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试探
    天香阁,一个朴素的房间之内,齐聚天香阁这座楼的巨擎,一共是五个人,两人穿戴相似,都是灰色的衣着,长袍,胸前竟然绣有一朵正缓缓绽开的金色无名花,只仅一朵,却给人一种错觉,正有千万之人仰望它的绽放,他们就是天香阁两大长老,二长老岳阳,大长老柳巷。柳巷看起来较为温和,容易给人亲近之感,而岳阳和他的气势则是相反。

    房间之内还有两位穿着深蓝色衣装的人,年纪已过半百,两鬓微霜,青丝不存,略微沧桑带给人一丝的严肃,直直地站于一旁,没有说话,无形间却流露出庞大的气场。他们就是天香阁太上长老,断狼,昆云,人称雨荷二老,他二人胸前的雕花却是蓝色,似乎弥漫出一股神秘不可窥探之感。

    “拜见阁主,各位长老。”在房间之内还没说上话,便从门外响起了铃声般的莺啼,进来的自然是沙纪沙阁主,而她施礼尊称阁主的自然便是前任阁主了,自从她到天雨城以后便替代了阁主之位,虽然如此她还是尊敬那坐于席中已过花甲的白发老者。

    “现在你才是阁主,可别折腾我这老头子了。”那白发老者见她走来便起身迎接。

    “岳长老,听柳霰那丫头说有重事商议?”沙纪刚进门之时便已经觉察此事的重大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件小事能够劳烦这么多人。

    “此事与天灵花相关。”岳阳说此事之时目光微微一凛。

    “天灵花?”听到这三字,沙纪不经重复一句,呼吸喘气竟然重了一分,天灵花很久远的名字,够分量的词,风华地域之中近神级的珍材。

    “是的,而这天灵花就是先前那年轻人手上。”????“清楚他的身份么?”沙纪有些皱眉地说道,这件事还是个棘手的事,特别是那天灵花,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么将引起多大的轰动,到时候就算他们天香阁如何强大,都会陷入一场动乱之中了。

    “他们就是一年前在孤阳城遭到追杀的人。”岳阳先前还只是猜测,现在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孤阳城……”沙纪沉思,而且她的眼睛逐渐明亮了起来,关于一年之前孤阳城遭遇的那场追杀她也有所耳闻,据传闻那对兄妹手握古天风的随身灵兵,怀璧其罪这个词就在他们的身上验证了,但是据说那灵兵只是乱器级的灵兵,所以除了孤阳城,其余势力都没有参与。

    “刚才我见了他手中的那把剑,那把剑戾气很重,比平常的殇器还要锋锐。而那把剑和孤阳城之中所描述的那把剑一样。”岳阳补充说道。

    “不是说那把剑只是乱器级别的灵兵么?怎么短短一年的时间那把剑连续晋了两阶?”出声的是柳巷,他的语气之中包含着震惊。同时有些异动的还有雨荷二老以及老阁主。灵兵进阶这是如何地困难,没有相应的铸剑材料,没有天材地宝的搭配是不可能使灵兵进阶的。

    “看来现在那小子不是暴殄天物么?”雨荷二老之中的断狼带着阴翳说道,同时衣袖之中的灵气隐隐浮动。

    “此事容后再议吧,岳长老他的条件是什么?”

    “除了绫纱之外,他还要我们答应他两个请求。”岳长老说这话时带些凝重。此话出口,房间之内都有些沉默了,两个请求听起来很简单,就因为简单所以很难。

    “这小子真是有些精明。”老阁主微微一笑,和蔼地说道,似乎他这句话像是真心,又似是缓解气氛。

    “精明?如果精明就不会把他自己卷进这个泥潭之中了。”雨荷二老的昆云有些阴邪地说道。

    “有什么事此后在说吧!先把这个交易完成再说。”老阁主风流雨终于发话,他都说了,即使有谁反对也没有资格说话了。

    很快,在长廊之上已经出现了三道影子,是幽夜以及妹妹等三人,幽夜心中有些不平静,在长廊不长,可是不到十丈之处便拥有一人守卫,而且不乏坤玄境强者,幽夜心中逐渐有些忌惮了,那些人似乎已经换了另一批,一动不动,死千斤沉重的雕塑,却也散发出令人胆颤的气息。

