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魔魂鬼印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断后杀人
    楚天一出手就选择了拔剑,平日里他是最少拔剑的,而在天雨城的年轻一辈里都是少有人逼他拔剑的,如今他却毫不犹豫地出剑了。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冒出这么多的高手,杀气逼人,冷漠无情,难道是逆杀门的人,这个念头瞬间在脑海浮出,天雨城之中也就只有逆杀门拥有这般阔气了。

    “当当”两人气势相冲,气息对撞,黑衣人手腕抖动,狼牙爪从黑衣人袖子里暴露出来,两人战在一起,楚天出剑速度很快,横贯,挑,刺,运用纯熟流畅,剑影重重,分不清哪柄剑影是真,然而那黑衣人眼睛一眯,竟然瞧出其中奥妙。

    手中的狼牙抓拍,抓,绞,每次都能挡住楚天凌厉的攻击,于是相杀之下形成了势均力敌,“当”一剑劈出,剑气飞杀,扑向黑衣人,同时楚天施展脚下玄奥的身法,左右来回扑着向前,有些难看,可是很快,随一道鞭腿轰出。

    如同一根石柱,劲风狂吹,拂了黑衣人的衣衫阵阵,鞭腿直袭腰间,黑衣人巧妙一扭,左臂相护,“浜”腿臂相击,余劲之风更急。

    然而楚天鞭腿之后又是一攻,手脚连环交替,攻击不断,如藤草缠绕,不给对方离开的时间,目的是为了掩护晓兰离开。

    而晓兰果然也不负他的重托,带着长约三尺黑色包裹从撕出的口飞奔而去,毫不犹豫,见晓兰已成功退却心中暗暗送了口气。

    楚天在对战之中余光仍然不忘瞟向江门的战场,而那边的江门且战且退,身上已经多出了几道血痕,江门的境界本来就差上那么一点,而这一点差距真的足以致命了,不过好在他施展经验较为丰富,每次对招仍能从对方的恶毒招数之中险象环生。

    “噌噌”兵刃对拉的声音,有些刺耳,江门所用的兵刃是两根手指,应该说是两根铁指,指套是由精钢铸成,其中含有精砂,实属乱器之阶灵兵范畴之内,所以也是强悍至极。

    他的对手是个老辣的杀手,也不知对方是不是个屠夫,所用的招式皆是屠夫杀猪宰羊常见的手法,专门挑人体要害之处骨节,血管,大经之处刺,抹。而江门竟也凭着反应速度护住了要害,却难免受伤,伤不重,只伤皮肉,看起来甚是凄惨。

    “呼”江门深吸一口凉气,目光如狼似虎之目,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大凶黑衣人,然而那黑衣人并不给他缓力的时间,而且那黑衣人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那黑色包裹之下的三尺骨剑。

    “噔”瞬时黑衣人脚跺地,一点深陷,土沙飞溅,已经行远,而江门心有余而力不足已经迟了,江门立刻追去试图拼死阻止。

    “当”江门还没缓过神来,那黑衣人已经被一剑挡了回来,只见前方楚天站立,执剑之手微微轻颤,面色有些苍白,显然耗费心力有些大,他疾风一剑使出了看家的手段这才抵挡了两个黑衣人试图冲击。

    “你们应该是逆杀门的人吧!”楚天开口说道,整个天雨城恐怕只有逆杀门才拥有如此狠辣的手段,因为逆杀门似乎是专门钻研杀人技法的组织,每一次逆杀门的出现都会带来轰动的效果。

    而且逆杀门只会暗杀,而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抢一件灵兵,难道是这件灵兵真的成为了逆杀门的威胁?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争夺这骨剑么,记得大规模出动逆杀门已经是半年之前了,那一次是杀一个人,是玄元堂必杀的人林川。

