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罪之血归属
    一尊巨擎生生地被人羞辱,堵截是何等滋味,小人物在乎的是能不能有饭吃,而大人物在乎的是脸面,现如今宗原可以说是脸面丢尽不知将如何暴怒,不光是他,就连他门下的弟子都怒不可遏。

    今日随同宗原而来的长老弟子共有好几个,个个也因为宗主受到如此待遇而愤怒,早已有人怒气冲天之态,手中的刀剑已经出鞘半寸,嘴里怒骂着那老妪以及无名的青年,还誓死要碎他们的尸等等之类的话,反而对于蛊宗的方若曦只字不提,想来是不敢或心存几分“敬重”之意。

    若不是其中一个长老早已经布置了一道稀薄的禁制,恐怕早已经传遍天香阁了,或是他们知道了长老布置了一道禁制,所以尽了尽情宣泄。

    宗罡是落沙门的大师兄,他在外行事的方式很辣,沉稳,而此刻也只有他能够平静对待表面上的波动看不清他的想法,或是历经多了便形成了免疫,或者根本就不在乎。

    “宗主,不可动气。”宗罡温和地说道,且并没有过多的话语,宗罡的话没有深意也没有刻意强调,而宗原听到他的话似心平静了些许,似已经从先前的横怒走出来,到达暴走边缘的气息也收敛起来,此刻才是最可怕的状态。

    也不知道是不是宗罡有些烦恼这嘈杂的房间,他没有像其余师弟们那般同仇敌忾,于是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那些烦扰的气愤才平息,于是又恢复如初了。

    而坐于宗原另一旁的较为阴沉的长老也收起了打出的那一道禁制,花白的胡须轻轻浮动,一股似有若无的毒蛇的阴险逐渐在他的周身弥漫。

    “诸位,宗某实在付不起这巨额。”冷静下来的宗原像是一头蛰伏的猛兽,等待着一个美好的时机。宗原说的是实话,这一次天香阁之行落沙门只带了一千五百万灵石,若是此次一股脑地砸下去,那么接下来的拍卖基本没有落沙门什么事了。

    虽然此物极为贵重,甚至能够提高苍玄境强者突破的几率,不过最多只能是两成的几率而已,像他们浸淫于此等境界已久的人,太明白这一段破境需要何等的毅力和契机。而与最后的压轴之物而言,那才是他们的目标。

    “一千四百万,所有再高的价,那么我蛊宗放弃。”方若曦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纠结,似实话实说,就像参加这次的拍卖走个过场而已,就算得到得不到都无所谓一般。

    不过很多人听闻她话语之中的冷淡,倒是多了几分怀疑年纪轻轻的方若曦心中装的什么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么气血充盈的天罪之血对于培养蛊虫有多大的作用,如此想来任谁都不禁多几分怀疑。

    此刻另外的两个人幽夜,老妪没有立刻竞价,因为这个时候相信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一千四百万这个价都已经接近了他们财力的极限。

    不光是还没有退出竞价行列的三个人,就连已经退出竞价的天雨城城主、岳阳宗宗主,没有参与竞价的都忍俊不禁,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指尖戒指空间之内的灵石不足以那么多或远远不及那个数字。

    作为喊出这个价的主人方若曦表面虽然掩饰得好,不过内心也浮出一股轻微的无力之感,只有她知道在喊出这个价之时的心情,在短暂的沉默之时她心底也跟着紧张起来。

    而余五没有玩蛊虫,也没有像个顽童一样活泼善动,而是静静地坐于席上,是在等待着什么,平静带来了心理上的沉浮,有力的手握在椅子上,可以看出手指关节处动作的收缩。

    “一千四百五十万”沉重沙哑的声音悠悠而来,如一匹已经疲惫的老马,有些不甘以及割离的疼痛。

    “一千五百万。”这一次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停滞,可以知道,每个人都如割掉身体上的肉一般,可以说这个价已经让所有人都大出血了。

