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越阶斗来人,重伤
    “忆魂咒?”雷雨曈心中浮过疑惑,察言观色已经知道这是一种歹毒的蛊咒了,不过对于这蛊咒之类的东西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是炼蛊之人才能施展的咒术,以后你也会遇到,所以不用那么大惊小怪。”千殇少有的客气,并没有打击他。

    天已经亮,一缕光辉已经扫下来,然而那黑袍竟然变了颜色,和那些土砖瓦片的颜色相近,就连那恐怖的面具也变得普通,黑袍之下的眼睛望着眼前的战场。

    余五在一旁捉弄自己的蛊虫,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空气之中的微妙变化一般,幽夜跨出一步,血煞之气升起,浓郁强度也超越了先前,同样被他压制的古剑出鞘半寸,一股灵气输入骨剑,剑气节节攀升,血煞之气和剑气相互交融。

    蛊夫人这个名字令人十分压抑,而且先前的那拐杖一点已经暴露了实力,苍玄境,令幽夜心悸的境界,他知道一个境界的差距实力相差多少,所以没有打算留手。

    幽若已经在幽夜作出决定的那一刻后退了,虽然她心中不同意这么做,可是她也讨厌甚至憎恶那摇摇欲倒的老妪,她和哥哥是街头流浪的孤儿,她实在想不通为何这样一个母亲竟然对自己的女儿下得去手。

    这一刻幽若忽然觉得自己没有母亲似乎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望着那比她稍高些的背影,回想着一路走来的重重危险,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她可以不需要母亲的,因为有哥哥就够了。

    方若曦体温越来越低,她体内的血液反而循环越来越快,她的气息越来越强,“砜”被一层薄薄冰膜包裹的玉手突然轻轻一抓,空气之中雾气凝聚,一把三尺冰剑凝成,透冰如玉,玉手一握,冰冷的气息冲天,堪比幽夜破空的剑气。

    “砜砜……”这时候幽夜出手了,方若曦出剑了,幽夜拔剑了,那把剑剑气凌霄,再加上他身上的血煞之气催发,灵气运转,手腕撩去,血色锋锐的剑锋破空而去,仿佛那空气有什么东西被他手中的剑齐齐划成两瓣。

    而方若曦出手有些笨拙,她手中的冰剑出式竟是出刀的刀法,她是将剑用作刀使,有些别扭地双手举起自上而下朝着老妪劈去,然而并不影响其威力,那一刻,只见白色的冰霜自她手中的剑狠狠地射出,剑锋冷死瞬间过出,晨空湿气凝结薄薄的冰附着,寒气又增。

    一剑自下而上撩,一剑自上而下劈出,看似拙略,破绽也多,但最关键的是两剑的速度都很快,快到就算苍玄境都不得不出手正面抵挡,可以说两剑是两个人状态顶峰时最好的一剑。

    “两个小娃娃,自不量力。”老妪望着两个年轻人升腾的气息,那爆射而来的亮剑,老妪浑浊的目光精光一闪,如苏醒的毒蛇,她竟然也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而且危险不安的直觉涌动。

    “噔”那拐杖狠狠在地面一跺,一只丑陋的蛊虫出现于老妪的肩膀之上,那只丑陋的蛊虫四肢如甲壳,肢节如铜铁,它身后是黑色的壳,如同田里浑水中的臭虫,然而这蛊虫却不得小觑。蛊虫出,周围暗沉压抑,阴冷几分。

    “血”老妪一手执拐支撑,一手操 nong,轻轻低喝一声,似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显得她有些歇斯底里,如同夜晚恐怖的声音,足以吓得成人心脏跳落,沙哑之音如同念着某种恐怖的法咒。

    于是风起兮,幽幽之气爆发,暗沉之力愈重,那蛊虫忽然颤动,似乎它身体之内有什么东西苏醒了,头上的触角颤一下,颤一下,在颤一下,而那周身的恐怖也随之频率抖动。

    周围“嗡嗡”疾响,是风的刮声,太快所以如同羽翅震动,老妪的周身的风吹得她似时刻都将掠起,忽然那蛊虫睁开了眼睛,那米粒大小的眼睛如同两柄利剑,刺人心神,殷红如血。

    “吱吱”是蛊虫发出的叫声,忽然周身滂薄的幽幽之气聚集,围绕老妪地极速旋转,如同一个黑色的大铁球,一般,说的迟,其实飞快,仅是眨眼之间的是,老妪就已经形成了反击,何等恐怖如斯。

    “噌噌”快到不可思议,那蛊虫的眼睛的血红突然如弓箭,发射而来,而且随风而拐,如同拥有自我意识,那飞快速度,只觉得眼前划过两道细微不可触及的红线。然而那“红线”散发出来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那能量足以摧毁所有的东西一般。

