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天灵花
    “年纪这么轻,而且还带着妹妹,恐怕不容易吧!”这句话已经很明显,在岳老看来幽夜应该没有这么多的财力,因为那么多的财力已经抵得上一个强大的势力了。

    幽夜没有说话,幽夜轻轻运作,一道属于坤玄境初期的灵气隐隐散动,这道气息虽然只是坤玄境初期,可是在岳老看来却有些震惊,因为幽夜灵气之中竟然那么稳固,没有丝毫的破绽。

    一道灵气被输入幽夜手腕上古怪的手链,“吟”那古怪的手链似乎拥有某种灵性,此刻得到补给苏醒了过来,黑色的手链忽然散发出一道道令人震惊的蓝色光线,光线相互萦绕扭转,形成了不凡的囚笼困住时刻要脱鞘的旧剑。剑鞘和剑身被牢牢地锁住了,幽夜拇指扣剑的动作才敢稍微地放松一下。

    “难道你就不怕我动了私念么?”幽夜这个人本来就已经让他惊异了,没想到眼前的人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露出震惊的目光,而他也看出了眼前之人手中的剑的凶戾,他手腕中的灵器同样也不是凡物,那是乱器巅峰差点进化为殇器的灵器啊,虽然与古朴的剑相差很多,但是能够帮他克制一些了。

    一个人拥有两件如此不凡的灵器,这能是什么人才如此富裕啊,岳老猜测着,同时目光望向幽夜身后的女孩,他的思绪飞转,很快从脑海中的信息筛选出了一道信息。

    两年前,在孤阳城凭空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手中一直拿着一把剑,女的是个普通人,那时候男的还是个造化境的实力,他手中的剑被很多人觊觎,多少血雨腥风只因为一把剑而被追杀,而那把剑据说是一把乱器级别的灵器,是从一座古老的墓中所得,而那座古墓就是几百年前风盛一时的古天风,不过古天风在名盛之时就已经消失了,所以没有被很多人重视,没想到再出现之时竟然见到的是他的配剑。

    于是令人被追杀,被迫跳进绝灵渊之中生死不知,再结合半年之前从绝灵渊走出来神秘的两个人,岳老确定了他的身份。

    “天香阁不会这么做。”幽夜当然知道眼前之人的意思,这么直白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掩饰,幽夜平静地说道,同时在岳老思考之时幽夜一道灵气打入手中的空间灵戒,神识之念进入其中,于是一道灵光射出,一株绿色的叶,红绿白三个颜色的三片花瓣的灵药出现在幽夜的手中。????这花是用特殊的器皿装载的,是透明的盒子,像是水晶盒,那株灵材如标本一样在里面,同时仔细一看,在水晶盒的表面浮动着淡淡的波纹,也就是这薄薄的隔离,绝断了这珍材的香气的扩散和枯萎。

    “天灵花”岳老掩住自己的动作幅度,震惊地说道,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同时惊异的还有幽夜身后的幽若,她的目光盯着那天灵花,她和哥哥在一起,当然知道这天灵花对哥哥有多大的作用。

    天灵花珍贵的天材地宝都不为过,效用堪称救命的灵丹,天灵花被称作阎王的抗者,就算被拉进阎王殿也能把人拉出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保住性命,在五十年前,曾有人破境渡劫灵魂被天道之火灼伤,只剩下淡淡的魂魄,昏迷不醒,最后靠着一株天灵花就保住了性命,从那以后那人跨越了境界成为了一方的强者,那人就是如今云摩岳帝城的主人皇甫承天的老师,风华地域皇室的供奉。想想这是如何的珍材。

    “这件事恐怕需要商量。”岳老面色有些凝重,同时心情有些复杂,的确这事情太大,天灵花这种在风华地域近神级别的珍材他真的不能决定。

    “哥,不可以。”身后的幽若带着某种希冀抓着她的衣袖,她知道哥哥为什么会把这么珍贵的灵材交出去,可是这种灵材曾经救过哥哥的命,她知道有多宝贵,她不想交出去。

    “没事,哥心里有数。”幽夜看着她温婉地笑道,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幽若还是想说什么,可是似有什么堵住她的喉咙,颤动的唇竟然没有说什么,她转过头透过那小窗望去,似乎能够看到那件灵动不凡的绫纱一样,她的手心紧握,心底在做着什么的誓言。

    “长老,除了那件绫纱之外,只要再答应我两个请求,这株天灵花就给天香阁。”幽夜坦然地说道。

    “好,请稍等一下。”岳老已经恢复了平静,他考虑一下,然后如同一阵微风飘过,他走出了房门,像是鬼魅,眨眼之间已经消失。

    此刻沙纪正在拍卖的广场之内静静地等待着,她灵动之时犹如狂野的塞外北方的女子,野性之感十足,当安静之时却又有几分江南女子的安静,如一道美丽的风景。

    很多人都在等待,其实这个时间有些过长了,也不知道为何这个核实的人迟迟没有过来,迫不及待地等待这个消息的人有很多人,他们都想知道结果如何,是被天香阁驱逐还是杀了,因为五百万灵石这个数字很大,大得能够压死很多人。

