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天罪之血
    绫纱一件,了不起的灵兵,几番周转竞价,终于如愿到了幽夜的手中,在沙纪一锤定音的那一刻,没有任何人反对,放弃这个竞价的原因很多,比如价格太高,竞不起,比如绫纱并不是他们的目标,比如不想浪费手中的大把灵石,想以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获得……

    经过多场的拍卖很多人已经疲倦,就连沙纪脸上也升起淡淡的倦意,不过接下来的这场却令她的疲惫一扫而空。因为这一件拍卖物同样来自于她的家族帝都。而来自于帝都的天罪之血在这里自然是属于绝对逆天的存在了。

    当女子把绫纱端回之后,从大门之中进来一人,当此人进来之时竟然引起了许多的哗然和议论,进来的竟是天香阁的二长老岳阳,只见他仪态端庄,有些仙气飘飘,两袖清风之感,面上带着冷淡的笑容,而他的笑容有些僵硬,看来他平日里也是个严肃之人了。

    而许多人哗然以及议论的原因自然是以岳阳的身份为何亲自前来,当注意力落在他端出来的透明水晶这才释然了。只见他手中小巧精致的水晶之内盛放着如拇指般的血红。

    那抹血红呈出淡淡的暗色,而在岳阳长老走进整个拍卖场之时,一道浓郁的气息出现,这道气息是属于那一道气血的,恍若一头天兽降临。不过这道滂薄的气息虽然属于天兽,却已经很虚弱了。

    透过小小的水晶之内只见那小小的血液里幻化出一头天兽怒吼,隐隐的吼声竟然传达到空气之中,形成嗡嗡的声音在耳边萦绕,这吼声虽然小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在最高层环绕的众人耳边犹如震耳欲聋的咆哮之声,直击心底,众人脸色变得发白。

    “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众人立刻运作灵气,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抵挡那嗡嗡的吼声这才稍好一些。

    而雷雨曈离得最近感受得最贴切,就连他灵犀境听到那声音精神都有些恍惚,感觉脑子有些眩晕,不过仅是一刻他意念一动,从阙门之内涌出一股灵气,传达四肢百骸这才抵消那道若有若无的吼声。

    这就是天兽的威力?雷雨曈心底浮过浓郁的震撼,不得不说这一次真的令他颠覆了以往的看法,仅仅只是一滴鲜血就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小子,本尊选择的目标不错吧!虽然这鲜血是被稀释过的,不过好歹也是天兽之血,有了这血液就能令本尊恢复些实力了。”千殇如没心没肺的话语传入雷雨曈心底。

    “嗤”地似乎被一把锋利的刀插在胸口前,雷雨曈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只感觉脑海的嗡嗡声又加强了许多,心脏跳动竟然短暂停止了。

    “这就是你说的目标?”雷雨曈的目光还在走进来的岳老手中的水晶之上,此刻内心却是翻江倒海,先前他答应那道灵魂是他原本以为那东西没有这么恐怖,现在他都感觉快窒息了。

    “小子,和本尊在一起以后这种事多着呢,别大惊小怪的。”千殇懒洋洋的话语似一根芒刺刺在伤口之上。

    “这天罪之血能让你恢复到什么程度?”虽然心里还是打鼓,不过他并没有很多的恐惧以及止步不前的情绪。

    “坤玄境吧!”

    “好,我干。”盯着那水晶雷雨曈心底一横,连忙答应,现在他的境界只是柔弱的灵犀境,如果对方能够恢复坤玄境的实力,至少在这鱼龙混杂的天雨城能够立足。

    想到一直叫他二哥的林桐,他答应过帮林桐寻找她哥哥,想到他已经得罪的阮坤以及赵健。然而这两件事情都是那么沉重压在他的身后,他处于这个混乱的中心,只有他一个人,他们都有后盾,而他只有他自己,虽然他也有个老头师傅,不过想到在鬼市的时候他心底就多一份惆怅。他心底清楚它那老头师傅也有他自己的麻烦啊!

