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反驳
    “哦?我曾经跟部落并肩作战抵御燃烧军团的入侵,现在你居然说我不了解他们?”吉安娜挑起眉毛,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悦。

    毕竟自从与兽人联手杀死自己的父亲海军上将戴琳之后,她的毕生愿望就是维持部落与联盟之间的和平,现在有人当面说她根本不了解部落,自然不会太高兴。

    张诚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不慌不慌的反驳道:“您认为自己了解部落,那么我请问,您知道部落的社会结构吗?了解他们的经济状况吗?您知道作为部落主要组成部分的兽人,内心之中最渴望什么吗?”

    “我……”

    吉安娜忽然发现,自己连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语塞的皱起眉头。

    “看,您虽然与部落并肩作战,可是却没有真的进行过深入的了解过他们。其实您真正了解的,只不过是大酋长萨尔一个人。但是请不要忘记,大酋长萨尔是在人类的抚养下长大,接受的是人类社会的教育和价值观,甚至就连审美观都更偏向于人类,而不是粗犷的兽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很多人类更具有智慧和人性。”张诚站在圆桌中央侃侃而谈。

    就在几秒钟之前,他终于意识到安斯雷姆·鲁因维沃尔急急忙忙把自己召唤过来的目的。

    很简单,**师和吉安娜分别代表了肯瑞托议会的两种态度。

    前者坚持达拉然是联盟的一份子,理应协助联盟对抗部落,但后者却希望达拉然能保持中立,不要在原本就非常紧张的局势下火上浇油。

    介于双方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所以证据就变得非常重要。

    安斯雷姆·鲁因维沃尔希望借助被遗忘者制造新瘟疫的事情,来打击吉安娜的自信心,使其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

    张诚从来不介意被人当枪使,只要事后能得到足够的补偿。

    更何况吉安娜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顶撞她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有好处,没风险,这样的事情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应该怎样选择。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吉安娜稍微有点不耐烦的催促道。

    张诚微微一笑,迅速回答道:“我想表达的是,萨尔代表不了真正的兽人,更代表不了整个部落。

    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想要了解部落,需要深入了解他们的社会结构、经济状况,以及内心深处的渴望。

    首先从社会结构来说,部落是典型的各自为政,每一个氏族都拥有相对独立的政治和军事权利,即使大酋长也不能随意插手。

    这也就意味着,要是有一两个氏族酋长想要开战,完全可以无视奥格瑞玛的命令,直接带着自己的部族发起进攻。

    其次,相信您一定知道,兽人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着原始野蛮的奴隶制,他们强迫一部分不擅长战斗的族人成为苦工,负责伐木、获取食物、修建防御工事等体力劳动。

    对待自己的同胞尚且如此,至于对待外人,那就更加残忍无情了。

    他们甚至要求外来的奴隶在角斗场上彼此厮杀,用**裸的死亡来满足自己内心对于鲜血和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