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绫纱
    “两位既然想得这筑魂丹,不自己掏掏自己的灵石袋,倒玩起了这种把戏,难道这就是天雨城几大势力的胸怀么,况且天香阁似乎也没有搜查客人的灵石袋吧!沙阁主?”带着冷意得质疑之音响彻整个拍卖场,没有给任何人留一点的情面。

    “啪”一声再宗原的房间里传来手拍桌子的声音,自那声音出现之后,场中所有人也都知道那落沙门门主恐怕是因为那人的话给激了,整个拍卖场的氛围有些微妙。

    “宗门主,诸葛轩主,这位道兄说得在理。而那位道兄也说得对,我天香阁却也没有检查客人灵石袋的规矩,不过我天香阁在此承诺,若如果真如两位猜测的那样,我天香阁定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同时这筑魂丹由承接的价高者所得。不知那位道友可赞同本阁主的说法?”两边的冲杀之意有些浓烈,致使沙纪不得不出面,同时给出相应的承诺,这一刻她那娇柔的身体散发出一道特别锋锐的气息,气息如破空的游龙,碾压场中所有的气息,只是一瞬间整个拍卖场成了她的领域。

    同时拍卖场四周竟然若隐若现地浮动出了四道强盛的令所有人悸动的气息,那气息升起犹如芒刺在背,不安的直觉从心底升起,身后微凉的感觉带着冷气。

    从入场到此刻沙纪都是以小女子的身份自称,现如今身份变换,对于自己的称呼也成了“本阁主”,那种气息也随之变动,女子娇柔之气一扫而空,锋芒毕露,丝毫不掩她美目之中凌厉的杀意,带着丝丝的协迫之意,她的态度明显暴露无疑,她这也是借机立威,似乎先前她一贯的女子阴柔之气似乎助长了他们的气焰,竟有种反客为主的味道。既然如此她也不介意亲自告诫这是什么地方。

    雷雨瞳离沙纪最近,他能够清楚地感知到那种恐怖,磅礴的压力压来令他身体不自觉地沉三分,仿佛几千斤的巨石压在他的身上。并且他清楚地感知到整个拍卖场存在的那恐怕犹如苍茫大海的魂力竟然活络了许多,隐隐的威胁之意恐怖蓄势待发,他目光瞟向那四扇古怪的大门,那青龙咆哮苍穹的声音竟然轻轻传来,那水中玄武游水的四肢似乎拨动了一下,那雄壮的虎目流露出狠辣噬人的阴光,口吐焰火的朱雀散发出淡淡的炎热之气。

    “阁主慧目如炬,在下自然是同意,只是不知道两位还要不要竞价?”那道声音似也因为沙纪显露出来的实力而忌惮,那矛头径直逼向其余两人。

    “这位道兄这价实在太高了,我宗原自然是及不上这财力的,只是这天雨城最近似乎并不太平静,希望这位道兄晚上走路小心一些,莫不小心丢了这价值百万的筑魂丹。”宗原言语裸的锋芒,带着阴寒,威胁之意沉得可怕。

    “是么,我倒想试试?”那人也是不甘示弱,言语道断,同样的反唇相讥,这丝丝入扣的杀机也丝毫不掩饰,不过他们两个的杀机竟都隐藏在目光之中。

    “恭喜这位道兄了,既然这枚筑魂丹道兄志在必得那么我听雨轩自然也不夺人所爱了。”这一风波之后落沙门,听雨轩竟然都撤手了,想来这价格实在太高,并且这价格也高处筑魂丹价值太多了。而这两大宗门都放弃了,那么就只有那玄元堂的江若了,所有人都沉默以待,看看这天雨城的巨擎玄元堂还会不会出价夺取筑魂丹,几乎任何人都在摒气等待着玄元堂得反应,先前在落沙门和听雨轩和那人相讥之时玄元堂没有任何的反应,众人都觉得有些奇怪。

    “玄元堂付不起那高价的巨额。”在沉默许久的拍卖场江若阴沉的房间终于出声了,很多人都没想到玄元堂也放弃了,这件事带着浓重得诡异,似乎拥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控着似的,特别是那离谱的突然出价以及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强者,还有三个宗门同时的弃价都让人值得思考,像是充满了阴谋浓厚的味道,雷雨瞳默默地在心底想着。

    在确认没有人在出价之后伴着沙纪眼眸边角的笑意宣布了这筑魂丹的归属,随之沙纪一个细微的手势便走来一侍女把筑魂丹断了回去,雷雨瞳也作为媒介亲自把筑魂丹递过去。随着筑魂丹的结束,所有人也都开始期待下一件拍卖品是什么了,接下来恐怕十分激烈,一场雨露夏蝉尚且相争,更何况是一件珍惜之宝,很快天香阁阁主沙纪做好了准备。

