作响的声音,刹时灵气浮动,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站起来的,之间空中划过一个白色的身影而去,再次停住之时已站在余五的身旁,整个身体也随之站了起来,全部过程仅仅用了不到百分之一个呼吸,快速胜奔雷三分,她飘飘白衣,袖子稍宽,随手一挥从她的身体之内散发出一道无形的灵气屏障似一口巨型的大钟罩住她和余五。

    “师叔难道你真的忘了咱们这次出宗的任务了?”此刻方若曦那犹如电芒的美目盯着余五,惊人的气息都现。她第一次展示出强势的一面,她原本早就想阻止自己这师叔的,可是没给她反应的时间,此刻价格已经报了出去,她诡异地出现在余五的身旁,也管不了那么多的尊卑有序之类的话了,她纤纤的素手仿若那冲天的出水游龙,隐隐布满了层层的辉光快速地逮住余五的耳朵,痛得余五直叫,就连余五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自己的叫价引来了师侄的无名的火气。

    “师侄,师侄,有话好好说。”余五在方若曦面前哪有什么长辈的模样直接开口求饶,而此刻方若曦早就被余五那开口直接升了八万的价格吓得气都堵在胸口了,平常里犹如一根朽木的她也忍不住了,雷霆出手,这是自然的反应哪管得那么多,此刻才发现自己竟然正揪着师叔的耳朵,她立刻放开,目光很自然地撇向远处。

    “是他们笑欺负人的……,师叔知道错了。”余五还准备说下去,不过见方若曦那幽深的瞳孔之处还没有完全隐去的电芒,他这才立刻住嘴,也才想起来临走时宗主嘱咐他们两个的任务,于是态度转变向方若曦道歉道。先前余五由于气极攻心,于是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大的价来,此刻心中想起任务,心中难免有些惶恐,而方若曦也真的了解他师叔的性子,自她在蛊宗修行之始便也了解她这位师叔心性极为幼嫩,见他如此心中也有几分不忍。

    “这次就算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回到宗门就接掌门的罚吧!”方若曦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直接把接下来的竞价权拿了回来。

    “蛊宗余五长老出价五十万,不知道还有没有出价更高?”展示台上主持拍卖的沙纪早已经笑开了花,她也知道这次拍出如此高得价格纯属于意外,但是天香阁的规矩就是如此,只要出了价就不能反悔,原本她以为这天蚕豆虽稀有,价格最多也是四十万左右,没想到达到了五十万。

    而雷雨瞳感觉整个拍卖场充满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诡谲,随着蛊宗把价格抬高八万之后竟然没有任何人竞价了,而这种群起的竞价凭空而来也凭空而去,像是一个人走在迷雾朦胧,茫茫宽阔的荆棘载途上,突然出现了万丈高耸的山岳,而这种状况又和整个空间出现了非常不对称,别扭,不合理的存在。

    “五十万第一次,五十万第二次……”沙纪把次字拉得很长,似乎还希望有人竞争一下,而雷雨瞳在一旁把这些都看得清楚,其实他也看得出来沙纪这次字拖长音反而给那些原本有意竞争之人神经上的紧张,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

    “五十一万。”此事那老妪的声音再次出现,沙哑而带着沧桑茫茫的隐现的灵气波动,这次没有人在竞价,余五在房间里不停地锤着椅子,眼里尽是肉痛之色,他想在加价可见方若曦的明眸他就憋着不说话了。

    “晚辈蛊宗方若曦,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这枚天蚕豆咱们蛊宗就当送给前辈了。”从蛊宗的房间里方若曦的声音传来,有一丝徐徐动人的意味,可话语之中却带着一丝的霸道之意,把那个“送”字咬得特别清楚,显得蛊宗特别大方。

    “是么,看来老身今日但是赚到了,想来蛊宗一口气上了八万的价,当然是看不上这枚天蚕豆的。”而那老妪更是绝了,那种反霸气的语气和用词也是相当犀利,言语之间充满了浓浓的讽刺和火味。

    ……

    “五十一万第三次,恭喜道友拍得天蚕豆。”沙纪三次之后宣布天蚕豆所属,于是雷雨瞳再把天蚕豆递到若思的手中,接下来便开始拍卖下一件物品,天蚕豆的拍卖彻底结束,这次的竞拍翻出了各种势力的错宗交杂,而也不知道往后的拍卖物到底怎么样一个场景以及剑拔弩张。

