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方若曦引起的波澜
    “天罪之血,看来真的是传闻中的天罪之血了。”两个天罪之血虽同名却意味不同。很多人也听说过天罪之血的秘闻,现如今距离感很近。

    竞价的锤子已经落下,只要拥有千万的巨富随便开口,就是砸钱,大概这就是一字千金的另一层释意。

    当天罪之血拍卖开始之后,几乎所有的隔离传音的屏障已经解除,因为对于天罪之血的觊觎如释放野性的巨流,喊价的人恨不得一下子把价格太高将所有人都挤兑下去,然后抱着那天罪之血看个明白,想来就算让这些人放弃美妻换抱着这天罪之血一辈子也愿意吧!

    然而那些人也是急眼,虽不能得到那宝贝,却想看得真切明白,于是众人便把脖子深得老长,那种激动的心情抑制不住,甚至有人庆幸能够走进这拍卖场,这种珍宝一辈子都不大可能见到,而这次全是开了眼界,或许和朋友吹嘘的时候多几分资本,多几分得意。

    一下子众人就把这天罪之血的价格抬得很高,甚至就快要追上绫纱的所得价了,不过这些人虽然都是巨富,并不想那些小人物般的急性子,竞价也是徐徐渐进,不过这种礼仪般的状态并没有再得到延续,似乎展现在眼前的是个美妙绝伦的美物,其勾魂之力骇人,让所有人都欲动。

    “五百五十万。”蛊宗方若曦终于开口了,冷清的声音在整座天香阁里显得十分特别,所以很容易就辨别出来了,而让人这么轻易记住她的声音缘故或许和她先前敢于和沙纪理论有关,毕竟能够得到沙纪的平等赏识的人就少。

    方若曦很少出没并且历经这样的事情,所以她的竞价方式直逼粗暴直接,先前沙纪已经说了每次竞价不能超过五十万,任何人都没有一次竞价加五十万的,而她似乎不在乎,似乎这种慢性的竞价太浪费她的时间了一样。

    当她开口竞价时也没有惹来任何的驳叱以及非议,只是有些人露出几分的诧异然后就继续竞价了,而她的竞价一直都以五十万这个数字增加,就连过多的话都不说,报个数字而已。

    这种模式似乎受到了感染。于是纷纷不在乎谁的颜面也不掩饰什么了,而第一个仿她的节奏的是个年轻人,而这个年轻人众人也既熟悉又忌惮,他就是幽夜,承受了先前宗门联合的刁难之后想要忘记都是一件困难的事。

    “七百万……”

    于是出现了两个不讲规矩的人,而她们不讲规矩的程度似乎更加直接了,因为他们逾越违反了天香阁沙纪的禁令,每次加价不能超过五十万。

    这更加令人有些不解或者让人透露出一丝的佩服,因为天香阁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也许是天香阁的底蕴太过雄厚或者存在太过特殊,所以众人有些忌惮,忌惮天香阁如何做。

    不过这场拍卖已经开始,犹如急流之中已经开舵的帆,没有停下来的道理,那些后果什么的都不再思考,而是继续竞价,剩余抛诸脑后了。

    而既然已经突破了底线,那么不用顾忌什么了,而这次真的是直接跨越了,而这个人就是方若曦,方若曦不愧是个性情冷淡的人,不知道她不懂还是嫌麻烦。

    “一千万……”

    整个拍卖场都安静了,那些准备加价的人突然目瞪口呆地张着嘴巴,似要喊出个数字,可是耳边传来的讯息让所有人压口无言,没有开口的还好,而开了口的竟然生生地将声音压低,最后原本可以令人听见的嗓音低到了地上,钻进泥土里消失了。

    那些压低嗓音的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犹如嘴里吃了一堆狗屎,难吃却有不得不说,这是个没有道理的理由。

    一千万打破打破这种束缚的方若曦这次生生加了二百万的价,这个价如一座大山砸下,砸在那些没有任何准备的人身上,有苦说还是不说,对方是蛊宗的人,蛊宗在天雨城也是巨擎的行列里一席之地的。

    所以顾忌而沉默,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沉默,因为天雨城的巨擎并不止一座,所以那些有苦说不出的人好像还能找到一个诉说公理的地方。

