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联姻
    伊耿历298年,首相比武大会如期在城外的河畔召开,都来自七大王国的贵族和想要一举成名的骑士纷纷接踵而至,还有很多打算看热闹的富裕市民。

    一时之间,数不清的人头将刚刚搭建好的场地挤得水泄不通,小商贩们也趁机向观众兜售食物、酒水,各种嘈杂吵闹的声音不绝于耳。

    尽管小说和电视剧中,“绿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直都被描绘成一个酗酒好色,几乎不理会政事的昏庸国王,每天只想着打猎、**、放纵自己的**。

    但实际上,在他加冕为王的这些年,维斯特洛大陆无论是农业生产,还是商业的繁荣程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尽管王室由于挥霍无度,导致欠下了大笔债务,可是跟平民一点关系都没有。

    恰恰相反,由于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关系,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相对安定的状态,大部分人都能够勉强过活。

    或许正如某些经济专家总结的那样,当生产结构处在一个相对原始的状态,只要没有外来因素破坏,它自己就能完成调节,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当然,以上这些都跟张诚没什么关系。

    作为参赛选手,他已经在仆人的帮助下穿上布满精致花纹的银色全身甲,面带微笑频频向看台的女性观众挥手致意,尽情展现自己的绅士风度。

    为了迎合这个世界的审美口味,他临行前还特地花了点小妆,整个人看起来完全就是帅哥一枚。

    只不过比起“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他更多展现的是阳刚的一面,尤其设计精美的盔甲,简直就像是一件艺术品,而非坚固的防具。

    不少格斗经验丰富的老手,都在暗地里等着看笑话,他们可不觉得类似这种带有大量镂空图案的样子货,能挡住骑枪致命的冲击。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脸上长满雀斑的小女仆小心翼翼擦拭掉靴子上沾染的灰尘,小声劝慰道:“主人,您千万别逞强,实在不行就认输吧,我听说洛拉斯·提利尔大人是位有风度的骑士,不会随便伤害对手的。”

    “你认定我会输?”张诚笑着瞥了一眼这个小家伙。

    “不,不是,我只是不想看到您受伤。”女孩赶忙用力摇了摇头。

    贫民窟出身的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不想还没干几天便遇到主人丧命这种倒霉事。

    “爵士,戴娜说的没错,我也建议你最好早点弃权认输比较好。百花骑士可能看上去很年轻、也很瘦弱,但实际上他很小的时候便接受过严格训练,能将长剑、斧头和顶头槌等武器运用到极致。认输或许有点丢人,可总比丢掉小命强。”布兰科也跟着附和道。

    事实上,早在几天之前,他就一直在劝说自己的雇主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

    比武大会可不是温文尔雅的贵族聚会,而是一种随时有可能丧命的危险表演,稍有差池便会落下终身残疾,亦或是死于非命。

    “呵呵,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是一个既固执又自负的人,从不会改变自己做出的决定。另外,谁说我一定会输?”

    话音刚落,张诚戴上头盔,一只手拎着苹果木做成的长枪,一只手拎着盾牌,催动马匹慢慢走近比赛场地。

    与此同时,位于另外一边的洛拉斯·提利尔也做好了准备,高高举起手中的长枪致意。

    “哼!真是个好演员……”张诚抿起嘴角发出一阵冷笑,同样也举起骑枪致意。

    眼见两位参赛者都已经入场,早已等到不耐烦的劳勃立刻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站起身大喊道:“我宣布!比武大会第一场长枪比赛,洛拉斯·提利尔对梅森·阿斯普林,现在开始!”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两人立刻催动马匹开始加速。

    因为身着重甲的关系,马匹奔跑的速度不是特别快,足足四五秒钟之后才进入到攻击范围。

    洛拉斯·提利尔显然已经有过很多比赛经验,一边调整长枪的位置,一边用盾牌护主前身。

    不用问也知道,他打算第一回合就干掉压根没有一点名气的对手。

    不过张诚明显不打算太早结束,他要在无数上眼睛的注视下戏弄对手,展现自己强大的一面,所以不加思索的将奥术能量注入盔甲,直接丢掉手中的盾牌,硬生生承受了对手全力一击。

    砰!砰!

    伴随着两声巨响,两人擦身而过,手中木质长枪应声折断。

    唯一不同的是,张诚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晃动,而洛拉斯·提利尔整个人猛后仰,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狼狈不堪的稳住身形,这位百花骑士迅速转过身,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刚才撞击瞬间,他明明感觉到自己的长枪撞到了什么东西,可不知为何对手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坐在观众席上的国王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转过身问侍从:“这个梅森·阿斯普林什么来头?我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他?奇怪,像这种身手的骑士,应该很有名才对。”

    “呃,陛下,我只知道梅森·阿斯普林爵士曾经因为欠债,不得不抵押掉了自己的领地。”负责倒酒的年轻人低声解释道。

    “有意思,看来这次的比武大会有好戏看了。”劳勃摸着下巴上浓密的络腮胡子嘀咕了一句。

    与此同时,坐在观众席上的“小指头”贝里席也停止了谈话,死死盯着已经转过身准备发起第二回合冲刺的张诚,足足过了有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急匆匆离开了看台。

    短暂的修整过后,拉斯·提利尔重新戴好头盔,举着一柄新的骑枪,率先发起了冲锋。

    这一次,他没有展现自己的风度,更没有像之前那样,去向观众席上的女人们挥手,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击败这个让自己出丑的混蛋。

    “哇哦,生气了,这正是我想要的。”张诚轻蔑的笑了笑,微微压低身体,也跟着发起冲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