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岳阳宗的遭遇
    香阁如风吹柳絮,该散的仍然散去,留下的仅是少数,虽然还在,却已经有了去势,最终只会是天香阁这座空楼,天香阁虽是这场盛大拍卖会之主,可是谁也不敢想天香阁是否会暗箱操作,天香阁拥有这个实力,也够胆。

    天已清晰,天香阁之外的眼睛也逐渐消失,布下无形的“天罗地网”也层层抽丝,逐渐缺陷,最终虚妄,痕迹不留,如曾经没有出现过,砖瓦还是砖瓦,檐梁仍是檐梁。

    岳阳宗,荆门,天雨城城主府已经从天香阁离开,这些人如森林里的隐匿霸主,更想是狩猎者,走进这广袤的天雨城竟然无宗无迹。

    整座天雨城充斥着无形的压力,如一座阴森的鬼城,不感人气,不见人影,似乎已经拥有一股滂薄的异常能量笼罩整个天空,死气沉沉,很安静,日常的喧闹没有,就连牲畜的咕噜之声也没有出现。

    门户帘窗紧闭,风吹来,只有风入缝隙的声音,那些人似乎已经约了一晚上喝酒,喝醉了就沉闷了一般。

    这时候从天香阁走出一队人,看其衣着很好认,那么显眼的衣饰模样很出名,因为他们属于一个赫赫有名的宗门,落沙门,就算是一个杂役弟子从其走向凡尘也是个好手的宗门。

    一行共有五人,其中就有落沙门门主宗原,只是他步子有些轻佻,少了一门之主的威势和从容,而且领路的不是他,而是宗罡。

    “不知道此次行动是否顺利?”“宗原”喃喃地道。

    “师弟,你还是卸了这装束吧!别丢宗门的脸了。”宗原迈着急促的步子,淡淡地说道。

    只见那“宗原”袖子掩面而过,再现之时已经换了面容,面容有些原来这只是金蝉脱壳之计,而这只蝉便是先前那张脸了。面容一换,如变魔法一般,手抓衣袖轻轻一拉衣服已经离身,然后消失,被纳入空间灵戒之中了。

    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他乃是落沙门的二师兄,名为黄风,人称隐形人,这也因为他精妙的易容术而得名。

    “二师兄的易容之术又有所增进了,先前我们都不曾发现。”跟在他身后的师弟有些羡慕地说道。

    “好了,还是做要紧的事吧!”宗罡有些冷酷地说道,众人不敢再说话,大师兄的威严不是所有人都敢冒犯的,于是一行五人向另一方向行进,正是城门的方向。

    岳阳宗楚阳一行几人匆匆,奔往城门而去,一路行来匆匆缕缕晨风嗖嗖,令人胆寒,楚阳手握手中的黑布包裹的剑,面色越来越是凝重,周围的空气带着沉闷,他感觉到有几道强大的气息在靠近。

    “哒哒……”忽然急促的脚步停下,因为他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拦住了去路,楚阳深厚的灵气运转,滂薄呼出,呈防备之状,他身旁的弟子也做好迎战的准备。

    “出来吧,何必如此鬼鬼祟祟。”楚阳的目光化作一柄利剑,凝视不远处的九十度转角。

    “不愧是岳阳宗宗主,有气魄,有气度,不过今日这骨剑还是请留下吧!”从转角出走来一人,随后“嗖嗖”地窜出几个黑衣蒙面人,手持已出鞘长剑,重重包围众人,而转角那人其话语连珠,句句摄人心魄,而且伴其而来的是刀剑伴的气息。

    “哼,蛇鼠之辈不敢真面目示人,还如此猖獗。”楚阳灵气涌动化作强盾护住身后的弟子。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动手了。”话语完毕,一道法印打出,极速轰向楚阳。

    “金辰,你等快速突围。”楚阳对一弟子说道,随后他气势如虹只身迎向那黑衣人,向前便是一拳轰出,拳锋劲道惊人,凛凛威风不输于那道法印,于是轰然一声法印崩溃,他速度不减直接对上黑衣人。

    在他们动手之时楚阳身后的弟子也和黑衣人动起手来,两边的人旗鼓相当,当然随机分配,受伤也是难免。只是黑衣人训练有素,手段狠辣,一招一式处处要人性命,而岳阳宗一干弟子显然实战经验很少。动起手来束手束脚,有些慌乱,所以渐渐地岳阳宗一边开始由旗鼓相当走向了下风。

