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继续
    从拍卖的房间之内窜出一个人影,正是那个女孩,头发有些蓬乱,稚嫩的面容掠过一抹清淡的苍白,她面上写着不可理解的恨意,血丝从唇角流出,一手捂着胸口,速度不减向着天香阁的出口飞奔,在廊道上遇到站如挺直的苍松般的卫士,浓烈的气息交汇,整个廊道充斥着滔滔的压迫,然而女孩恍若夜里刮过的流星,势不可挡,擦肩而过,并没有受到阻止。

    这向来都是天香阁的规矩,只要是没有触及天香阁的禁线,那么出入自由,虽然眼前疾驰而过的女行为诡异,甚至可疑,不过他们没有接到任何指令,所以没有生任何事端。

    女孩速度很快,没有受到阻止,而且廊道中十分安静,而她落地的脚步声非常轻,似燕过无痕,除了这些苍松翠柏般惊而不动的卫士,并没有看到她的离开,因为众人都被那拍卖吸引过去了。身影快闪拐过天香阁的门前,疾向辉宏大气的天香阁的侧面巷道里消失不见。

    “绝阴先生?真的很久没见了竟然还是如此年轻。”偏阁的房间中,风流雨泯口杯中的酒水,呢喃般的一声惊叹,绝阴先生这四个字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听说过了,当他再次听到这个称谓的时候,都快想不起来了。

    没想到消失已久的绝阴先生再次出现是竟在天香阁之内。只是心中稍有疑惑为何对方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不到的模样,要知道岁月就像是一把催命的刀,然而岁月的刀没有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难道是修炼了驻容之法?在这个修行的世界存在很多诡异的功法,只是这个驻容的功法一般都是女子修炼的,为何一个老爷们修炼这种功法,想来有些荒唐,难道是这个绝阴先生是男子的身体女子的心,思绪不知不觉飘到远处风流雨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只是心中古怪的感觉过后作为天香阁元老的风流雨心中却升不起任何的高兴的心情,绝迹这么多年的绝阴先生都出现了,这滩浑水之下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鱼,不过想想现在他只是个退了休的老头,天下都是年轻人的,何必操劳那么多。

    回过头,眼前已经存在一道光幕,而光幕之上正是先前女孩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情,此刻光幕已经进行切换,光幕之上女孩稍带着狼狈样消失在一角。

    和风流雨在这个房间之内的还有柳巷,先前风流雨阻止他之后,便一手挥出,风流雨腰间的腰牌被激发投影出了这个光幕,此刻那女孩已经消失在光幕之上,柳巷眉头轻轻一皱,随后他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现在这个房间里就又只有风流雨一人了,望着走出房间的柳巷,风流雨并没有吃惊,他知道柳巷肯定是安排人注意那个离开的女孩了,柳巷已经是天香阁的元老,做事经验丰富,这些简单的事情是轻车熟路了。

    那个女孩身上古怪的气息,反应出来的状态让这位浸淫修行界这么多年的老手有些忌惮,而且那种状态并不像夺舍……,当风流雨柳巷已经回来了,想来已经安排好了盯人的人手。

    回到事发的地点,霜寒(绝阴)狼狈地执剑撑起,目光平静地望着眼前熟悉而疯狂不可遏制的老妪,霜霜的婆婆,面对她霜寒只要浓浓的悲哀,是对自己的悲哀,若要说起对她的恨意,他心中自然是有的,只是他的恨意比霜霜的淡得太多。

    “畜生”老妪怒啸,浑浊的目光怒瞪,寒光腾涌,左手一个法印快速凝现,枯老犹如鹰钩的二话不说抓住那个法印,用力一捏,似有丝丝缠绕的冥冥力量释放。

    “噗嗤”一口浓郁的鲜血从霜寒的口中喷出,瞬间面色苍白增加了三分,原本执剑支撑身体却又无力了几分,老妪手中法印犹如破碎的光点,却又重新融合形成新的法印,回到了先前的模样,这一次那法印之上带着浓浓的灵气萦绕。同时那法印之中带着看不见摸不着的恐怖能量,犹如这种媒介,媒介的两端连接着老妪以及霜寒。

