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突然的出手
    “想必诸位已经见识了这件绫纱的奇异,一百万灵石绝无二话。”沙纪一锤定音,起拍再次开始。

    “老爹,这件绫纱挺奇特的,要不把它拍下来玩玩。”诸葛小戬两眼放光,盯着展示台那莹光闪烁的绫纱。

    “没想到这天香阁能够弄到这么抢手的防御性灵器,看这气华冲天大概是属于殇器类别的了,不过可惜,若是攻击性的灵器那么就不止这个价了。”诸葛烨也算是个老手了,他此刻也动了心。

    “老爹,那你是把这件绫纱拍下送给我了?”诸葛小戬眼中激动的神色藏不住,他也是很少流露出如此兴奋的神情,如果这不是天香阁,恐怕他得跑过去抱诸葛烨的大腿了。

    “去,有你什么事,这件绫纱是你姨娘的,哪有你的份?”诸葛烨一脸嫌弃似的。

    “我还是你的亲儿子吗?”顶峰的诸葛小戬一下子跌下了谷底。

    “我本来想要个女儿的,奈何是个而已。”诸葛烨胖胖的面旁随着摇头一颤一颤的。

    “这件绫纱的开拍恐怕预示着拍卖的结尾已经到来了。”众人眼眸之中的火热程度掀起了另一个高度。

    “一百零五万”

    ……

    “一百一十五万”

    此起彼伏的竞价响彻整个天香阁,激烈不断的声音陆陆续续地赶忙向上竞价。

    “哥,那件衣服好漂亮!”幽夜的房间之内,幽若星眼遥望注视着那件荧光莹莹的绫纱。

    “哥知道,这次哥给你拍下这件衣服。以后我也就放心多了。”幽夜眸中的光芒闪过,他的手轻轻溺爱地抚过妹妹的头发。

    “一百二十万。”幽夜的声音独特,不沙哑也没有边关将士的粗犷。却如剑芒划破长空,尖锐如鹰,让所有人为之一怔。对比幽夜平静的目光透射,手中的剑紧握着。

    “一百二十五万”落沙门的宗原那如鹰啼的出价锋芒毕露,那平静的声音带着刺芒,气势盛气凌人。

    “宗原门主真是阔气,如此的宝物怎能没有我岳阳宗一份呢,一百三十万。”岳阳宗的宗主爽朗的声音响起,语音之中带着一丝的霸气,而随着岳阳宗的加入使得整个天香阁更加地火热了。

    “既然各位都出价了,荆某自然也掺和一下了。”那相声显得随意,却是一派宗师的风度。

    “老朽出价一百四十万。”这时候一股无形的冷气弥漫,众人的瞳孔微缩,那声音他们都熟悉,正是先前那女孩声音身后的大人物。虽然这声音平淡了许多,可这个不可知的存在令许多人都有为之冷颤。

    “晚辈江若也来掺和掺和,一百四十五万。”玄元堂的江若也参与了竞价,而骆官棠站于他的身后,那沉静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仅仅只是不到百息的时间那价格已经逾越到了一个很大的高度,像一些二三流的宗门派别的财力远没有那些宗门丰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丰美的肥肉被那些天雨城的巨擎争来夺去,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三百万。”听雨轩的诸葛烨肥胖的脸上肉块挤眉弄眼,眯着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望向展示台上的绫纱,然后目光时不时地望向各个方向的大人物的房间,似乎他那双眼眸能够穿过墙壁看到他们的真身一般,脸上一副不在乎这么一点灵石的模样。

    “三百五十万”一声落下,这下忽然有些平静了,这一次直接升了五十万灵石,惊住了所有人,这种情况少有出现,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是和他们一起竞价的那个声音,也是唯一出现的。

    此刻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那声音的主人是在宣示他的主动权,也是在宣示这他的志在必得,同样又是另一种无形的挑衅。

    “这下看来是不是有人忽然觉得天雨城没人了,竟然敢公然在我天雨城夺食?”落沙门的宗原原本有些阴翳的脸色更加地阴沉。

    “这天香阁之内是价高者得,何来夺食之说,大概是你们想多了。”众人神识遥遥扫去,那重重叠叠的神识却被一道薄薄的墙壁所隔开。

    “铮”一声犹若琴音陡然蹦裂,众人为之一怔,神识有些恍惚,那弹射的神识之力带着幽远的威慑之力。

    “没想到这天雨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这么多高手。”那狂刀门云图面色难看,先前他神识的试探竟然遭到了强烈的震动,致使他心神微动。他神识再凝形如一把长驱直入的飞箭爆射出去。

    “天香阁若是纵人如此无礼,可就别怪我动手了。”那充满冷静声音带着隐隐已露的锋芒,隔着厚重墙壁的房间似乎能让人看到那人令人逼视的目光。

    “嗡”一声,在那道门之前降下一道似雾的薄薄神识,像是一张御敌的盾牌,又似鸟张开双翼护佑着那扇门之后的人,显得神气凌人。

    “噌”云图的神识利箭穿过重重障碍狠狠地撞在那似蝉翼薄的扇盾之上。“咔”像是能够听见裂响,云图的神识攻击瞬间爆裂,粉碎成渣,散落空中飘飞。

    “噗嗤”一声,云图的房间之内,地面一片淡红,神识粉碎,云图心神重创,犹如千斤巨石轰击在胸口,一口鲜血止不住爆喷,那阴霾的目光以及双手有些不停地颤抖。

    “天香阁之内禁制任何人妄动。”凭空出现一声,像是一道旨意降落,虚无缥缈更显得神秘,让人不住地冷吸一口凉气,而先前没有出手的人才庆幸没有那么冲动,而狂刀门的云图似乎就是受到了冲动的惩罚,这一幕落在所有人的眼中不知道是溪落还是同情,就这样成为了杀鸡儆猴的鸡。

    而天香阁之内神秘的那道降旨自然是来自天香阁内部神秘的人物了,至于是谁没有人知道,而天雨城的大势力如岳阳宗,落沙门等竟同时沉默,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去留意云图的死活。

    此刻云图才是最憋屈,眼睛有些猩红,左手抚着胸口,心里的毛躁和恨意难以明了,他知道自己被当枪使了,先前一道传音入耳,他这才一道神识爆射而出,大概这就是立场选择的代价吧!右手成拳锤于桌面,传出的动静没有刻意隔音,所有人都能听到他愤恨的发泄,云图身后的狂刀门长老毕恭毕敬,此刻不敢多冒一句。

    雷雨瞳站于展示台前,谁也没有知道他的心底响什么,他也大概猜出了所有人心中定是沉着一口怒气,而这源头大概就是那位不知名的人了,不仅所有人好奇,就算是他也想见见那个人了,竟然敢直面天雨城众势力的围攻,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一道传音进入他的耳朵之内,他内心有些窃喜,可是当他听到这传音的内容之后,面色由原来的激动变成了猪肝色,心底的凉气吹过,沉到了谷底。

    “哥,我们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人是不是不好?”幽若小声地问道,生怕有人听见,小小的房间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事,哥心中有数,不会有事的。”望着泪光点点令人惜怜的幽若,幽夜轻轻地安慰,给她一个放心吧有哥在的微笑,然后转过头目光扫着整个广场心中盘算着什么,而他也并没有注意到幽若微微地低着头,咬着嘴唇的动作。

    “各位,这只是小小的插曲,莫要介怀,请大家继续竞价。”无论发生任何事,沙纪总是那么淡定从容,三言两语化解沉寂之中的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