    “方姑娘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里哪有你这么竞价的?”落沙门宗原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是啊,哪里有这么竞价的,多少人的呐喊。

    天雨城肖炀沉默,只是目光透过小窗,一缕神识悄然探出,像在思索着什么,听雨轩的诸葛烨可以说是天雨城的首富,他眼睛眯着,也没有说话,而恐怕那些巨擎也同样静观其变,这种态度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就这样竞价,我过分了么?”方若曦没有任何咄咄逼人,只是冷淡平静地回答以及一个反问的语气。

    “在拍卖场之中哪有你这样竞价的?”饶是伶牙俐齿的宗原忽然找不到任何道理来说了。

    “我就这样,你们那般喊价太麻烦了,我想快点拍下这天罪之血。”方若曦仅仅只是一个麻烦便冲破了防线,似乎没有道理,而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似乎又有道理,因为理所当然。

    其实宗原的质问也有其原因,因为如宗原这般的宗门都存在一种状况,或者这里所有宗门都存在一种状况,就是有要尽可能将这些珍宝都揽于自己手中。

    比如如果能够尽可能地用低价将这天罪之血收入囊中,因为如此精打细算就可以把多出来的灵石用作拍卖下一件物品,而更何况天罪之血之后还有茶罗以及剑骨两大恐怖的鬼毒和灵兵。

    然而很多人的这种小算盘被这个来自于蛊宗的天骄打破了,而且还没有人敢说什么,现在只有宗原一个做声,不知道能不能独撑这帆舟。

    “你可知你已经违反了阁主所说的规矩了。”宗原似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也许是沙纪特殊的身份所以他这份胆气也壮了许多。

    “你们也破了。”一句简单的话让人一目了然,让人回神,让人无言以对,是的,他们也跟随了方若曦的步伐,就这样,当一个规矩被逾越之后,便不再显得那么神圣,于是随流的人也多了。

    随流的人还以为自己还在岸上,然而回头时岸边已经离得遥远,宗原相当于搬起了一块石头,却在砸出去的时候连自己也搭了进去,面如猪肝。袖子疾的灵气聚集然后又消失。

    “而且沙阁主也没有说逾越了这个规矩会怎么样是吧,沙阁主?”

    “是的,我也没说逾越了这个规矩之后又怎样。”方若曦平静地反问,沙纪淡然的回答,两句话就这么简单扇了多少人的脸。

    聪明的人已经从这个对话得到了许多的讯息,此刻多少的宗门似乎被一巴掌打在脑门之上,心情难免有些复杂,一句话透露出了很多的讯息。

    从一些方面来说,沙纪似乎玉手轻轻遥指很多人说道:天香阁说出的一句话你们都如此在意你们还是天雨城的巨擎么?当然这个隐语掩藏得非常深,意会的宗门只是眼中抹过厉色之后又恢复淡然。

    此刻里外不是人的自然便是宗原了,他的面色已经由苍白变成了一种紫青色,面上平静的青筋已经隐现。

    “好,我落沙门出一千二百万。”今日落沙门的面子已经丢尽,宗原恶狠狠地报出一个价格,似乎这样就可以挽回颜面,所有人自然也听出了其中的怒气歇斯底里。

    “一千三百万”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从某个房间里走了出来,有些慵懒,却似乎在笑着什么,这声音自然是幽夜的,这次他本来就是冲着天罪之血来的,只是这次话语之中带着芒刺,似乎要刺激什么人一般。

    “小子,你故意找茬是不是?”像是暴怒的凶手,带着暴戾,直击心神,耳膜旁带着些许疼痛。

    “一千三百万。”还没等待幽夜反击,一个沙哑的声音插了进来,形成了三对一的局势,而这个声音带来的风暴也不小,语音之中也带着扎人的刺。

    “你们……,好,好……”怒不可遏的语气显示了已经到达边缘的迹象。

    不知道是不是宗原倒了什么霉运,或者前生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今日让他承受不来,可以说这真的是个巧合,方若曦不善言辞,说出的话直接粗暴,扎人痛楚,而幽夜也是因为先前宗原对他的刁难,而那老妪则是因为她眼睁睁地被人协迫,而且属于她培养多年的果实竟突然脱离了她的掌控。于是宗原机缘巧合之下撞在了三人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