    “大家别恋战,快突围。”可以说被楚阳点名的金辰弟子十分有远见,见形势开始偏移便不忘提醒,于是在他的提议之下,阻挡这截杀后退,压力减轻了不少。

    “小厉。”忽然从另一处传来悲怆的喊声,望去,只见十八岁左右的弟子已经死在黑衣人的剑下,而且死时一剑伤了黑衣人,他有些青涩的面庞露出决绝,显然他并不后悔。

    此刻死了那叫小厉的弟子,而且还有几人已经受了伤,明显那个弟子的死带来了一些刺激,原本仅只是防守的弟子也开始放开了手脚,大开大合,仇恨的意念让他们忘记了生死。

    于是这种偏移逐渐减缓了脚步,金辰的武器是他的一双手,他那双手形如冰块,却是坚硬无比,此刻被三个黑衣人围攻,剑剑要他性命,然而凭借他异常坚硬的双臂和配合的身法,数次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致命的伤口。

    “当”一人被他击退,两人配合无缝想他杀来,一前一后,前者忽次,后者自左向右撩来斩他腰间。来得极快,来不及做过多的反应,然而不愧是得到宗主欣赏之人。

    灵气运转,双臂护住腰间,身体轻轻一扭,“当,呲,呲”,双臂挡住身后斩来的剑,身前的一剑穿透了他的身体,来个穿透,已经避开心脏。可是不知从哪里喷出一口热流,而且热流之中带着滚烫,血腥味道,然后了金辰的脸和衣衫,他犹如嗜血的鬼怪。

    再看,身前之人喉咙竟被生生地割开,而且还“滋滋”无力地喷出血液,神识恐怖,再次直视金辰,只见他的口全部被血液竟然,如魔,而且口中带着锋利,原来他口中咬着薄薄的刀片。

    他目光转移,身后之人,只见那人睁大眼睛,瞳孔骤缩,显然是被他的手段惊吓,金辰快速拔出胸前的剑,趁此机会一剑穿透了再一个黑衣人的心脏。

    击杀两人,被击退的那人有些胆怯地后退,不敢向前,此刻他如一尊杀神,望四周,见同门伤残过半,金辰胸中怒喝,顾不得自己的伤口。脚下发力,冰冷的双手又杀一人,然而同门已经死伤惨重,黑衣人人数仍多。

    “突围,快。”金辰毫不犹豫只身抵挡,掩护后退。

    “师兄。”一弟子颤抖地望着他的伤口,悲怆愤然各种情绪交织。

    “快走。”毅然决然的金辰的命令带着决绝,那师弟只好从命,且战且退。

    而此刻和黑衣人交手的楚阳也举步维艰,两个都同是苍玄境的高手,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楚阳手中握着黑布包裹的武器,有些不便,此刻他的余光也见到了现场,十几个弟子竟然死伤过半,他目露凶光,早知道这次翻出来的都是精锐弟子。

    “砰砰”楚阳实战拳脚,手如铜锤,腿如铁鞭,灵气极致催动,强横力道狠狠狂轰,然而那黑衣人同样凶悍,气势丝毫不再他之下,次次出手都能够化解。

    “砰”此次碰撞之后,楚阳借力遥遥而退,闪到金辰身旁,一掌拍出,目标正是围攻金辰的黑衣人,为了掩护同门撤离,金辰已经被他们围攻重伤,身体上下刀口剑眼遍布,楚阳哪里不怒。眼中凶光大盛,一掌极致碎裂来风轰出。

    “楚阳,你敢。”那黑衣人见楚阳暴怒一掌,眼见心急,若是那一掌轰出,那么所有人都成了尸体了,他当然不会见死不救。

    也不知道黑衣人使用什么秘法,竟然消失了,“轰隆”一声炸响,烟尘四起,飞沙走石,如一枚烈性炸弹爆炸一般。

    弥漫的烟尘消散,露出真容,楚阳和金辰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已经成功脱身了,只有那黑衣人首领和他身后黑衣,黑衣人周身都是碎裂的布条,看来是楚阳临走之时的那一掌的效果。

    为了救这些人,他使用了瞬移的秘法,然而时间仓促,没有给予他足够时间蓄力,所以那一掌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楚阳我定让你付出代价。”沙哑之声带着隐隐的杀意,这是他今日第一次目露杀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