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交易
    沙纪,风流雨,柳巷等人从头至尾都把这个事情老外眼中,而前后的过程不过是十息不到的时间,在这十息之内,他们也见到了幽夜如何应对,如何绽开攻势,那每一毫一秒的变化也足以让他们对幽夜刮眼相看了。

    若是寻常人恐怕已经被昆云突如其来的那一击突袭击溃了,最意想不到的是幽夜的反击那般果断,凌厉,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坚毅恐怖的意志也令人为之一怔。

    所说还有什么能够令他们都深深震动的话,想来就是幽夜最后的那一剑,应该说是剑光,那仅仅只是一公分的出鞘,便爆射出令苍玄境都感到威胁的杀机,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而且在场的人都能看出眼前的年轻人并没有完全爆发出这柄剑的恐怖之处。

    因为他们都明显地见到了在剑出鞘的那一刻对方手中的拇指控制了出鞘的长度,而且那一指带着的是抑制的封印,那封印便是来自于先前岳阳提到那古怪手链了。

    这古天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此刻他们心中似乎都升起了一抹淡淡的疑问,而他们手中的情报对古天风这个人也是很了解,他是孤阳城崛起的剑客,是个孤儿,他小时候很孤僻,没有朋友也没有任何疼爱的人,只是不知道后来什么原因,突然从摩阳郡出现了一名剑客,最后才得知那人就是孤阳城之中成长的孤儿,这个答案也令许多人震动了,也不敢相信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对他感兴趣的人也都去探索他的经历,可是仍然没有何处值得关注和深挖的价值,只是知道他在某一天晚上突然在孤阳城消失了,据说是去了摩阳郡,那之后他便声明鹊起了。

    对于这些种种,天香阁能够拍胸脯地担保,并且也证实过,而现在他们竟然觉得对古天风这个人其实并不了解,眼前这个年轻人手中的剑和一年前孤阳城出现的时候一样,和传说之中古天风的剑更是别无二致,都只是一把乱器而已,如今看来他们走眼了。

    望着年轻人手中隐隐散发锋锐的古朴旧剑,他们眼中都忍不住流露出炙热,可以说这柄古剑在他们天香阁里也抵得上最顶尖的灵兵了,然而现在在天香阁之内,天香阁的规矩不可破。

    “公子,是昆长老鲁莽了,还望莫怪。”喝退了昆云,沙纪眉目如画,立刻带着一丝歉意地说道,听闻沙纪如此说,雨荷二老嘴角有些抽动,同时望向幽夜的眼神有些阴翳。

    “没事,不知我可有与沙阁主做交易的资格?”幽夜也不点破,只是带着些别样的意味地问道,先前的那一击突袭已经让幽夜真的动了气,如果不是他实力在那里恐怕他和妹妹已经成了冤魂了。

    “当然有了,不知道公子的另外两个请求是什么?”

    “第一个请求就是希望能够得到部分天罪之血。”幽夜思考也没有思考,直接道出了他的第一个请求,不过他提出的请求让整个房间都沉默了,所有人的目光忽然冒出有些逼人的锋芒,似要看他做出如此请求的目的何在。

    “公子,你这个要求似乎有些为难我们天香阁了。”就连一直以和蔼著称的老阁主风流雨也不禁露出了些不悦,更不用说沙纪和各天香阁高层了。

    也不怪天香阁众人的反应如此强烈,作为拍卖方的天香阁,只要物件被列入拍卖并且发布以后便不可反悔,这是天香阁的规矩,而且一直以来天香阁就是因为坚持了这些规矩才换来了如今的门庭若市的境况,此刻若打破,便等于砸了自己的招牌,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况且天罪之血是何等珍贵,那可是地兽级别的血脉,今日不知道有多少势力都是冲着这天罪之血而来,对于他们来说,天灵花这种近神级别的珍材就算是把天香阁陪了也可以,可是天香阁是他们这么多人的心血,这如何使得。