    一盈盈的少女拖着端盘婷婷走在连通各个房间的通道之内,在每隔几十丈的距离便有几人冷着面色却气势汹汹的神秘侍卫,让人生出惧意的敬畏,而那少女娇容犹如瓷娃孩童,如若风中摇曳的枯草,却似岩上的劲竹。她拖着盘中的水晶小心翼翼地走着,头也微微低下,生怕多说一句话,走错一步路,她终于走到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只有一扇不隔音的门。

    “咚咚……”

    “先生,您拍下的东西到了。”似孩童的声音,让人听了犹怜。

    “进来”一声冷漠刺骨的声音响起,那小小的身躯似乎有些承受不住,面色也隐隐有些苍白。她轻轻地推门进去,门开了,也在那一刻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鬼风刮过争先恐后地涌入那扇门之后。门之后一袭朴素的灰衣,黑色的竹笠,深色的轻纱掩容,只见门内之人双手犹如枯老的树藤,一手放于桌上,一手自然下垂,目光似乎遥望那广场之内。

    鬼风似乎更急竟然汇作龙卷翻腾深色的轻纱,竹笠隐约的耳力竟然,桌上的枯手清闲松散一扣,一道更为强劲的灵气自他的手中传来呼啸而去,深处鬼没的阴风再起冲散那鬼风,一点都不曾沾染他自身,就连他竹笠的轻纱都没有丝毫的晃动。

    “鬼来莫名风,风吹草动阴,阴手现残红。”素衣人自言轻语。

    “先生自语什么?”那静安的瓷脸似有疑惑,问他何处此语。

    “下去吧!”素衣有些厌烦地挥挥手。那瓷脸轻身作揖退去,当门轻轻掩上,那素衣这才缓缓地转过目光,望着门前消失的瓷脸。

    “没想到惊动了天香阁的人。”竹笠之下的面孔有些阴沉,沉思之后目光转向那所谓的筑魂丹。

    “没想到竟然猜到了我的身份。”门外的瓷脸再不是先前睛惧,小心翼翼的婢女,此刻从她脸上浮现的是邪魅的笑,她是天香阁的手,鬼风阴,阴风红这几个字也是红名在外,却不曾见到真人,没想到那人竟然道出了她的身份。

    广场之中沙纪星眼轻轻一眨,从那大门进来一个侍女,手中捧着的是一件灵气华宝天光的轻纱,自从进入拍卖广场之后犹如一抹骄阳,一点星辰,集众阳火天光,天宇星辰之星辉于一身,感受到的是来自于奥妙波动,忌惮不可知的颤动隐隐传来,那轻纱似乎轻轻震动,整片虚空都为之一颤,耀眼非常,更多的是火热,众人感到心底传来了渴望,似有一道妖魔吞噬心神,非常隐没地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咽咽没有滋味的唾沫,衣袖中的手在颤抖,禁不住竟然死死地揪着袖子的布块而不自知,一片沉默。

    那片沉默足以听到众人心跳声奏成的有节奏的乐曲,沙纪眼眸散发出灿烂的笑容,带着媚意以及不舍,那件轻纱名为绫纱,少见的防御性灵器,就算是一件殇器都不可能破坏得了,她是极喜欢这件绫纱,属于女性的防御性灵器,穿在身上可增强战力,作为女子不喜才怪。可这是一件寄拍的灵器,是从她的家族之中带来的,这也是他们族里必须拍出的物品,一闪即逝的惜意没人看见,又回到这拍卖场。

    雷雨瞳望着这件透明的绫纱眼眸流转,感受到这件轻纱的奇异之处,不觉惊叹,又觉这是一件女子的防御性灵器,他的思绪里浮现出了两个身影,莫兰和林桐,如今两个都是妹妹,小时候莫兰跟着他们一群男的闹闹学堂什么的,甚是想念,如今叶家镇的千回庙之变以后,很是凶险重重,每每闭目他都能见到那千回庙衍生出来的恐怖的黑森林,那重重的阴邪气息吞噬了多少生灵的鲜血他也是有所耳闻。

    甚至亲眼所见活生生的人被吸成一具干尸。若是这件轻纱被他所得送给莫兰倒也不错,至少可以预防不测,不过只是妄想罢了,而他也想起了林桐,那个双目失明的小女孩,带着哭腔却坚强,一声一个二哥地称呼他,也不知道现在她的眼睛怎么样了,想想体内那道灵魂给予的功法,他心中都有些打鼓虚瞳新星的名词,陌生的词啊,林桐如今孱弱的身体,也不知道在何方,不知道陆大哥是否把信送到。如果有能力他想把这件绫纱买下来啊……

    今日回归,望大家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