    在老妪捏碎法印的同时,向前迈出一步,仅仅一步已经足以越过这个房间的门,只见道道残影暴掠,目标直接追出门外。此时霜寒身体重伤,更糟糕的是他身体的灵气已经损耗了一半,那一半不是因为他出手耗尽的缘故,而是生生被抽取的。这个源头就在他眼前这个老妪的身上。

    眼见老妪迈出的那一步,他瞳孔骤缩,手中握剑的力道增加几分,生生被抽取的灵气堪比生生的抽骨摄魂,剧烈的痛苦传遍全身,如堕入无边地狱,可是他此刻的心更加痛苦,是不可让她断了霜霜的路的,那种痛苦比身体的痛苦更深,他已经卑躬了很久了,今日不可了。

    忍住所有的痛苦,控制他的脚,调动剩余的灵气,缠绕伤残的身躯,虽然笼罩他们两人的屏障尚在,可是绝对抵挡不了,而且他现在的境界已经堕落太多,除了这具躯体,没有什么了,他没有拔剑,理由和先前一样,没有时间。

    老妪的动作很快,可是眼前一个影子,对她来说一张可恶的面孔出现,可以说这个影子不是走过来的,也不是奔过来的而是扑过来的,他的胸膛展露在老妪面前,脸上的决绝浓郁,他已经决定了以他的命延迟她的速度。

    老妪眼中露出些震动,没想到生生被抽取了灵气竟然还能够扑过来,要知道她可知道这种手段有多残忍,就算当年同境界的人被她抽取之后立刻丧失行动的。然而她眼中的震动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残忍。

    突如其来的阻挡已经让老妪的速度有所减慢,也许这速度没什么用,但是这个延长的时间足以争取时间了,老妪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老妪干脆停了下来。手持的拐杖稍稍鞭打,速度不快,可是力量恐怖,拐杖落在霜寒的身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他的身体犹如被掷出去的石子。

    “刺啦……”屏障粉碎,化作片片碎块,还没有落地已经化作缕缕灵气散入空中,屏障之中,桌上的酒纹荡漾继续,灯火的火苗摇摇飘动。霜寒的身体撞到屏障之上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此刻落地划出狼狈的划痕直到撞在墙壁之上这才停了下来。

    蜷缩着身体,终于他动了一下,然后痛苦地伸展身体,他视线已经模糊,胸前庞大重击带出一条长痕,沿着这道长痕的身体内部不是骨裂就是重伤,不过他残酷地支撑着身体,捡起落在身旁的铁剑支撑地站起来,可是没有完全站起来,因为他的双腿有些痉挛抽搐。

    “看来你不想活了是吧?”老妪冷漠,一道冷冷的杀意萦绕,看来她已经动了杀意,佝偻的身体,垂暮的身体,恶毒的心。手握着拐杖,灵气隐隐欲动。

    “现在她已经走了,现在杀了我恐怕也没用了吧,如果你现在动手我无话可说,不过等拍卖了会不会把我的身体从这里背出去?”霜寒没有躲避老妪的目光,相反他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目光,似要看看她到底要残忍到何种程度。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不知是激动还是恨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老妪手中的拐杖落地,然后转身佝偻地走向位置坐下。

    此刻霜寒身体内的伤混乱不堪,气息也变得微弱凌乱,他目光中的恨意收敛,心中对于老妪的忌惮少了许多,因为霜霜已经离开了,他目光紧紧眯成一条线,虽然他不知道霜霜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目前为止来看是好的,至少这种改变让她的性情有所改变不会再回来了。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于霜霜的担心一直都在。时间紧张,霜寒扫去忧虑,开始疗伤。

    “八百万第二次。”这时候房间里从窗外传来了沙纪的声音,这场拍卖并没有因为里边发生的事情有所耽搁。

    “八百万第三次。”随着一声小锤落下的响声,对于绫纱的拍卖终于落下,接下来的拍卖仍然继续。

    而最后的物品只剩下了最后三样,天罪之血,茶罗,剑骨,花落何家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