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欲手杀来人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雷雨曈的躯体之内,雷雨曈有些惊喜地说道,以往他都没见过强者的动手,先前借住千殇强大而特殊的神识将全程看得十分清楚。

    那个方若曦的寒冰,幽夜的古剑都是令人忌惮的实力的现在,身体的血液有些,内心宛如埋有一条向往翱翔九天的苍龙。

    “别在一旁瞎白话了,就你那实力只会被碾作泥尘。”一身黑衣,掌控了雷雨曈身体的千殇有些打击地说道。

    “那女娃和那小子的潜质并不是很好的,只是泛泛之辈而已,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也让人钦佩了。”千殇的话语之中有些淡淡的钦佩之意。

    “拥有强横的实力这潜质还是泛泛之辈?你若是说那男的倒还行,这女的就不是了吧?”雷雨曈可不同意那个女子的潜质被贬得一无是处,那个男的差不多,他可看出那个男的可是依靠手中的剑才和那方若曦打成平手的。

    “朝菌蟪蛄之目如何见日夜更替,如何睹春秋轮回,那叫幽夜的小子若不是实力强横,他怎能在护住自己妹妹以及压制古剑反噬之下与对方行成均立之势。”雷雨曈又暗暗想了先前的情况,正如千殇所说,让他无语可对,无据可依。

    “我道是谁,原来是蛊夫人和绝阴先生,你们也是来抢血食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余五前两句还算正经,后面嘛越来越显别扭的稚气。

    “蛊夫人?”包括远处雷雨曈在内,所有人都觉罔然。

    “没听过。”方若曦直接说道,而且她眼中对于这位蛊夫人有些厌恶之气,这种厌恶是由于那蛊夫人的气息真的让她不喜。

    这话一出,有些凝固,显然那凝固之意便是来自于这蛊夫人,一个曾经恶名遍布的人如今遭人轻蔑,不知是何滋味,想来有种被辱了的感觉。

    “确实没听过。”似乎配合得很默契,幽夜也说没听见,若换做别人都一脸谄媚之相道一声“久闻前辈之名”之类的废话,然而幽夜已从“蛊夫人”三字之中猜出了对方的来意,何必客气。

    “呵呵,看来老婆子很久没出来走动了,没人知道老婆子之名实属正常。”那蛊夫人咧嘴笑笑,幽幽地直觉视线暗了几分,那笑里如刀锋伤人。

    “小子,咱们做个交易,把天罪之血给我,我保你们出城,如何?”蛊夫人话峰一转,注视着幽夜以及他身后的幽若。

    蛊夫人此话一出,空气之中的压迫之感浓郁几分,方若曦眼中的厌恶更多一分,余五的气息也微微一露,手中的蛊虫轻轻颤抖,有些急迫之感。

    “这么说,你老人家的身骨还健朗,羽翼很牢固是吧?”幽夜望着蛊夫人,幽幽说道,倒是带着清淡讥讽试探的意味。

    “天罪之血你拿不走。”方若曦开口。

    “我很久没动了,有些怕死。”蛊夫人这话不知道这话回答的是幽夜还是驳斥方若曦,可她的话语之中带着些矛盾,怕死,这和没动有什么关系,那么怕死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然而却也从另一方面来说,因为怕死所以来,来那东西,那东西能够活命,只能如此理解,还有就是怕死,所以她来她就有把握离开,只能这样理解。

    “夫人,听说你可是你拿你女儿炼蛊的,不知那神蛊可有所成啊?不妨拿出来看看!”余五有些反复无常,有些捉摸不透,总在稚气与正经之间交替,他的话中透露出很多消息。

    神蛊,用人炼蛊,还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一个反人道的残杀行为暴露,到底追逐的是什么,无敌?还是长生……,谁也没注意到老妪身后的绝阴先生暴露出来的痛苦,他眼中的挣扎,痛,手中的铁剑握得很紧……

