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拉开帘幕
    纷乱之地,必有拨撩,暗中取利之人,需胆识,勇气,谋略,弱肉强食在旁,熟视无睹而自持,手中青锋三尺而杀人,此是何地,天雨城,何人,群雄并争,争什么,小者可持身入道,大者可左右一宗门兴衰。

    当骨剑被众人抬进拍卖场之时,雷雨曈已经被撤出来,只因那骨剑太凶,仅一点气息暴露,便能使一灵犀境神智不清,于是在沙纪一道灵气的保护之下退出了拍卖场。

    本以为退出之后便可有段时间缓缓的,便在这时千殇之语在耳响起。

    “小子,那身怀天罪之血的小子已经离开,咱们也该动身了。”

    雷雨曈只能心中暗骂,于是他和名樱道一句有事外出一趟,名樱似个柔水的傻姑娘,没有问他什么事便点头了。

    “往哪个方向走?”雷雨曈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侧门,正门视线密布。

    “小子,别四处张望,直走”雷雨曈正要四周环望,却被千殇阻止,在雷雨曈心中千殇虽有些桀骜,却是值得相信的,故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直走。

    “捂着肚子,脚步加快。”忽从阙门之内再次传来其声,雷雨曈疑惑,不知其用意,不过想来自有他的用意,所以雷雨曈按他所说的做,捂着肚子身体稍曲,脚步加快,似有什么来不及之事一般,就连雷雨曈自己也感觉有一丝的怪异。

    “左转。”

    “右转。”

    遇到岔道口,千殇的指道之声便响起,于是三三两两的几次过后终于来到目的地,是个死角,雷雨曈还想骂什么,却有一股熟悉又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他立即捏鼻闭气。

    “进去。”雷雨曈有些怒目,似有火气喷出,走了这么长的路,这诡异动作的掩饰目的地就是为了走进这茅厕,想想先前怪异的动作,加速的步伐,这才知道这怪异的感觉何来,便在他还没开口破骂,千殇不可违背的声音入耳。

    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他的后背推了一把,心底一惊踉跄地撞开了茅厕的门帘,幸好他反应很快,两脚踏在两块木板之上,不至于踩空,连腿带鞋入这排泄之物内。不过这味道十分恐怖,低头一看这排泄物之上蠕动着密集的有虫。

    “千殇。”饶是日常里脾气很好的雷雨曈脸上立刻生气铁青之气,“千殇”两字咬牙切齿,似恨不得讲他暴揍一顿都不可罢休。

    “都是从人嘴巴里进去,从人体排出来的,有什么嫌弃的。”身体之内,阙门之中水晶棺一句调侃语气特浓飘飘然荡漾,落入雷雨曈耳中。

    “让我走进来这臭哄哄的茅厕到底意欲何为?”似乎已经适应了这味道雷雨曈把捏着鼻子的两指拿开,有些怨气地问道。

    “放开心神,让我掌控你的身体。”

    雷雨曈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身体便逐渐放松,没有丝毫抵触和防御之态,随之他原本的气息逐渐隐去,一道陌生而强横的气息渐渐地流露出来,同时却也掺杂着隐秘的忧郁之息。

    当这种替换的状态过后,雷雨曈身体眼眸之中逐渐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原本澄澈的眸子像是融入了什么东西,一缕暗淡的颜色填充,就连眉宇之间也不例外,那眉微微一收,由宽变细,似两把锋利无双的剑镶在眉稍。

    嘴角勾勒,散发一点邪异,是妖娆惊艳的妖异,加上他一身脱胎换骨的气息,不用说,若是这张妖异的面孔沉浮于红尘,不知道摧掉多少红花蓝莲。

    当千殇掌控了这具身躯之后,雷雨曈的六感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缕神识飘落,似一张巨大宽敞的罗网遍布四周,把所有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那灰暗的屋顶之上竟然紧贴着几个人影,好几个阁楼之上的明暗窗都潜伏着眼睛。

    那些视线纵横交错编织成一张张重重叠叠的罗网,三百六十度地监视着每个角落,而有几个绝佳控制视线的位置已人去楼空,看来这罗网也渐渐收网了。

    “这么清晰!”身体暂时不属于雷雨曈,可是凭借千殇得天独厚的实力把这一切布置看得清晰,他有些赞叹。

    “别感慨了,也就是本尊这特殊而强大的神识,就算是哪个苍玄境在此也发现不了那些人的位置。”千殇流露出一丝轻蔑的颜色,而这些人落在他眼里很不堪一般,不过千殇口中虽这般想,心底还是有些赞叹的。

