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方若曦的抵
    “一个小子能翻出多大的事?”宗原心中有些隐隐地不对劲,他已经猜到沙纪的离去大概和那小子有些关心,只是他心中仍然觉得有些反常,而他心里的这一声讽刺已经透露了他心中的不可能的猜测。

    “只是一个嫩头青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猛兽会为这些幼兽担惊?”宗原忽然反应过来,将心底那抹不安拂去,是的,一只凶猛的兽禽又如何忌惮那幼兽,就算是凶禽的幼崽又怎样?只要轻轻一爪就拍死在爪下。

    “哎,老哥你说能够让沙纪阁主亲自出马的到底是什么事?”

    “不会事先前的那小子吧?难道他是那个隐世宗门的人?”

    “怎么会?虽然先前那小子不弱,但他有什么资格让沙阁主亲自见面,再说了哪有那么多宗门的传人?”

    “说的也对……”

    ……

    “兄弟,看来咱们不枉此行啊,那沙阁主果然如传说中那般美妙,若是用一生的等待换来她一次的回眸我也愿意啊……”

    “哎,哎,兄弟,别做白日梦了,沙阁主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还是如此痴念呢?”

    “你都没看到么?看看咱们这些人谁不是为了目睹沙阁主的芳容啊?就你一个人正常,难道你就不迷恋她么?”

    “我?我不知道,也许是心中有了人,所以看到再美的人也仅仅只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而已。”的确在这一片区域的人都是普通的人,龙蛇混杂,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这片区域位于最高的位置,整个广场的四面是层层的房间,可是最高的地方是连在一起的环形的平台。

    这里的人都是进不了最便宜的房间的人,他们不是为了拍卖而来,他们是来自四面八方,他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来看看沙纪的,来睹一睹那极其美艳的芳容,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倾世容颜,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芳想,有他们的仰慕。

    “如果有一天,我能取上这么漂亮的老婆那该多好啊?”有的人正值青年,懵动的心思当起了一片涟漪。

    “那你只能做个白日梦了。”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那我还愿长眠不愿醒呢!”

    “你看在展示台旁的那小子是谁啊?这么有福气,竟然能够得到阁主的青睐,让他站得这么近,如果是我就好了,死了也不后悔来过此生了。”

    ……

    雷雨瞳此刻并不知道在那些细细碎碎的谈论之中竟然有人把话题落在了他的身上,感受到那些敏锐的目光扫过他的身上,他也有些紧张,毕竟他此刻陷入了漩涡的中心,不过习惯了之后他便思绪飘飘了。

    他心中计较着如何夺取先前体内那道灵魂口中的东西,他在心中谋划了一下,他都没有任何完全之策,以前他听说过一句话“所有的阴谋在绝对的实力之下都是苍白的。”,而现在他就是如此。

    想要光明正大地夺取不可能,阴谋诡计也是徒劳,因为他就是只小蚂蚁,一个稍有重量的石子落下他就得被砸死。而且此刻的天雨城本就是酝酿着一场火雨,避都避不及况且他还要往里冲呢!

    这么多场竞拍下来他都已经感受到这场风暴已经累积到了极限,只要出了天香阁那么杀人越货,狂雷电轰都不是事,希望那道灵魂希望能有什么办法吧!

    他也没有问自称千殇的灵魂,他知道只要没有什么事对方绝对不会理会他的,所以只能自己衡量了。

    “阁主出来了……”

    一声声地惊呼,似用这般浓重的方式再次请她入场,欢呼转移了雷雨瞳的目光,他目光看向那波动浓烈的大门,只见沙纪缓步婷婷而来,像个小家碧玉的闺秀,然而所有的闺秀气息都掩藏不住她身上浓厚野性的气息。

    沙纪的到来自然也引起了很多势力的注意,于是无数的注视扫去,似乎要透过她的身躯探寻先前她离去的原因,然而那些目光仍然带着淡淡的疑惑,便再次收回目光。

    很快沙纪便来到了拍卖台之上继续她的主持,那妖铃般的嗓音再次发出伶伶的字语。

    “非常抱歉,先前有事耽搁了,望各位今晚能够满载而归。”话语之中透着点点的羸弱,虽然她看起来是在像众人道歉,可那声音更像是委屈。

    “只是一刻钟而已,阁主不必自责。”

    “是啊……”于是各种安慰抚慰的声音腾现,似乎都是些大气之人一般,大概也许是因为这人是位漂亮的女子,那种令人都不忍责怪的怜惜才让很多人生出保护欲,而沙纪眼中也闪过小小的狡黠。

    “阁主,总不能就这样白白耽搁我们的时间吧?”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那潮起潮落的熙攘之中冒出,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显得那么刺耳有力。

    “到底是谁啊,怎么如此无礼?”

    ……

    一下子这不和谐的声音引起了的炸锅,在很多人眼中沙纪就犹如天仙般的存在,敢如此亵渎她在心中的位置,自然是引得民怨了。

    不过还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的谩骂声竟然以某种慌乱的速度沉寂下去,所有人也恢复了先前的理智,甚至有人心中还带着忐忑,特别是最高处环形的人群,没有谁在胆敢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

    沉静的那一刻似有一把即将劈下的见狂刀悬着,紧紧地盯着所有人,没有几人敢大声喘气,因为那声音是来自蛊宗的方若曦。

    她是第一次正式的发起这样的冲突,之前除了帮她师叔余五说几句话外,她没有竞价甚至连出声都没有,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有人都忽略了蛊宗还有人存在。

    而也就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们才发现原来先前对很多人心中不敬的沙阁主就是这有些孤僻而冷傲的蛊宗方若曦,那一刻强大的压迫战胜了理智,于是很多人纷纷沉默,况且那些人之中也不乏对方若曦的仰慕者。

    于是多种交织的原因,便引起了这系列的紧张,而此刻在房间之内方若曦眼眸之中似带有一层薄薄的冰霜,看起来甚是美丽,可了解她的人就知道她有些生气了。

    她是个乐于安静的人,或者说她是安静的追随者,她从不喜欢那些喧闹的地方,更不习惯人多的地方,在她眼中,安静无人的地方才是她应该去的地方,这次她本也不想来的,可奈何她是蛊宗的大师姐,以后有什么事都需要她在外边照料师弟师妹们。

    于是被宗主逼着来这次拍卖会场,她原本是想尽快结束,尽快完成宗门交给的任务就走的,可是那沙纪竟然耽误了她的时间,也许所有人都没想到她出声的原因就是耽误了她的时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