    接下来的拍卖品也随之越来越震撼,各种灵气十足的灵果,灵丹,武技之类的拍卖品,犹如海边翻涌奔腾的海浪,掀起一次又一次的浪潮,竞价也是相当激烈,你来我往,价格抬得越来越高,犹如大浪淘沙,剩下来的都是财气大粗的重磅级别的宗门或者高手,不过大都被那些天雨城的大佬势力给横扫了,但也不尽然,没人感兴趣的货色自然是被那些所需的小势力拍去了。

    “接下来是筑魂丹,丹玄魂级别的筑魂丹,相信大家也应该听说过魂师,而魂师大家也许听说过他的另一个别称卜世,这枚丹玄魂级别的筑魂丹大概有不少人对它感兴趣,起价三十五万”一名女子端着水晶透明的子,一层薄薄的透明的圣光在水晶之中闪闪出现,点点微光却让所有人震动,灵魂深处被什么东西给掀动了,强烈的激动跃跃欲试。灵魂像是一株正在缓缓燃烧的火苗,那火苗简直欲要脱离躯体而出。

    “果然不愧是丹玄魂境的筑魂丹,那种强烈的可不是普通灵果可比的。”众人惊叹,在风华地域魂师分为灵魄魂,丹玄魂,殇魂,玄魂,地魂,天魂,而似乎那遥遥无期的天魂更是霸道至极,修为势力都不弱于天玄境巅峰的实力,拔山倒海都不在话下,而且似乎同境界的修士都对魂师忌惮三分,实在是魂师那种诡秘莫测的攻击手段让人琢磨不透,防不胜防,虽然眼前的丹玄魂级别的筑魂丹,但是它同样能够使得一个灵魄魂的魂师筑成丹玄魂的魂师,要知道魂师的稀少,每一位魂师都是香饽饽的存在一个灵魄魂的魂师都可能被一个重磅的宗门培养从而形成自己的助力的。在天雨城丹玄魂级别魂师的数目不会超过两手之数,由此可知魂师的存在是如何特殊的存在了。

    而现在天香阁竟然抛出了一颗丹玄魂级别的筑魂丹,各个势力之中或多或少魂师恐怕都在蠢蠢欲动,实在因为它的特殊,哪一个宗门若是得到这枚筑魂丹恐怕就又多了一座坤玄境一般的强者,狼多肉少的局面恐怕会迎来厮杀眼红的场面,整个拍卖场恐怕会产生灵气涌动,争锋不断,失控的局面。

    雷雨瞳静静地凝望着那没筑魂丹,心中一道的火焰在升腾,眼中的烈火似要化成一道实质的火焰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住这枚筑魂丹席卷而逃,嘴唇有些干涩,现在他就连一个灵魄魂的魂师都不是,既然这筑魂丹能够筑丹玄魂却不知道能不能筑灵魄魂,不过他这种荒谬的想法若是让那老头知道了恐怕他后脑勺恐怕又得挨上一巴掌了。虽然那种来得很强烈,但他也懂得收敛的道理,有些时候允许拥有野心但不允许表现出来,这是最起码的处世,雷雨瞳压住之火,接过水晶手轻微有些颤抖,他呼吸有些急促以看不见增幅的速度放于展示台之上。然后恭敬地退于原来的位置,沙纪的目光扫射四周似乎她能够透过那小小的窗口看到里面的人物,而雷雨瞳的动作,神色都没有逃过的眼睛。

    “四十万。”开口的是落沙门门主宗原,宗原坐于宗罡的身旁,他的脸上被一道利器伤过,而且很深,一道令人寒颤的恐怖隐隐透人心神,让人不寒而栗,他整个面部冷若冰霜,先前他一直闭目养神,让儿子宗罡参与竞价,尽管掀起滔天骇浪,尽管外面苍澜大雨他都是如此,晃若一座金刚古佛,波涛不惊似的。此刻他的缓缓睁开了眼睛,体内更如一头正在苏醒的猛兽,气息波澜而霸道。

    “四十五万”第二个参与竞价的是听雨轩的诸葛烨,他胖胖的面旁全是肉,两只眼睛挤作一团,眼里全是精光。

    “四十六万”

    ……

    各个势力,实力强盛的修士都死死地咬住这块肥肉,都相互竞争着,落沙门有一中年的魂师名为明庸,处于灵魄魂巅峰的存在,实力可以和造化境争雄,据说他已经浸淫灵魄魂巅峰很久了,可终究没有踏过巅峰入丹魂,如今一个机会在前作为落沙门门主的宗原自然也替整个宗门的势力考虑,多一个坤玄境实力的高手不说,凭借那凭空造化的禁制大阵他都有理由买下这个机会,而其余的宗门也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