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蠢蠢欲动
    “小子,本尊闻到了特殊的味道。”原本雷雨瞳还在静静地观望着那些争夺绫纱各个势力的苗头,此刻一道传音打破了他的沉默。

    “你醒了,怎么挑这个时候,若是被发现了可是会出事的。”雷雨瞳带些激动的神色不过夹杂着的还有一丝担忧,毕竟这天香阁里强者入云,动动手指就能压死他的一抓就是一大把。

    “放心,本尊虽然不如全盛的万分之一,可隔开这破屋里的几人还不是问题。”雷雨瞳心里这才还安心些,而且他似乎觉得阙门之内的这道灵魂有些不太靠谱,这层层守卫的天香阁竟被称作破屋。

    “现在别露出任何异样,就你那几个把式不够别人捏的,有什么疑问只要在心中默问即可。”那无形无象的传音说道。

    “知道了”雷雨瞳默道。

    “本尊闻到了这破屋里飘出一道让人心旷神怡的味道,而且对本尊的恢复有些功效,所以咱们接下来就是好好谋划谋划怎么取得那东西。”原本阙门之内的那道灵魂语气甚是凌人,蔑视一切一般,此刻竟然能够和他好好地说话,雷雨瞳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什么,谋划谋划?这可是天香阁,在场有谁敢谋划天香阁的东西?就你那一穷二白的还好好谋划?”原本雷雨瞳有些欣慰的,此刻竟听到如此恐怖的谋划,没想到好好说话的用意在此,雷雨瞳不禁心中怒骂,拿天香阁的东西,还谋划。

    “谁说要在这破屋里动手的?等那东西被拍卖出去咱们在动手就是了。”那道灵魂的话语也软了下来。

    “可我还是根草,遇到那强劲的风还是会断的。”雷雨瞳是个谨慎的人,他怎么明显感觉这东西教唆他送死的嫌疑。

    “那总比在这里动手来得强吧?”

    ……

    “放心关键时刻本尊会助你的,毕竟这是本尊想要的东西。”在雷雨瞳沉默的时候那道灵魂又加了这句话。

    “好,我看着动手吧!”经过沉默,又等到那道灵魂的承诺,雷雨瞳这才勉强答应,毕竟他可是知道那道灵魂出手是有多犀利所向披靡。

    待雷雨瞳和那道灵魂交涉之时,拍卖已经达到了滚滚如雷,如火如荼。

    “老身出价四百六十万。”平平淡淡,一语出价,打破了沉寂的对峙也解开了沙纪的为难之局,算是给沙纪一个面子吧!不过最令人恐惧的不是愤怒的野兽,却是沉默隐忍的猛虎,原本就已经令人发指的神秘,现在语气一变,令人更加地猜测不透。

    “哈哈,道友若是本门主宗原有什么不妥之处,请原谅,拍卖场之上难免有所摩擦,先前也一样本门主若是有什么怼了人的话,莫要计较。本门主退出此次竞价。”宗原目光收敛,深沉而令人琢磨不透。而他的退出也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是不是落沙门门主有些忌惮对方了?”

    “忌惮?你见过天雨城的巨擎忌惮过任何人么?”

    ……

    “看来宗原这家伙动了肝火了。”诸葛烨坐在房间里眯着他的那双明亮的眼睛,而他的儿子诸葛小戬则是坐于一旁静静地想着些事情。

    “四百九十万。”虽然心里明白一些事情,可他还是若无其事竞价,既然游戏他当然也不妨当做砸钱看一场精彩的戏啊。

    “五百万。”岳阳宗也随之跟进。

    “宗主,我们是奔着那骨剑而来的,若是这时候出手恐怕会对原计划有变。”岳阳宗身后一位黑色长袍,黑白参半的鬓发老者说道。

    “放心,我自然心中有数,若是要数财力的话恐怕我们都不及听雨轩,不过他们听雨轩也不是拥有野心的势力,既然如此就得削一削他们的财力了。”岳阳宗宗主一手淡淡地摸着胡子然后放下,坐在身旁的楚天则是安静地望着,只是有时候偶尔回答他父亲的问题,或者是争夺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

    “五百五十万。”幽夜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如锐利的箭射在每个人的心窝,又是十分地沉寂,像是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硝烟。

    “恐怕又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强者,这一次不知道有没有人出来质疑。”

    “恐怕不见得,这天雨城哪里会莫名其妙地冒出那些土地富豪,敢跟着天雨城的大势力叫板。”

    “小子,你确定你能够出得起这么高的价?”这一次说话的是那神秘的老妪,这下子引起了不少的猜疑和看戏的成分。

    “既然两方都如此神秘,希望你们能够相互揭穿对方的身份,这样就有趣了。”宗原似笑非笑地看待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我确实没有五百五十万这么多灵石……”幽夜目光透过小窗平静地启齿。

    这一瞬间整个拍卖场很是沉寂,犹如劫难之后的寂灭,这一瞬间更加强大的气息逐渐爆发了出来,犹如冰冷的刀,死亡的剑蓄势而发,似乎下一个瞬间就能把幽夜的那个房间射个通透不留任何余地。

    “哥。”幽若小手轻轻地攥着幽夜的衣袖,面色有些苍白,幽夜反手握住她的手,同时他手中的剑突然一道冷风划过,一道气势如虹的势散发出来,挡住了所有的压迫,手中显得陈旧的剑似乎在低吟,隐若忽然开锋,寒光闪闪。幽夜的目光如闪电散发着令人着迷而又危险的光芒,幽若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她的紧张明显减少了许多,似乎在那我温度能够暖她心中的寒冷。

    蛊宗的房间之内,闭眼的双眸突然睁开,两道微凉的气息从她的眼睛之中飘散出来,星眸盯着那远远突然爆发而出的锐利气势,不远处余五似乎没有察觉到身份,自顾地坐着玩他掌心之中的蛊虫,自从那天蚕豆被抢了之后,便憋得难受,心中也对抢去天蚕豆之人抱有些怨念,大概只有摆弄他手中的蛊虫才能让他开心一些。

    无形的寂静形成了看不见的对势,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之中凝固的气息,如果一个人在那锋芒的中心恐怕足以千疮百孔。

    “这是什么人啊?如此厉害,竟然敢当面挑动这么庞然大物的势力。”感受到那棘手而令他头皮发麻的气流波动,雷雨瞳内心忽然流过如此疑问。

    “没想到这破笼子里有如此有意思的小子。”雷雨瞳的耳边传来那道灵魂的声音。

    “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也不是很大,和这天香阁众多高手比起来他实力怎么样?”雷雨瞳不敢散发出神识,要不然犹如米豆被磨盘捏碎一般。

    “实力不怎么样,不过他手中的东西倒是有些意思。”雷雨瞳从中听出了他话语中清淡的趣意。

    “有意思,恐怕在你眼里那根本就不算什么吧?”雷雨瞳知道阙门之内的那道灵魂肯定最盛之时恐怕是恐怖的存在,能够入了他的法眼自然是好东西了。

    “小子,别想套本尊的话,而且也别动什么歪心思了,那东西只要稍稍爆发出一缕气息恐怕你都成为碎尸了。”那道灵魂似乎站在高处,目光悠悠飘荡或者不屑地望着下方的人说道。

    “切”雷雨瞳有些不感冒。

    “那么看来你是来找死的了。”那宗原爆发出来,语气之中带着逼迫的意味。

    “你可以试试。”幽夜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寒意,透过那剑的气势散发而出,而且那一丝寒意明确地针对宗原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