    “嗡”恍若一只苍蝇翅膀震动响起的声音,呼啸而过,老妪没有说话,没有威胁的语言,却拥有一股不稳而凌厉的气息出现了强烈的波动,而它的寓意如警告或者表达让人不知道的意味。

    当幽夜出口之时,那道凌厉的气息逼来,而他目中的精光蹦射,如一层薄薄的灵气出现,同样释放着一道剑光般令人不敢直视的目光,不过那道威胁只是一闪而逝,他条件反射般的警惕也放了下来。

    不过内心的压力也是沉重,这一次已经把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现在恐怕两大宝物都落在他的身上了,那么将如何面对重重的围攻,成为众矢之的真的很麻烦,风险很大,最紧要的是他身旁还有一个妹妹。

    望着桌上被送来的绫纱,荧光磷磷,拥有淡然的殇器气息,思绪旋转,做好决定便没有再做什么,在望向可爱的妹妹,此刻她没有任何往常的活泼,只是平静地坐于他的身后。她本应该像同龄一样的女孩呆在家里,偶尔出去吹吹清风,或者在院子里荡荡秋千的。

    “小若,把这件衣服穿在里边。”幽夜拿起绫纱递给幽若,这件绫纱很薄,很轻,只要是接触皮肤之类的东西,那莹莹闪烁的光就被掩盖,和一件普通的衣服没有任何区别。

    “好的,哥。”幽若没有犹豫,自然地接过绫纱,脸上带着让人开心的笑,不过她的笑落在幽夜的心上却是一阵疼痛。一直以来她一直都随在他的身边,吃过多少苦都不曾言语。

    没有再回想,幽夜打出一道灵气,灵气化作一道无形的帘幕,帘幕像是海上的表面,偶尔会荡起薄薄的涟漪,幽若走进帘幕如凭空消失一般,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不见人影。

    当幽夜再次出价之后,又是一段沉默,这一次沉默很长,只有喘息声,以及双唇摩擦欲话的轻微之声,最后等待了很久沙纪一脸的笑意香唇轻启。

    “一千五百万第一次……”

    “一千五百万第二次……”

    “一千五百万第三次。”

    “啪”柔软的手臂一起一落,终于又一个拍卖完成,而那一锤落下的声响落入每个人的心中,敲起阵阵的涟漪。

    一旁的雷雨曈似乎已经麻木,再如何离谱的高价都已经震动不了他的心神,不过也有几分感慨,这么多的灵石恐怕也能足够再塑造一个强者了,灵石之中的灵气充盈得吸引人,他有些回味那种徜徉于灵气海洋之中的感觉。

    也不知道那老头为他挣来的一百万灵石足够让他使多久,虽然那一百万灵石和这些大佬们相比九牛一毛,可那是他第一次的巨额了。

    美好的向往总是短暂,再美好也是空想,很快被现实眼前的问题破灭,现在已经知道这天罪之血落在何人的手里了,虽然他不清楚对方是谁,可是先前睥睨纵横的气势不弱于他人,这距离恐怕打了一点。

    最棘手的恐怕是一会出了天香阁以后的手段了,那么恐怖的人物,令人仰望的境界真不是他所能追踪的,路线也不知道,空有野心无实力,如何使?

    不过很快他发现这应该不是他所担心的,因为这些都不是他考虑,这种越级的事情应该是那什么千殇的事情了。

    当天罪之血的得主已经清晰,这时候从雕纹有朱雀的大门走来一人,正是先前和风流雨同在一个房间之内的柳巷,天香阁大长老。

    而当他走进来的时候,雷雨曈感到一丝的疑惑,也不知道这长老之席是如何分配的,按实力还是资历,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因为那大长老是个中年,比二长老年轻很多,这种分配在他看来真的有些别扭,再如何疑惑只是一个念头。

    先前亲自坐镇拍卖的是天香阁二长老岳阳,现如今是大长老柳巷亲自护送,合情合理,没有带来任何的惊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