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比武大会 三
    伴随着距离首相比武大会正式开始的日子越来越近,整个君临城涌入了大量外来的外来人口,为原本就不怎么样的治安带来了巨大压力,同时也让各种食品、酒水的价格节节攀升。

    别的地方暂且不说,光是张诚刚刚买下的宅院就连续遭到了三波小偷的光顾,其中年纪最小的一波只有十一二岁,全部来自名为“跳蚤窝”的贫民窟,还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

    偷盗的动机也非常简单,就是饿极了,翻墙流进厨房打算弄点剩菜剩饭填饱肚子。

    看着这几个跪在地上骨瘦如柴的小家伙,他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吩咐道:“随便给他们点吃的,然后都放了吧。记住,德里,以后这种小事不要来打搅我,你自己处理就好。”

    “是,爵士,您真是个仁慈的人。”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单手抚胸鞠了一躬。

    作为一名受到过专业训练的管家,他自打上任那天起便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将偌大一座院子管理的井井有条,从未出现过一点差池。

    “很好,去忙你的吧,顺便通知布兰科,剑术训练的时间到了。”说罢,张诚便不再理会自己的管家,继续摆弄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凭借两千五百金龙的启动资金,他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把自己伪装成了一名远道而来的贵族子弟,不仅买下了一栋占地面积不小的房子,而且还雇佣了一名管家、两名男仆和四名女仆。

    最重要的是,他聘请了一名实力不俗的佣兵认真练习格斗技巧,打算在比武开始之前杀掉五十名对手,以便早日获得近战职业模板。

    反正任务给出的要求是杀死五十名对手,并未严格要求对手需要到达什么水平。

    这也就意味着,在战斗开始之前,也许可以先让对方身受重伤,亦或是饿上几天。

    至于人选,君临城监狱关押的强盗、地痞、流氓、杀人犯、强奸犯便是最好的目标。

    只需要花钱买通看守监狱的金袍子,他们完全不介意私下里卖掉一部分。

    事实上,监狱里的囚犯每年都有不少被偷偷塞进船舱,运送到遥远的奴隶海,卖给居住在那里的奴隶主。

    大概三五分钟左右,一名身穿皮甲,怀中抱着两把木剑的老男人走进房间行了一礼:“下午好,爵士。我再次建议您放弃参加比武大会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因为以您的身手和天赋,即使再过几年时间也很难击败一名合格的老兵,更别提是武艺高超的骑士。”

    “别废话!直接开始今天的剑术课吧。”张诚放下手头的研究,转过身随手抽出一把相当沉重的训练木剑。

    “好吧,随您的便,反正浪费的又不是我的时间和金钱。”布兰科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他甚至没有摆出标准的持剑姿态,一边十分随意挥舞着木剑,一边说道:“上几次我已经教过剑术的基本步伐、呼吸和格挡招架技巧,今天就让我们进入实战阶段。虽然我个人觉得您应该先锻炼一下肌肉,不过既然您强烈要求也无所谓了,现在请开始发起攻击吧。”

    “小心了!”

    向来不喜欢废话的张诚猛的向前迈出一步,以标准的低手起式,自下而上挥出第一剑。

    虽然姿势看上去一点也不赏心悦目,可在实战效果却一点也不差,确切的说,大多数实战剑术中,根本没有多少动作可以称之为美观。

    “做的不错!但这还远远不够!”布兰科毫不费力用反手下压化解了这次攻击

    不过他并没有趁机发起反击,仅仅是后退了一步,继续站在原地等待着下一轮。

    很显然,按照张诚目前的水准,别说赢了,连制造一点威胁都相当困难。

    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循规蹈矩的人,更不会被所谓的标准姿势限制住。

    第一轮攻击失败后,他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紧跟着高高举起木剑做了个用力劈砍的动作。

    出于习惯和本能,布兰科马上选择双手持剑进行招架。

    就在两把木剑即将发生碰撞的刹那,张诚忽然抬起脚冲着对方两腿中间的要害部位狠狠踢了一脚。

    这一次,他的动作又快又凌厉,完全没有给对手留下反应的时间。

    下一秒……

    砰!

    “啊!!!!!!!该……该死!”

    布兰科捂着下半身痛苦的跪倒在地,满脸都是扭曲的表情。

    不用问也知道,他现在一定非常疼,疼到连剑都抓不住了。

    身为一名出生入死的佣兵,他还是首次遭遇如此卑鄙、如此无耻、如此下流的招数,所以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呵呵,感觉怎么样,我亲爱的剑术老师?”张诚颇为得意的询问道。

    “棒极了!我敢保证,假如你在正式比武大会用这招,百分之百会遗臭万年,国王陛下甚至会直接剥夺你的贵族头衔。”布兰科捂着受伤的“蛋蛋”咬牙切齿回答道。

    注视着对方狼狈不堪的表情,张诚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别担心,我还没有愚蠢到拿到比武大会上使用,只是想让你评判一下,如果我现在拿起剑去跟一个普通人决斗,赢的几率有多大?”

    “这个不太好说,我个人认为大多数人都很难挡住你刚才的那一脚。怎么,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布兰科挣扎着站起来,颇为关心的询问道。

    “不,没有,今天的剑术可就到此为止吧,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说着,张诚把木剑丢到一旁,继续开始摆弄桌子上的小玩意。

    眼见雇主不打算透露消息,布兰科也不强求,微微欠了欠身,然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前脚刚走,后脚张诚就换上一身灰色的斗篷,同时带上一把剑和一袋金龙,悄无声息从后门溜出去,直奔君临城监狱所在的方向。

    早在两天之前,他就已经联系过典狱长并谈好了价码,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付钱,然后在监狱最底层的牢房中杀死罪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