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蛊夫人退,“千殇”来
    “蛊夫人,重伤我的蜂蛊,伤我师侄,看来你是找死的节奏了。”不知何时,余五已经站于方若曦的身前,挡住了那仍然狂暴的压迫感,此刻余五身上的幼稚嬉戏之气消失殆尽。

    站在那里,风依然来,衣衫不动,如一棵高山岩壁上的松,风仍来,巍巍不动,奈我何,如忽起山岳,任铁蹄践踏,仍不平半寸。

    目光如炬,有神摄人,隐隐流动寒光,两腮骨微微突起,是生气的表现,强大的气场毫不示弱,一步向前迈去,仅一步,滂薄的压迫竟然溃散而去,压得老妪拐杖又是一跺,幽幽之力爆发荡漾,这才消去余五的压迫,形成均立之势。

    “余小五,没想到多年前的斗战留下的后遗症竟然没能完全影响你啊!”老妪沙哑之声侃侃,有几分讽刺。

    余小五,这个名字很少被人提起,就算是在蛊宗内也没有人这样叫他,后遗症,这要联系到多年前的斗战了,当年的天骄参与佛罗天墓留下的隐患,从那次重伤之后,他不再是天骄,只有时而是他,时而稚气随身的余五长老了。

    “废话少说,给个交代吧!不然你走不出这天雨城的。”余五周身灵气运转,如同一尊战神,风咧咧,负手于身后,目光睥睨,甚是霸道,不留对方任何余地。

    “只要,你把那小子交给我,我自然会给你交代的。”老妪有些恼怒,然而面对对面的余五,她有些忌惮,虽伤缠身多年,但对方释放出来的压迫不再她之下,而且对方强硬的态度她不敢就此撕破脸。

    对于幽夜,老妪胸中升起了贪念,因为对方手中的古剑,她已经知道幽夜手中的剑便是当年古天风的剑,虽不知当年为何那柄剑那么普通,但现在那柄剑真的是逆天的灵兵,她那一击已经含七成力,本想一击必杀的。

    “果然,只要是个人都会惦记我手中这柄剑。”是的,只要他一出现,首先吸引他目光的是手中的剑,幽夜暗暗抓紧手中的剑,力道更甚,现在他受伤了,有些严重,然而他的脊梁如剑,带着不愿屈的意志。

    感受那如电扫来的目光,幽夜后背微凉,他轻轻一拉,幽若已经被他护在身后,如一道光出现于他的身上,此刻没有爆发血煞之气,也没有出鞘的剑气,只有他一个人,一个身躯就挡在幽若身前,如一柄已经出鞘的剑。

    “这个好像做不到。”余五的气势很强,也很足,而且他微微一笑,带着蔑视之意,如同霸道的王者展现出他威严的一面。

    “余小五,你别欺人太甚!”老妪最终忍不住暴怒,那凹陷的眼目已露出其恐怖的寒光,全身轻轻一抖,如狂风暴雨亲临,佝偻的身体,脚下轻轻一跺,风暴席卷而去,直奔余五而去。

    “嗯?”像是被挑动了威严,有些愤怒,有些厌恶,讨厌这无用的试探,老了果然很怕死,于是余五再向前一步,话有一步生莲,步步生莲,余五虽做不到,一往无前的压迫逼去。

    “嘣”那袭来的风暴忽然炸裂,余波荡漾,有散有荡,如被破的竹节,节节败破。

    “噔噔”余五的威压压得老妪后退,年迈的身体更显得苍迈,如快被风吹倒的架子,不知撑到几时。

    “蛊夫人,看来你老了,身子已经不如当年了,是想留下来是吧!”此话逼迫的成分居多,而且句句刺入老妪心肺。

    “余小五,算你狠,老婆子走。”老妪留下仓促一句狠话便有身退之意。

    “没那么容易。”余五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衣袖狠劲一甩,劲风咧咧,一掌狠狠拍出,掌印结,形勾勒,狂,疾,射,只见那一掌形成不知所名蛊虫之状,整个身体如梭,前方的嘴上长出锋利的刺吸式口器。如飞箭,胜飞箭,狠狠射去。

