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异动
    “听闻方姑娘最喜清静悠闲,除了练功便没有其余的爱好,果然如此。”当方若曦那淡淡的冷傲的话语响起之时,沙纪眼眸之中泛起飘荡而过的涟漪。

    心中升起别样的情绪,或许都是女子的原因,她的内心孤傲之气也被轻轻地拨撩了一下,而方若曦是蛊宗的天骄,其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因为对方似乎从来都是在修炼,大概除了用餐时间,她都沉浸在修炼之内。

    试问何时出现过一个如此拼命修炼的天骄,曾有句话清楚地形容了天才与常人之间的悲哀,一个努力修炼的常人永远不会因为一个天骄的出现而胆怯,然而令他们凝重的就是那些比他们天赋还高的天骄比他们还努力。

    沙纪的话语带着平等的慎重,不是挖苦讽刺或者带着什么样的负面情绪,反而多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她已经把对方放到与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对待的,而且先前似乎先前没有一人得到她如此的慎重,甚至天雨城的巨擎都没有过吧!

    “好,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拍卖嘴中的价格打九成如何,不知方姑娘觉得如何?”沙纪说话仍然了了,可却多了几分豪放不羁,飘扬洒脱之意,举手投足之间扫开了女子那点柔靥,而且她最后那一句问的是方若曦,而不是在场的所有人,这更加明显表达了她这么做的原因只有我一个,而那个人就是方若曦。

    沙纪此话一出便引起了朵朵浪花般的论谈,那些声音细细碎碎,像是水上浪花碰撞散发出的声响,沙纪淡淡地站于拍卖台上目光淡淡飘过视线之内的某个房间,她似乎在等待方若曦的回复,不过并没有等到,而方若曦的那一句似乎只是在告诉她她已经延长对方了离开这里的时间,并且表达了一些不满而已。

    “接下来我们就继续拍卖吧!”沙纪引入这个话题并没有再次惹来任何人的反驳和不满,虽然先前她是为了给方若曦份面子才承诺所有拍卖的最后价打九成五的折扣,但是所有人也算得了补偿,所以轻松地回到了正轨。

    “关于先前诸位对于234房间客人的质疑已经消除。”这个消息从沙纪的口中说出来竟没有多少的讶异,只是如轻风拂过柳叶,飘动了几下又归于平静。

    “234房间的客人出价五百五十万,不知道可有人加价?”

    五百五十万灵石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竞价,想来很多人都希望有人去撩一下幽夜的缨锋,然而没有愿意去触这个霉头,除非是那绫纱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重要。

    “六百万。”那沙哑的声音依旧,此次有些不同的是那声音里带着别样的情绪,似乎在老妪的身上发生了她不可接受的羞辱或者什么,处处充满着隐隐的杀意和怒气。

    难道是幽夜这个竞争对手惹怒了她?众人都明显听出了老妪的异样,声音犹如一个人的脸色,从脸色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情是否明朗,当然从一个人的声音里也可听出悲喜。

    众人都听出了老妪的异样,难道是幽夜惹怒了对方?这种情况是少见的,也是很没道理的,第一那老妪应该也是个历经风霜雨雪的人,怎能为了这种事情而表露出她真实自己的情绪。第二那老妪算起来是那些老不死级别的人物,辈分更是在于幽夜之上,如何屑于对后辈如此。

    “千殇,那个老妪怎么如此发这么大的脾气?”雷雨瞳暗暗地向阙门之内传音。

    “一般这种老怪物的心境是极好的,如今如此生气肯定是被人威胁了,试问还有什么比自己的颜面重要,能够让她如此动怒呢?”雷雨瞳没想到竟是这个原因,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沙哑声音主人的具体境界如何,但是想来应该不弱,而在这个天香阁之内有谁能够威胁到对方,而且听千殇的意思竟成功协迫了对方。

    在雷雨瞳沉默之际,阙门之内又传来了低语呢喃的轻语“这种事不多见啊,敢协迫自己的人竟是自己身边的人。”他不知道千殇为何说出这样的话,可他知道必是关于那老妪的,如果是字面上的意思的话……,雷雨瞳轻吸一口凉气。

    “七百万。”虽然听出了那老妪的情绪,幽夜只是微微一笑,还是加价,而且生生多加了一百万,他这本来就属于白喊价,既然如此他何必那么啰嗦,他已经和天香阁达成了协议,这件绫纱已经属于内定,白白送给他,而竞价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若是有人知道幽夜白白地拿了天香阁之中一件殇器级别的灵兵,大概是何等地惊讶,也许嘴已经张得容下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了,不过这种换来的代价他们或许永远也给不起。

    “七百五十万。”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此刻的怒气已从先前的涛涛波澜走向巨浪,而且那夹杂的声音竟是带着抗逆之意。