    “真不愧是天罪之血,天兽的血液。”有人恐惧,自然也有人觊觎,两者之间仅只是因为实力的缘故而已,很多人都忍不住舔舔嘴唇或者咽着唾沫以消化内心的震动。

    当这道气血出现之后注定是引起风波的,而最为冷淡的蛊宗方若曦美目之中精光四射,她纤细的小手捏着衣袖,凤目逐渐眯起。而她身旁一直玩弄蛊虫的余五也停止了逗弄,他的目光似一团可以燃烧的烈火,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团气血。

    天罪之血属于天兽之血,之所以名为天罪是因为此天兽是被囚禁的天兽,囚禁自然是对于人类来说它是罪之源,传说几百年前帝都横空飞来一天兽,大肆疯狂弑杀夺命,专食人魂魄。

    后来便被帝都九大高手制服囚禁,而囚禁于何处却无人可知,而被囚禁的此天兽便被人圈养,总在一段时间便对其放血用以助人突破等,当然这都是些秘辛,而秘辛这种是真是假便不可知了。

    而竟冷淡性情的方若曦以及不谙世事的余五如此在意的缘故自然是这天罪之血对于制蛊作用极大。在蛊虫刚刚孵化以后便收集这些强大的气血作为培育蛊虫的培基。

    培基的气血等级越高,越是浓郁,那么培育出来的蛊虫也自然强大的,而作为培育蛊虫且以蛊为伴的蛊宗便是缺少这般强大气血的血液了,而这次让方若曦和余五两位亲自出山的原因也是为了这天罪之血而来。

    岳阳沉稳的步伐前行,很快走到沙纪的面前,恭敬地递过天罪之血,然后并站于沙纪的身旁,他此刻的态度自然十分显著了。这么珍贵的天兽之血怎么没有一个能够坐镇的强者在一旁。

    而当沙纪将天罪之血放于展示台之上时,才发现那水晶之上竟然纂刻着一道微弱的封印,而这微弱之意不是封印微弱,而是这道封印不易察觉。

    雷雨曈立刻弯腰替沙纪整理展示台,目光忍不住一撇,便见到了那段存在的封印,在水晶之上细微的纹路环绕遍布整个体,细细一看那纹路竟然是时刻消散不去的魂力,那魂力透露出强劲的恐怖,这种恐怖甚至不亚于老头,然而体之上的恐怖之力被某位大人物用特殊手段掩饰了。

    感受到依然存在的嗡嗡声,想来这道封印或许是用来镇压这恐怖的气血的,要不然那声音恐怕不会只是令人面色苍白,头晕目眩了。

    雷雨曈本身就是个小人物,在这个和他格格不入的圈子里他发现给他带来的震惊一而再再而三,接触越多,越是产生一种隐隐的恐惧,不过再如何恐惧他都把这些情绪牢牢地压在心底。

    天罪之血已经放于展示台上,沙纪站于台前三息的时间没有动作,留给众人观察的时间也已经足够,其实这三息的时间是让所有人从震动之中走出来的。

    确定已经给足了时间沙纪这才开始进入状态,她已经收起了媚态,相反她不需要换作先前的小娇伊人了,因为此刻需要的是震慑。作为这种职场的人,沙纪显然很出色,能够洞察秋毫,掌握刚柔并济的力度,把握得非常到位。

    于展示台前,犹如一根挺立的标杆,虽瘦小却挺拔,富有节奏感的动作拿起小锤,身体微微一颤,属于她的气息完全暴露出来,此刻的她犹如风暴的中心,而整个拍卖场之内是她的地方。

    “接下来拍卖的是天兽血液,这血液叫天罪之血,起价一百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超过五十万,现在拍卖开始。”强劲有力的声音隆隆如钟声,沉重有力之感在心底捶打,她将天罪之血这个名称冠上并不多余,而是警醒而已,因为她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天罪天兽这个秘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