    平日里楚天话最少,然而想得却是最多,他一语便道破了沉默,此刻江门已经到他身旁,江门听此也是震惊。

    晨风里的阳光显得和煦,淡黄色的光撒在兵刃之上,涂上了一片黄晕,两黑衣人如听力已失,只是周身的杀意明显增重,眼中杀机更甚,两人交换目光,终于再次联手杀来。

    “师兄逆杀门的人都很嘴硬的。”江门望着杀来的两人说道,他身体何处大小不等被划了不少处,衣衫布条萧萧显得有些凄惨,唯一让人恐怖的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黑色的指套之上竟然隐隐透出了银色令人悸动的光显得锋利无比,随着战斗的持久,指套上的锋利程度越来越强,江门似乎在生死边缘之中不断地被磨得锋锐,他坤玄境初期巅峰的气息越来越强,初期巅峰的那一层膜似乎正在被隐隐刺破。

    “时间已经拖得差不多了。”这话很简单,江门也懂,不过先杀退这波攻击了,江门目光变得更加凌厉,带着双指向一人杀去,不避也不退,楚天自然也出剑,剑斜指于地,剑尖触地,拖出半寸身的切痕。

    “叮叮,当当……”四道人影交错,气息横流相冲,风烟席卷,沙石飞溅,互相摩擦发出擦擦的声音,席卷形成小型的漩涡,漩涡笼罩四人,只隐约地见人影晃动,追闪躲避,兵刃碰撞的清脆之声刺激心神。

    “滋滋……”忽然布条撕碎,剑体划过血肉的声音传出,四道气息也随着平静下来,甚至呼吸之声急促,漩涡渐停,迷蒙的人影现,四人围成一个闭合的形状,似圆又如方,只见红色的血流落地。

    这一场是指与剑的配合,是狼牙爪与匕首的联合,身法的巧妙,速度的弥合,生与死考验的是手段,绝密的联手。

    “滴滴……”血仍落,四个人的血落成四个小小的血凼,楚天的剑深深地刺入狼牙爪主人的心脏,贯穿,而狼牙爪也生生地将楚天的手臂拉出四道深深的长痕,血痕很深,血流不止,已经伤到了骨头。

    另一面更是惊心动魄,更加血腥,江门的胸前被连柄带刃地刺入,而部位正是心脏的位置,滚烫的血液一点一点流下,而江门的两指指向匕首黑衣人的喉咙,他的隐带银光的两指夹着断刃,是匕首的刃尖,所以他赢了。

    比起杀人的经验和研究,楚天和江门比不了这两位杀人不眨眼的黑衣人,而运气和巧合真的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如果狼牙爪那么楚天会死,因为黑衣人手中的狼牙爪是扫向他的喉咙的,被他用手挡了下来。

    在漩涡笼罩的那一刻,四人在其中斗杀拼狠,位置不停变换,寻找必杀一击,而最后一刻,四人的心理竟然出奇地一致,都如人愿,必杀一击的对象都是自己准备好的那一个人。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楚天和那手执狼牙爪的都是为了伙伴的考虑,所以长兵刃对阵长兵刃才是最好的选择,同样的心思也在另两人的心间浮出。

    而江门如果不是多了锋芒毕露之外的灵光他就真的死了,在出手两败俱伤的那一刻,脑海之中不知为何漂浮过一个念头,那就是折断匕首借匕首之刃杀人,若是平常他是不可能成功的,然而那一刻的生死逼近令他出现了那么一个念头,于是他伸出两指穿越,夹住匕首用力折,终于折断,借断刃深深地没入对方的喉咙,几乎同时刻他的心脏之处痛楚传来。

    所以一切都是运气使然,匕首本不可能折断,然而却是这个黑衣人的将就送了命,这把匕首随黑衣人很久了,所以杀人也多,碰撞的兵刃也多,渐渐地匕首之上出现了一个裂纹,然而黑衣人竟因为将就两字最后死在自己的匕首之下。

    “走!”楚天神识敏锐,察觉有人已来,气息和这两黑衣人相似,楚天心中彻底沉重,最终决绝决断,搀扶着江门离开,原地只留下两具尸体。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