    由于劲风狂,声势大,走石飞沙未中目标,已掀起烟尘滚滚,然而却不影响其走向。“当”只听见金属碰撞之声,忽然老妪所在之处轰然炸出近五丈的大坑。

    密布的烟尘之中,老妪以及一直有些木讷的绝阴先生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有些狼狈,想来余五的这一掌的威力小觑不得。

    烟尘很快散去,一地的狼藉,留下的人也是伤的伤,然而事情仍然没有结束,蛊宗方若曦已经在这时间夹缝里恢复了一些,此刻她望向余五的目光多了尊敬,以往的傲然也收敛了一些。

    幽夜有些震动,这蛊宗的人果然很强,太强了,越是如此,他手中的汗就越多,然而他仍不准备交出天罪之血,手中剑出鞘的方向由微侧移向前方,他两条腿的肌肉已紧绷,大经已如满弦的弯弓,他随时准备带着幽若逃亡。

    “朋友,这么长时间了,想来看已经看得差不多了,不出来见见么?”让幽夜以及方若曦震惊的是余五这无由来的话。

    周围竟然还有人?凭借他们的神识以及感知,竟然遗漏了,然而神识又是一扫,仍然没有任何发现,方若曦心头压力微增,而幽夜心中的压力如巨石般悬空,脸色有些阴沉,一个余五就已经很难应付了,再来一不知神秘摸测之人,想来是必死之局了。

    “呵呵,实在不好意思,在上面躺了一会儿。”看不清哪里来的一阵风,只觉眼前一个影子闪过,人已经落地,不知何故,那原本和砖瓦一致的颜色有恢复了回去,黑色的衣袍,有些渗人的面具。

    来人正是千殇,他掌控着雷雨曈的躯体漫步走来,如悠闲之人,他很放松,躯体自由,毫无限制,毫无阻力,一步,两步,再一步,从容自若。

    而余五表面虽看不出何种心态,心底却已然震动,甚至有些凉气入口,先前他仅只是感受到细微的异样,而由于警惕他也只是随声试探,没想到还真有人,而且这周围已经充斥着他的气息,那狂暴得压迫感竟然奈何不得对方半分,更令他震动的是对方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威压,仅靠着身体的强度抵挡着压力。

    却如水中鱼儿,空中飞鸟,林中禽,在自己的领域里自得,让他如何不震动,很多年过去了,天雨城何时出现了这样令他都感觉压力从生的强者?负于身后的手微微紧握,压迫无收也无增。

    “别紧张,我只是来做个交易而已。”往往一个显得强大的人都会占据主动权,千殇话音如同安抚一只随时暴走的凶兽。

    “交易?”不仅余五身有疑问,就连方若曦,幽夜都有疑问,有什么交易可做,而且对方实力在哪里,还用得着做交易?

    “小子,我那东西和你换那天罪之血,如何?”千殇目光落在幽夜的身上,说道。

    对方点名要和他做交易,幽夜此刻心头的压力山大,若是一着不慎今日恐怕走不出这五丈之内,眼中难断交织,目光瞟向手中的剑,感受到其中的抵抗之力,而对方要和他做交易显然已经很给面子了。

    “拿什么东西换?”幽夜忍痛问道。

    “帮你封印手中的剑,压制其反噬,且你可以发挥其威力,不过只能维持一年。”当幽夜听闻此语,心脏忽听了一下,目露精光,有些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幽夜手中的剑虽他最久,他可是清楚这剑有多霸道,反噬之力如何难抗,而且这封印之力竟能持续一年的时间,一年看起来很短,但是对于有心的人,一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朋友,天罪之血可是我们先来的,我们也可交易。”这时候余五插了进来,此时他也换了个客气的称呼,只因为眼前的黑袍给他深不可测的感觉,而且他也看出那古剑的凶悍之处。

    这次来天雨城的目的更是为了这天罪之血,天罪之血真的很重要,所以余五不得不打断,并且也由先前的打算转为了交易。

    “放心,一会儿会和你做交易,并且天罪之血不会少你的。”黑袍之下“千殇”已经透露出了很多信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