    “找死。”老妪暴怒,幽幽之气爆发,畸形拐杖一点,幽幽之气浓郁致使形成灰色爆发,凌厉阴寒压迫生生爆起,欲把余五杀于此地。

    然而同时一苍玄境的余五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杀的,“嗡”一声尖锐的呼啸,刺耳难宁,刺破空气入而,有些耳鸣,只见一道道薄薄的淡黄色翼刀杀出,生生地消耗那恐怖的幽幽之气的攻击。

    幽幽之气非常阴冷,能够冻住所有的物件,和方若曦的效果十分相似,威力却高出了很多,然而奈何不了余五,那薄薄的翼刀不知何来,威力也不在那幽气之下,一番对峙,幽气的攻击已被化解。

    再看余五那面,一只庞大的身似蜜蜂的蛊虫出现于余五身前,而化解那暴怒一击的竟然是它那舞动飞快的薄薄羽翼。

    “可别动怒,不然不被我的小蜂蛊所杀就活活气死了哦。”有些戏虐地说道。

    “想死么?”阴寒的沙哑之声透着即将忍不住的杀意,被道出她的隐秘。老妪握拐的手有些颤抖,似乎害怕回顾那一段记忆。那苦苦哀求的声音,那哀伤的泣声,那被她生生用来炼蛊的女儿。

    “蜂,别怕,她杀不了你的。”蜂蛊已化小入余五的手中,喃喃自语,似安慰受到惊吓的孩子。

    “小痴……”身后的绝阴先生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泪水流了下来,他身上的气息在蓄势,似乎下一刻要爆发似的,而且越来越强,就连幽夜和方若曦的目光也被他吸引而去。

    “孽畜”那蛊夫人脸色变换,察觉到异常,突然暴怒,“啪”地一巴掌扇过去,结实地五个掌印印在绝阴先生的脸上,甚是明显且响亮。

    “咒起”一道蛊咒出,有些令人灵魂颤抖的咒印出现,显然是先前就已经凝好的,老妪狠狠地拍向绝阴先生的眉中,这时候绝阴先生这才恢复了先前,没有什么区别,似乎只是忘记了什么。

    “忆魂咒!”方若曦大惊呼出,忆魂咒她在宗门的典籍之中见过,先前的咒印模样与典籍之中的记载如出一辙,那是一种歹毒的蛊咒,可以说是丧尽天良,这种蛊咒已经被蛊宗的弟子尽练,否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余五还是低语,安抚蜂蛊,而幽夜幽若以及暗中的雷雨曈听到了那三字忆魂咒,幽夜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作用的蛊咒,对于蛊他是一窍不通的。

    然而他从其效果也看出了这蛊咒的歹毒之处,再加上方若曦的反应以及这咒名,他便猜出了其功用,那绝阴先生应该是被控制了,先前应该想起了什么事,却被这蛊夫人的咒印所断。

    “有见识。”蛊夫人似在夸赞方若曦,然而却令人生出层层寒意,心底更是薄凉。

    “小子,考虑得怎么样?”

    “我想杀了你。”幽夜的血煞之气竟然升起,他望蛊夫人的目光变了,不像是看一个人的目光,而是像畜,像兽,他曾经遭到过出卖,遭到过追杀,遇到过没人性的人,然而他此刻的寒意竟是强过了所有。

    从她的手段,从那些只言片语,从她的气息已经得出一个结论,他想杀人。

    “我也想杀她。”方若曦开口了,覆盖于她双手的冰更薄了,但更加冷了,她想起了一片海,一片火海,那片火海让她努力地修炼,让她一刻不停地修炼,就算夜晚也在打坐,在那些日夜里她已经忘记了火海。

    今日她记起来了,从未有过的冷意再次从生,像一颗种子埋葬于身体之内,寒意疯狂地生长,蔓延,结冰的范围增大。

    于是蛊夫人激起了两个人的杀意,原本争夺天罪之血的年轻人就这样放下了利益,将矛头指向了蛊夫人,不为什么,只因为激起了两个人心中生而为人的道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