    “若是有机会弄得几本这样的功法给这小子,以后就不用亲自担心这小子隐匿的问题了。”若是那些人之中所有人被千殇打劫不知是庆幸还是倒霉。

    对于千殇的这种态度雷雨瞳不禁有些无语,不过他实力在此,雷雨曈无话可说所以倒不去不说。

    指尖灵戒灵气注入,一道精光一闪,一件黑色长袍披身,一个面具蒙脸,忽有一道风而过,掀起门帘,人影已经不见,恍惚之间已经有一道黑影悄然而去,不曾打扰周围一草一木。

    不远处一阁楼屋顶之上,灰蒙蒙还没有全亮的天,那屋顶之上犹如一块黑色的布覆盖在瓦片之上,没有一点隆起,没有一点破绽,任谁也想不到这明显之处竟然是一人,他的身体仅仅地贴着瓦片上,一动也不动。

    “首领,我脖子之上竟然闪过一缕凉风,是不是咱们被人发现了。”此名暗哨已经埋伏于此三日,天亮撤走,晚上就班,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踪迹,先前有人从天香阁侧门走出,原以为是条大鱼,没想到只是个灵犀境的虾米,神识跟踪,那小子竟然入了茅厕,他内心不禁暗骂,上个茅厕都走侧门,这天香阁的侧门也太好走了。

    “不会的。”这时他身旁传出一声音来,原来这黑布之下不是一人,而是两人,那回答之人听属下也这般说,他心底一震,说实话他也感觉到了那一股凉风,如一把寒冷的冰刃切割脖子一般,只是考虑到自己是首领才谎从口出。

    先前眨眼之间似乎有一人影从那茅厕闪出,正是先前那小子进去的那个茅厕,他本想神识一探,不过那龌龊的想法浮出便压住了,这画风真的让人反感,就连自己也为自己这想法作呕。

    然而就是因为他的这个念头漏掉了一个不可能的存在,这个漏点成为了这次唯一的漏网之鱼。

    “哒哒……”清晨,一缕湿气湿润面容,飞快的步伐匆匆,耳旁的风散发着冷意,十八岁少年手中剑,怀中人,一手持剑,一手揽女孩的细腰,女孩望着他,平静。然而他脸上是一片沉重,催动阙门之内充盈的灵气运转达到极致,施展脚上的功夫,希望快些。

    身后的破空声更急,一道脚踏房顶,走壁飞檐矫捷如风,衣衫稍有凝乱,盯着眼前飞本的人影,眼眸之中一缕痴狂之意展露,正是蛊宗长老余五。

    自从幽夜的人影离开天香阁之后,他就一直追踪着,想起即将在罐子里养出又肥又嫩的蛊虫,他就兴奋,比养自己的孩子还开心,袖子里灵气抖擞,灵气运转更急一分。

    “小子,把小蛊虫的血食还来。”嗓音低沉,运转灵气发声,穿透力之强,然而前边的人影不作声,只是速度更快一分。

    “让我逮着,非让我的小蛊虫好好地蛰一下你。”如同一个愤怒的孩子被抢了东西,追击力度更甚。

    前面幽夜带着幽若逃离,不断地变换着方向,有意摆脱身后强大的对手,然而没有什么效果,实力相差太大了,身后的破空声更加急促了,前面是一道拦住去路的高强,他没有打算停留的意思,大步迈进,忽踩一快石头,灵气运转爆发,轻轻一点,脚下石头碎裂。

    借助力道如同一氢气球快速升起,然后脚蹬高强而去,然而那一刻突变升起,这一道高墙如同一个界面,温度骤然下降,有些湿润的空气突然结冰,白蒙蒙的一片,如同海上笼罩的薄雾,一片白茫之中突然有极速破空之声响来,只见晶莹的寒冷冰刺如同箭雨射来,幽夜目中寒光爆射,拇指不再压制手中的古剑。

    “噌”剑光四射,散发出锋锐的剑气扫射,射向前边向他们两个射来的寒光,“啪啪……”急促脆响之声响起,剑光与寒芒相消,化为冰屑散落。寒芒忽现,幽夜不得不停下来了。

    逃,当然是想的,然而已经没有选择,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想要变向发速,迟了,所以停下来了,身后的人已经到了。

    幽夜揽着妹妹的细腰站于高墙之上,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一抹寒气已露,目光炯炯有神盯着身后的来人,手中的剑已出鞘半寸,“滋滋”地颤抖着,感受手中强烈的抗拒,忧色掠过脸上。

    前边雾气已经散去,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四个婷婷玉立的女子,如花丛之中栀子,只是其昂首傲然,令周边草木暗淡三分,她左手拖着一小小的蛊虫,强烈的寒气就是从那散发出来,似乎她本身就是那蛊虫,无论怎样的寒气,都不曾沾染她周身一丝一毫。

    强烈的压迫感前后涌来,如同两块庞大的夹板要把他夹碎,然而幽夜并不示弱,他的眸光越来越锋锐,一股滂薄的气势同样升起,是道不清说不明的气势,如同一块巨石,固执地顽抗着不屈服,不屈服的还有他手中的剑,剑气凌天,萦绕着周身,手腕之上的手链散发出光芒形成一道屏障包裹着幽若,不受剑气的伤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