    “砰砰”“红线”攻击两道剑气,线剑相触,若是有人在旁更是不信眼睛,颠覆三观,两道恐怖强横的剑气尽然被“线”抵挡,并且不得前行一步,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两道剑气竟然再抵挡一吸过后,纷纷崩溃,方若曦冰冷寒气凝出的剑气冲天如同层层崩溃的山岳,随后就是幽夜的剑气也随之被拆解。

    “砰砰”两道剑气攻击溃散,轰然满天,两人陡然身体僵硬,不为什么,只因大恐怖,大威胁飞奔而来,快过了神经中枢信息传输的速度,脑后一凉,然而不愧是天纵之人,生死太多,磨练了敏锐幽夜的直觉和生死时速的反应。

    而方若曦那边,若是换做任何一个同龄天骄就来不及了,而她可以,因为她日日夜夜都在修炼,体内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不用刻意蓄势,只须一个念头,便如搭好的弓满弦的箭,念头生,便动。

    几乎同时出手,幽夜手中的古剑已经拔出,极速横于胸前,抵挡那“红线”,而方若曦也不简单,只见她恐怖的玉手重重叠影,分不清真假,手中冰剑脱手射出,只求抵挡舜息。

    “嗯”幽夜突然感觉执剑的五指忽然疼痛难忍,看去,只见那五指竟然如同被刀削,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当”的一声“红线”攻击在剑身,若千斤巨石砸来,剑身弹射,狠狠平拍,砸在幽夜一身的胸膛,随之屁股向后屈,身体倒射攻击,如一枚炸弹。“轰”轰在墙上,穿越两堵墙,跨塌下来,烟尘四起。

    不见人影,“噗”幽夜一口鲜血喷出,而且血不停地往外流,他的气息变得紊乱起来,那道攻击太强了,强大到他快死了,来自于两重的伤让他更加虚弱,一方面是来自于那“红线”的攻击,另一方面来自于古剑的反噬,他虽拔剑,然而剑太具备魔性,他须分出神压制,所以抵挡那一刻失稳了,古剑乘机反噬。

    墙体跨塌,砖石落地,砸在幽夜的身躯之上,然而他还是从废墟之中爬了起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将剑如鞘。

    “哥”幽若几乎崩溃了,当那风暴来临时,她呆住了,她想上前,然而相对于那风暴,她的身体太慢了,她不顾狼狈地爬过前一道坍塌墙体去寻幽夜,眼泪忍不住了,一直哽咽,哭腔,呼喊着,她只觉得那一刻她的世界塌了,一直以来都有有哥在身边,她不敢想若是哥出了什么事,她以后怎么办,多么无力……

    “我在这里。”幽夜支撑着身体站起来,衣衫纷乱,泥垢染体,发丝邋遢,口中血流没有完全止住,说话之时白牙被染红。

    “哥”幽若顾不了那么多,立刻连爬带跑地扑过去,抱住遥遥欲坠哥哥的身体,然而幽夜很要强,古剑撑地站起,拭去鲜血,伸手握住幽若的柔软小手,怕她离开一样。

    他的目光横扫四周,只见那白色的身影还站着,只是退离原地十几丈步,而她身前浮着一只大化般的蜂蛊,她的身体有些单薄,有些颤巍巍。

    “不愧是蛊宗的天之骄子。”幽夜赞叹,若不是他拥有古剑,他就已经死了。

    清风拂来,吹乱了方若曦的鬓发,其实方若曦并不如幽夜猜得那般强大,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情况有多糟糕,如果不是她的师叔余五她就已经横尸于此了。

    在她掷出冰剑的那一刻,就已经来不及任何动作了,只有等死的分,她的冰剑掷出离她自己三丈之时与“红线”相遇了,冰剑节节粉碎,而她双手护于胸,红线未至,手上的冰膜已经碎了。

    “要死了么?”那时候她只有这个念头,脑海浮过那片火海,她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她还没有找到那些人,那些她痛恨的人,“嗡”突然一只蜂蛊出现了,诡异地出现,翼刀快速切出,抵挡那“红线”。然而那红线哪有那么好抵挡的,退,再退,一退再退,直接退出十丈这才消磨了那“红线”。

    蜂蛊也付出了代价,它的翼刀是双片翼刀重叠的,这一击抵挡下来,有一片翼刀已经被洞穿,蜂蛊精神萎靡,虚弱到了极致,而方若曦也受伤了,虽没有幽夜那么重,却也不得了,血丝从玉唇出,脸色苍白,气息浮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