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安斯雷姆·鲁因维沃尔
    毫无疑问,随去的亡灵女法师,从始至终都没有把张诚放在眼里,一直抱着类似猫戏老鼠的心态。

    估计在她眼里,解决掉一个比自己实力差很多的年轻法师,绝对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想要增加一点趣味性,通过戏弄和折磨敌人来获得某种精神上的满足。

    但是很可惜,她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

    张诚并不是艾泽拉斯土著,因此思维方式也不像“正常”法师那样,执着于用各种各样的法术来战胜对手,以证明自己的技艺更加高超。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敌人,不管是法术也好,还是使用刀剑也罢,都只是手段而已,没必要去纠结什么,哪种更快速、更高效,就使用哪一种。

    至于很多书籍中提到的所谓法师的尊严,他压根一点也不在乎。

    因为尊严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留给活下来的人,确切的说是留给获得最终胜利的人,失败者得到的永远只有屈辱与死亡……

    简单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被碎石磕破的伤口,张诚弯下腰捡起原本属于亡灵法师的法杖,瞬间感受到一股炙热的能量顺着手臂流遍全身,仿佛置整个人置身于火焰之中。

    “怪不得刚才的冲击波能瞬间杀死一匹强壮的马,原来这是一根能够增强火焰系法术威力的法杖。”他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将法杖随手插进身后的背包,小心翼翼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死亡战马接近。

    由于自己的坐骑已经归西,他现在不得不去打敌人坐骑的注意。

    要知道尽管地平线上已经能看到笼罩在达拉然废墟上空的巨大魔法防护罩,可实际上起码还有好几公里的路程,如果用走的,没一两个小时甭想走到。

    更何况,张诚眼下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太好,大大小小七八处伤口都在渗血,尽管大多是皮外伤,可稍微一动就会钻心的疼,急需赶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清洗包扎,否则感染就麻烦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一瘸一拐来到死亡战马旁边,伸手想要去抓缰绳。

    不过还没等他抓住,这匹散发着暗影能量的骨头马突然转过身,猛地抬起前蹄狠狠踩下来。

    “该死!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张诚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赶忙侧身勉强躲过马蹄。

    就在他准备进行第二次尝试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哈哈哈哈!年轻人,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试图接近一匹死亡战马。要知道那玩意,除了亡灵之外,其种族根本无法驾驭,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你是谁?”张诚警惕的转过身,上下打量着这位不知何时出现的老人。

    只见他留着浓密的棕褐色头发和胡须,年纪大概在五十岁以上,但脸上似乎没有多少皱纹,身穿一件带金色花边的紫罗兰色长袍,手上拎着一根不断旋转的水晶法杖。

    光从穿戴打扮来判断,八成是一名肯瑞托议会的法师。

    “放松,孩子,我的名字叫安斯雷姆·鲁因维沃尔,六人议会的成员之一,同时也是达拉然现在的管理者。”老人微面带微笑做了个自我介绍。

    虽然这个自我介绍非常简短,但里边所包含的内容一点也不简单。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