    对于现在拍卖场之内的许多人来说,对于幽夜的猜测已经逐渐地进行,在某种程度来说,幽夜的财力已经让他们感到了忌惮,或者毫不犹豫地说是威胁。

    只要是个在修行界里混的人都十分地敏感,幽夜的语色显得相当年轻,从先前和宗原等人的神识对峙来看实力也是恐怖非常,又加上如此雄厚的财力,都压过了不少的势力,就算是天雨城的巨擎恐怕也有那么一丝的警惕,这样的人在他们看来就只有从风华地域的中心帝城的来人了。

    “怎么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什么他们现在状况如何了?”雷雨瞳有些不确定,心中问道。

    “本尊感知到了另一股更强大的药力。”雷雨瞳得到的不是相应的回复,而是带着惊喜的回答。

    “什么药力?”体内那道灵魂很强大,甚至可以避过所有人探测整个天香阁的情况,太才问的,此刻却问出了不好的预感。

    “小子,那股药力本尊要定了,无论如何必须给本尊抢过来。”那道灵魂声音笃定有些强硬地说道。

    “什么?我现在就一个感气境的实力就让我装大狼去抢劫,你太瞧得起我了吧?”心中的苦啊。

    “这事就此打住,以后有机会再说,现在情况如何了,怎么一个简单的核实就这么长时间?”雷雨瞳害怕下一刻胆汁都被吓出来了,话题直接转了。

    “来了。”那道灵魂一声,便龟缩于阙门之内便不再做声。

    雷雨瞳向着那门口望去,正好见到有人端庄婷婷信步走过来,是柳霰,她怎么来了,雷雨瞳心中疑惑,若是没什么事只要在门前一个手势便可清晰地知晓结果了。

    和所有的侍女的衣饰不同,柳霰整个人青色的衣装,气质也别致,她走到沙纪的面前悄声地说些什么,而沙纪的面色也由先前的轻松略微轻拂渐渐地严肃起来,话说完之后柳霰静静地退了下去。

    “各位,天香阁有件急事需要本阁主处理一下,请诸位稍等一刻钟,若有什么不妥之处请诸位海涵。”等柳霰退出去之后,沙纪收起了小态端仪的姿态,坐镇大将之风随之扬起,英姿飒爽的态度既能够客气地让步,也带着令人不容抵抗的气势陡转,说完沙纪大步流星走出整个拍卖场。

    “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够让沙纪如此重视?”在沙纪走出拍卖场之后,响起了各种的猜测,感慨,议论和唏嘘等,不过天雨城的很多大势力都保持沉默。

    “钏儿,这几日都是你在城门戒备,可知道最近都来了些什么人?”壮朗,豪迈之气隐现的肖炀问道。

    “父亲,这几日确实从城外来的人特别多,我也不确定是谁,而且有十几个我都看不透。”肖钏说的是实话,在天香阁拍卖的到来,都是他亲自到城门去警戒,怕有什么变故或者属下处理不好,而且这次的来人实力都深不可测。

    肖钏的实力处于坤玄境中期,在天雨城也算是翘楚的存在了,由此可知这次拍卖的吸引力有多么庞大了,而且在那些人中恐怕都有一些消失很久的怪物也说不定。

    “哎,那什么沙纪他们在干什么?”雷雨瞳悄然问道。

    “本尊有名,不叫‘哎,那什么’。以后称本尊为千殇尊主就可以了。”

    “千殇他们在商量什么?”雷雨瞳避开了问题,直接说道。

    “当然是关于那股药力来源的交易了,如果易主了那么就很难得手了……”说道最后那道灵魂便叹息起来。

    “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我总得先提升一下实力,这实力在他们面前就是个虫子,恐怕捏都懒得捏。”说起来雷雨瞳真的有些苦恼,他真的意识到这实力就是他最大的短板,在叶家镇千回庙之变时是这样,现在在天雨城也是如此。

    “就你这实力,猴年马月的事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

    “咚咚”幽夜的房间之内,等到岳老走后不到两分钟便响起了一阵敲门生,幽夜望向门口,只见一个穿着紫色装束的女子站于门前。

    “公子,阁主有请。”女子稍稍拘礼,做出请的姿势,幽夜也有些讶异,心中暗叹这天香阁阁主实力非凡,他先前也看到了天香阁阁主走出拍卖场,这前后不到五个呼吸,这实力有些超越了他的预料。

    “嗯”幽夜也没有怠慢,大方落落地走出房门,幽若赶紧跟上,幽夜忽然伸手握住幽若的小手,幽若明显有些慌张,不过感受到手心传来强健有力的温暖时幽若便安定了下来。

    其实此刻幽夜心中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如此冒险到底值不值得,现在想想已经没有退路了,绫纱和罪血都是他必得之物,而他身上除了这天灵花就没有其它的财务了,而且他也不太清楚天香阁是不是龙潭虎穴。乘机当了天灵花这这一着实在冒险,他不太清楚天灵花在这里值多少价,可他现在隐隐知道了。

    既然没有退路,那么就只能向前了,主意已定,幽夜左手握剑的力道隐隐地紧起来,同时他手腕之上古怪手链正慢慢地收回蓝光,牢笼逐渐松开,古剑像是摆脱束缚的猛兽,颤抖着似要腾空而起,可却被幽夜拇指紧紧地抵住,不得出鞘半分,隐隐地锋锐却散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