    而那沙哑的微怒声也给众人某种奇怪的错觉,似乎那种怒气锋芒对准的是天香阁,是那竞价的对手幽夜。那些心怀妥测,忌惮天香阁,想掀开幽夜神秘面纱的众人都想看看接下来的发展,可是那声音已经归于平静。

    往年的拍卖都能够顺利的进行,从来没有像今年如此繁琐,总是在中场之时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当然了一直以来各个势力的明争暗斗都是存在的,而今年却是极为明显的。

    一个小小的宗门狂刀门挑衅了天香阁的权威,各个已经隐世的人纷纷出现,还有近神级别的天灵花已经出现,此次天香阁内的异常再次出现,其实这时候整座天香阁像是一个敏感的巨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够挑动内部的神经。

    幽夜的核实风波刚刚下去,却又起来了一起狂澜,似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操控着一切。

    拍卖场之内的四座浩荡魂力的大门,那古老的图纹绣出了栩栩如生的四象巨兽,熠熠生辉,释放着洪洪的威猛,那种力量压抑着在座的所有人,就算拥有什么样的心思都不敢动手,把那种妄想化为泡影。

    虽不能做什么,但是却看一看这很难得的起伏,从来都不缺少看戏的人,看戏的人都希望这浑浊的水被搅得更浑,更乱,此刻关系越是复杂越好,乐见其成这种事情是他们此刻心情最好的写照。

    此刻风流雨坐于偏阁之内的一个房间之内,他的腰间一块腰牌古久而散发着磅礴的魂力,而那魂力的竟然是由四道不同的气息相互缠绕游动不断地躺在腰牌之内,有阴柔透明的力量,有炙热至阳的火力,有霸道非常的异力,还有金黄神圣的皇者之光,四中强横之力孕育着宏大的轰击。

    如果目光毒辣的人镇定一看,一定惊呼,因为那四种另类的气息是拍卖场四道大门之上气息遥遥呼应,一闪一动存在某种联系。

    房间之内风流雨轻抚斑白的须髯,另一手斟上一小杯浊酒,然后端起杯盏放于唇边,闻着酒中散发出来的香气,再轻轻地“咋”地泯一口酒,体会酒中的妙处,脸上带些满足的味道。

    而和他坐于房中的便是步入中年的柳巷,两人就像是一对父子,在天香阁这个喝酒的组合倒是常见,而用外人的一种眼光看去,倒是微微地不协调。一般喝酒的都是朋友,或者同龄人,为何雨荷二老不陪风流雨喝喝杯中美酒,说起来他们应该才是拥有共同话题多一点的人。

    虽如此说,柳巷倒没有这原因而拘谨,反而比任何时候都闲逸很多,看来这不是他第一次陪着已入花甲的老人喝酒了。

    酒人自然喝酒最闲,不过这里是在最繁琐的拍卖阶段,最令人烦扰的时期突然一道轻吟打破了沉静,虽然轻微但是非常刺耳。

    “吟”低沉有力的颤声陡起,风流雨腰间的腰牌突然散发出警示的气息,四象之力忽有摆脱腰牌束缚之力的趋势。淡雅闲情的风流雨眼中突然爆射出锐利的目光,在年暮的身体之中蕴藏着无穷的能量波动正隐隐地散发出它的锋芒。

    “嗤嗤”年暮孔武的风流雨手中的琉璃透明的杯盏忽然发出这样刺耳的声音,显示了风流雨此刻的心情。如这杯盏正和手中的皮肤相互摩擦擦出不一样的声音,可杯盏并没有转动,只是静静地存于他的手中。

    当出现异动只是反应强烈的还有一人,那便是房中的柳巷,他和风流雨的动作几乎同步,身体犹如一张弓,瞬间已蓄势待发,他站起身,同样一道堪比风流雨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之内渐渐散发而来,警惕着四周,同时心中有一丝疑惑,这道警告来自于何方。

    这里是天香阁难道还有人敢在天香阁动手么,要知道风阁主腰间的腰牌之内的四象之力和拍卖场的四道四象之门可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而那四座大门的四象之力覆盖了整座庞大的天香阁,无论何处有异动,都能够在那块腰牌反应出来。

    柳巷没等风流雨说什么,起身便往门外走去,可是风流雨阻止了他,风流雨已经从原来的位置消失,眨眼已经站于柳巷的身前。

    “此事不会闹大,放心吧!”风流雨原本紧张的心情已经释放,他面色从容,云淡风轻地说道,杯中的酒一滴也没有洒出,从容的向着一旁的位置走去。

    柳巷见风流雨如此淡定,便知事情便没有达到必须制止的程度,他想来都很相信眼前这位老人的,因为他是天香阁最值得尊敬的老人,他是前阁主,他甚至拥有沙纪从来都没有的一些权利,比如说他腰间的腰牌,柳巷收敛气息,又重新归于座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