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来人
    夜已尽,天已明,幽夜傲然屹立,怀揽幽若,如遗世独立于茫然峰上,抵挡着到来的风暴,剑气纵横四方,他体内的煞气逐渐散发而来,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围墙。

    “哥……”幽若轻声有些哽咽,多少次遇到这种危险,她都只能倚在哥的胸膛。

    “有我在什么也别说。”幽夜很了解她,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总是在这种时候说些丧气话让他有些恼。

    “将天罪之血留下!”她话语有些冷,如不容置疑的冰雪女王,她周身的温度依然持续下降,雾气开始出现,而且越来越浓郁。

    “小子,可以啊,跑这么快,快把血食交出来,不然我放蛊虫咬你!”身后余五在追踪过程中衣衫被风吹,所以显得狼狈,不过并没有影响他爆发出来的压迫感。

    “还以为你们会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呢?没想到如此直接。”幽夜话语之中带着一缕沧桑,眼神闪过一瞬即逝的伤感,还掺杂着恨意,自从手中的剑开始,他就厄运不断,所有人都要杀他,他被出卖过,被骗过,最后他学会了杀人,以前那个有些憨厚的少年已经不再。

    “借口这种东西我不会,而且很麻烦,费脑子。”眼前的方若曦淡然,雾气已经开始淹没她,而且从她身上传来的冷死竟然如同一把剑向他和幽若刺来。

    “哼”幽夜轻声一哼,然而不敢轻敌,眼前的女子是他见过同境界之中最强的,恐怕她也如自己能够越阶杀人。

    “噌”拇指松弛,古剑再出鞘半分,哗然而出,锋锐如开天之斧,韧性更横,那淡淡的薄雾竟然有被剑气所化之剑划开的趋势。却始终没有划开,因为那薄雾竟然化为坚冰,生生挡住。

    形成涟漪,冷死化开,剑气荡漾,由于冲击幽夜竟有后退之势,然而人在危墙,无可退,于是纵身跃,灵气运行护住周身驱散冷气。

    “噔噔……”落地差点没站稳,踉跄几步,又是一声破空之声划空,身后的余五已经跟来,一道凌厉的攻击射来,由于薄雾的缘故,幽夜不可直视,而且这雾气竟然拥有隔绝他神识之能,心中骇然。

    危险临头,顾不得那么多,想都没想右手执剑向后打去,“浜”一声实撞,手中的反震之力让幽夜猝不及防,古剑差点脱手,只感觉自己右手发麻轻颤,如击打于巨大顽石之上。

    巨大的力量使得他脚下不住再退两步,一阵震动,身体也跟着发疼。

    心中暗惊,到底是什么东西拥有如此大的蛮力,好在那雾气之中飞行攻来的东西已经后退。

    “小子你是摆脱不了的,乖乖地交出蛊虫的血食吧!”不知何故,薄雾散去,冷意犹在,人影已经出现,幽夜终有看到了那怪物的模样,竟然是一只蛊虫,它正立于余五的手中。

    头上带有两只长触角,嘴生有两颗长而弯的黑色夹子,如牙如两柄弯刀一般,再看古剑剑鞘上的纹印,就知道了便是那两柄“弯刀”的杰作,没想到这么一只蛊虫竟然拥有不低于坤玄境的力量,被这两人截住,不知命运到底如何,冰雪加霜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再说一遍,把天罪之血留下来。”方若曦再冷三分,周围开始凝冰,地上的尘竟然形成了冻土,那冰霜向幽夜弥漫而来,形成冰域,然而幽夜也不是吃素的,血煞之气爆发而来,形成浓郁的血腥之味,围绕他不散,剑气和血煞之气融合威力竟然再加三分。

    周围充斥着他的气息,唯有幽若没有沾染半分,只因那古怪的手链散发保护幽若的光芒。

    “那我也告诫一声,别再逼我,否则让你们后悔。”幽夜冰冷的声音竟然比方若曦还冰冷,如同即将嗜血的猛兽,不知所谓,只有杀。

    “找死。”身后的余五似乎已经厌恶了这状态,总觉得现在废话太多,因为他觉得他的蛊虫饿了,而且饿得厉害,所以手中的蛊虫有些颤抖,它那薄薄的双翼升出了甲壳,准备再次射向眼前之人。