    不说幽夜提出想要部分天罪之血,而天罪之血仅有一份,他们也是花了一些代价才从总阁求来这么一份地兽之血,若是用来交换天灵花的条件,那么他们又如何给那么多人交待,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为难,这如何说?”幽夜平静地问道,他的确不知道天香阁那些麻烦的条条框框的规矩。

    于是沙纪便和气地向他说明了天香阁的为难之处,听闻沙纪娓娓道来的原委,幽夜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天香阁是不屑和他为难的,只是他心底有些沉重,右手轻轻地握成拳。

    “那先答应把那件绫纱给我吧!至于天罪之血我就不用你们直接给我,只要现场给我一千万灵石让我参与竞价就行,如何?”沉思了许久幽夜终于说道。他左手握着古剑,感受到古剑传来的悸动越来越强,心中的担忧便多了一分,而天罪之血又必须得到,所以他只能如此了。

    “这个……”沙纪还是有些犹豫

    “就这样吧!”答应的自然是老阁主风流雨,沙纪有些疑惑地望向老阁主,平日里都是她做的决定,可却有些不明白,这一千万的灵石如何说抛出去便抛出去了,不过她还是按照老阁主的意思照办了。

    于是幽夜和天香阁众人商谈了细节,当然除了一个还没有兑现的请求外,绫纱和一千万灵石就已经谈妥了,当所有的事都已经安排妥当之后幽夜带着幽若转身。

    “慢着。”在离开之际风流雨忽然叫住幽夜,他从空间戒指之中唤出一块独特的令牌,竞拍之上深深地雕刻着一朵金色的花瓣,仔细一看那花瓣竟隐隐地散发出丝丝灵动,上面还有龙飞凤舞的“风”字,风字简约大方,处处透出不凡之所。

    而当风流雨将那枚令牌拿出之时,在场的不止沙纪一人动容,他们都知道这块令牌在天香阁之内能起多大的作用。

    “这是……”幽夜接住那块令牌,眼眸之中带着疑问,他从众人的反应之中便得知这块令牌必大有深意,而且相当地珍贵了。

    “当哪天遇上什么困难的事,就带着它到天香阁来吧,就当是兑现第三个请求时的约定了。”风流雨略带些洒脱之意。

    “多谢。”幽夜把令牌放进空间戒指之中之后,便牵着幽若的手转身离去,只留下几人,望着幽夜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几人内心做何想法。

    “你们忙去吧!别管我这个老头子了。”风流雨挥挥手,带着一丝倦意说道。于是柳巷等人便退了下去,而沙纪仍然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

    “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还年轻,自然还不知道我的用意,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若是好刃便是经得起磨砺的。”还不待沙纪发问,风流雨便替她解了疑惑。

    “是风老考虑周到。”沙纪帝城总阁来的人,见过的世面也广,经过风流雨轻轻点拨便明白了风流雨的深意,于是沙纪走出房间,向着拍卖广场走去。

    现在只剩下如残朽树木的风流雨,他沉思着,回想着先前幽夜抵抗昆云那恐怖如斯的压迫力之景,大概只有他看明白当他如巨石般的身躯坚持不住的时候,他身后的女孩给幽夜什么样的力量。

    其实那女孩并没有给幽夜什么样恐怖的力量,只是给他一个温暖,给他一个支持而已,给他坚强的理由而已。

    “愿一路成长吧!”风流雨喃喃低语,其实他这一举动相当于投资,即使幽夜现在身处逆境,可他还是有那么一丝希冀,他能够成为一颗顶天立地的参天大树,到时候就不是白白付出了,相反对方便欠下一个人情了,一个人情换将来一棵参天树木的将来,这很划算。

    “哥,是不是我不好,没帮上你什么?”幽若轻声问道,她有些自责,所有的事都是哥做的,而她只能躲在他的身后。

    “你是我最好的妹妹,你知道么,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他说的是真的,她真的给了他一个坚持的理由,给他源源不断的力量,然而幽若只是低着头,见妹妹不语,幽夜轻轻地捏了她的小脸,随之她给了他一个不错的微笑。紧绷的神经缓解些,手牵着手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