    “公子请。”前面引路的侍女终于停了下来,这是个普通的房间,幽夜有些疑惑,先前路过的任何房间都比这要好吧!不过如他这样的身份恐怕真的配不上那样的房间的,不过他似乎想错了,因为刚进入房间之内,一股强迫的压力传来。

    “嗯”幽夜微弱地痛哼了一声,因为这股压力来得很突然,如一道千斤的巨石压迫在普通人的身上,这股压迫之力有些笨拙,以他的修为当然能够轻而易举便可避开,可是他身后还有一个妹妹,他当然不能退,看来是有人抓住了他的心里。

    “欺人。”幽夜心中蹦出两字,胸中一道炙热的火气在上升,突然降临的压力让他应接不暇,不过仅仅只是瞬间而已,他右臂轻轻拂开,似乎这样便能拂去压力一样,而他也做到了。

    “砰”一声听不见的闷声响起,一道狂暴而稳定雄厚锋锐的灵气风暴从他的体内炸开,狠狠地撞向那逼迫而来的压迫。

    “噌噌”一阵风吹过,轻不可闻的摩擦带着锐利,顿住的脚步立刻恢复了常样,他原本稍低下的目光迎上了那股压迫之力的来源,而幽夜的目光似是一股凶狠的兽光,带着一丝不擦的凶意,而他也看清了那人是谁,两鬓微白,额骨突出一些,剑眉充满了霸道,目光如凶戾的鹰隼,正是雨荷二老的昆云。

    幽夜迎上的目光似乎让对方起了些怒意,昆云的眼眸如秋水般沉静,不过一道戾光闪过,如释放空气的圆球瞬间炸开,压迫倍增,原本沉重的压迫之感竟然更加沉重,更加令人窒息,已经超越了幽夜的预料,幽夜咬紧牙关,他知道这是试探,厚重的万斤压迫他的脊梁,却没有半分的屈服之意,他的脊梁仍然那般直挺,即使艰难他仍然不能屈服一丝,因为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而他身后的妹妹容不得他屈服,哪怕一丝一毫也不行,他轻轻地张开掌心,似要抓住什么东西。

    很快一道柔软而温和的感觉从他的手中传来,是她妹妹的纤嫩的小手,幽若很自然地伸出手,多么娴熟的动作,整个过程在空中划过短暂的弧线,却很美,她了解他,知道怎么做。

    两手之间没有什么连接,也没有什么以这为媒介穿行,可却有什么东西将两只手捆绑在一起了,两个人形成了美丽的风景,似在狂风的冰原之上,他们身旁升起了暖暖的气流。

    幽夜胸中的不服之意熊熊燃起,似有一股欲爆冲苍穹的洪流在他的胸中积蓄,积蓄再积蓄,而且温度越来越高,他的目光也越来越犀利,目光像已经变成了一把剑,抵抗着倒下的厚重。

    “嗷”整个空间很安静,却又如洪流拍岸,动彻大地,隆隆的兽吼之声充斥而那波动兽吼就是来自幽夜本身。似有一道更加狂暴的力量炸开而来,轰碎了屏障,原本下沉的步伐此刻开始上升,还没有完。

    “噌”幽夜手中的剑第一次现行,到也不算,因为仅仅只是管中窥豹,一角而已,出鞘一公分,而一道剑光从一公分的剑体之中闪射而出,直逼昆云。快,准,狠,没有一点不具备,一瞬间,局势发生了逆转。

    原本沉寂的昆云还带着一丝的玩味,此刻一股能厚重威胁他的危机从心底生出来,还带着淡淡的死亡之意,松弛的身体一紧,危险之时的本能爆发,一股比幽夜气息还厚重十倍不止的气息爆发,更有一道犀利的灵气爆射而出,迎向那道剑光,随后昆云又弹射出一道凌厉无比的罡气。

    “叮”一声脆响,犀利灵气轰击剑光,充斥,抵消,形成了小范围的风暴,而后弹射出的罡气加持,对方大增,剑光不敌“咔”的一声碎裂,湮灭。

    “昆长老,可以了。”原本昆云有些阴沉的面色快要爆发,却被带着一声厉气低喝喝住,那声音阴柔却带着无可违抗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