    “我一人足以。”方若曦自信且冰冷的声音响起,余五有些烦躁的情绪平复了下来,他也安抚着手中的蛊虫。

    团团寒冰凝结,附着于方若曦的双手,美目之间沾染淡淡的冰沙,甚是美丽,突然寒光出于目中,寒光一闪,白影射向血煞。交手的速度很快,时间很短,却也到达了巅峰,水火不容的程度。

    “没想到这小妮子如此强横,专心致志地修炼一蛊融身真是强啊。”观望的余五终于露出了一点正经的模样,一蛊融身,那是多少人向往的啊!

    “那小子也不错,那剑真是古天风的剑?真是古怪……”余五低语,似在思索,无果于是无奈轻轻摇头。

    “蹦蹦……”血煞与寒冰的对砰,冷死与剑气的战役,幽夜动,而幽若没有动,幽夜的手链已经戴在幽若的手上,所以没有受到伤害,再加上她拥有绫纱护体,所以足以抵挡寒气。幽夜一人与方若曦身影交错,他已经拔剑,剑气竟然节节攀升,那锋锐之意已经达到了坤玄境巅峰。

    “砰”一声炸响,如陨石对撞,冰渣四射,寒气翻滚,剑气收敛,血煞依然,白影血色纷纷后退,步步深陷,方若曦眉前秀发有些纷乱,手上凝结的寒冰甲壳已经坑坑洼洼,如被硫酸腐蚀一样。

    白衣也许有些污浊了,但她面色依然平静,目光如万年冰霜,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对方很强,是她出宗遇到的第一个强者,她感觉她自己已经的温度越来越低,越来越冷,不过她不怕冷,越冷她就越强。

    幽夜站于幽若的身边,一身的血煞依然冷,他手中的剑已经入鞘,拇指紧紧压在剑柄之上,古剑颤抖欲出鞘,如咆哮的怒吼,竟散发的剑气欲反噬,然而幽夜冷哼一声,如霸道的君主,一道狂暴的灵气打压古剑,这才平静些。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交手很凶险,剑更凶险。

    “哥”幽若脸色苍白,没有无措,却忧心如焚,眼泪汪汪,如一弘泉眼,手中手帕替他擦去鲜血。

    “没事”当幽若站于他身前,替他擦血,他眼中的嗜血之光才暗沉,内心的冲动才被压制,给予她一个安慰的笑。

    “听闻这剑是古天风的剑?”方若曦轻轻一抖,灵气翩翩依然,从容淡定,然而冷意未减。

    “你想要?”有有些嘲弄地问道,是啊多少人都是冲着他手中的剑来的,一柄剑而已有什么稀奇的,如果愿意来过,那个夜里,他不会从那做坟地里刨出这把剑。

    他愿意带着妹妹一起在街头流浪,一起去乞讨,一起去和其他的乞丐的争一个包子也是好的,然而世事不可逆,一路走来,多少次死亡的危险,多少次他和妹妹都成死人了。

    “不想,我只要天罪之血。”方若曦已经看出他手中剑的古怪,看出那把剑的古怪,要不然对方也不会一直压制着剑的出鞘,也不会立刻剑入鞘。

    “这不是废话么!”讽刺更是尖锐,他咬着牙,想起了往事他的恨意升起,恨不得撕碎所有人,恨不得毁灭一切,那些嘴角,那些微笑之下藏着的嗜血,他已经看透了,看透了人性。

    “谁?”一掌血煞掌印,拍出,一根寒意涌动的冰剑射出,方向一致,刺向危险的一角。

    “砰,叮”墙体化为尘沙四散,冰剑被击飞远离方向,没入泥土之中。两人走来,一个老妪,一个青年,老妪年迈如快入黄土的骨头,青年脸色苍白,气息浮动不太稳定。

    “本想观望观望的,没想到现在年轻人的脾气太大。”老妪沙哑的声音点点寒意四散,幽幽之气笼罩,如同一团黑色的雾气四散。

    幽夜立刻站于幽若身前,方若曦也散开气息,目光有些凝重地望着来人,只有余五稍稍淡定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