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魔剑——拘魂使者
    毫无疑问,张诚故意将森林之子的消息透露给“小指头”,目的就是要让对方来代替自己,搜集散布在维斯特洛大陆的各种遗迹。

    如此一来他就不必浪费太多精力,耐心等待对手搜集得差不多了,直接抢过来即可。

    毕竟鬼知道森林之子的遗迹隐藏在什么地方,光是将其一个一个找出来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有了贝里席这个地头蛇帮忙,相信一定会变得轻松不少。

    总之只要能获得知识和力量,张诚一点也不在乎中间所使用过的手段,无论是欺骗、利用也好,还是抢夺、暗杀也罢,只要能达成目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因为越是深入思考,他就越觉得羊皮纸背后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必须在这玩意的真正主人现身之前,积累足够的资本,否则届时恐怕连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经过整整一夜的休息,第二天上午,参赛选手们再次聚集一堂,为了赢取高昂的赏金,亦或是无上的荣誉而战。

    其中“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魔山”格雷果·克里冈、“猎狗”桑铎·克里冈,被公认是这次夺冠的热门人选。

    另外,格雷果·克里冈在昨天的比赛中,还故意“失手”杀死了峡谷爵士修夫,为这场本应该喜庆的比武大会凭添了一份血色。

    当然,作为以绝对优势击败了“百花骑士”的张诚,也自然而然成为观众谈论的焦点。

    不过很可惜,他本人对于这些无聊的猜测、打赌完全不感兴趣,自顾自躲在角落,一边擦拭着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长剑,一边耐心等待第二轮开始的号角吹响。

    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剑身上时不时会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电弧。

    很显然,这不是一柄普通的剑,而是一柄附魔长剑,加持在剑身上的魔法不是其他,正是致命的电属性。

    但与那种狂暴摧毁一切的闪电有所区别,它的作用更接近于让对手短暂麻痹,所以更加隐蔽,也更加难以被察觉到。

    当一把金属武器与长剑碰撞的瞬间,电流瞬间便会借助金属优良的导电能力,进入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同,反应也不太一样。

    稍微轻一点的,最多感到又酸又麻、使不上力气,短短一两秒钟就能恢复如初。

    可严重一点的,当场便会倒地抽搐,搞不好还会上演失禁的丑态。

    事实上,这把剑的诞生只是一次实验失败的副产品,张诚最初的理念是想要打造一把可以产生炙热火焰的武器,以便应对故事后期出现的异鬼。

    但不知为什么,艾泽拉斯的魔法符文与魔法版地球破译出来的符文经过改造后,在这个世界产生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结果原来应该冒出炙热烈焰的拉风武器,变成了一把外表平平无奇,但却十分适合偷袭的武器。

    就在张诚默默思考哪个倒霉蛋会成为这把武器的第一个受害者时,洛拉斯带着一名黑发青年从远处走过来,面带微笑的问候道:“上午好,梅森爵士,您的气色看起来不错。”

    “上午好,洛拉斯爵士,有什么事吗?”张诚抬起头故意装出一副诧异的表情问。

    尽管黑发青年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做自我介绍,可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风息堡公爵,劳勃国王最年幼的弟弟,同时也是“百花骑士”的秘密情人,蓝礼·拜拉席恩。

    洛拉斯轻轻摇了摇头:“不,没什么要紧事,仅仅是带一位朋友来介绍给您认识,顺便告诉您第二轮的对手是谁。”

    “很高兴见到你,梅森爵士,我的名字是蓝礼·拜拉席恩。关于昨天的比赛,您表现得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最后的一剑,成功避免了悲剧的发生。我认为这才是真正骑士精神的体现。”说着,蓝礼单手抚胸微微鞠了一躬。

    “您过奖了,公爵阁下,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张诚赶忙站起身还了一礼。

    “哈!您可真是谦虚,难怪洛拉斯一直跟我说你是个值得招揽的骑士。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向我宣誓效忠?我可以给你一块还算富庶的地方作为封邑。”蓝礼完全没有掩饰来意,大大方方递出了橄榄枝。

    “梅森爵士,请相信我,蓝礼大人绝对值得您这样强大的骑士效忠。他不但是个脾气温和的好人,而且从不吝啬赏赐。”洛拉斯也跟着劝道。

    注视着这对好基友的表演,张诚突然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摇着头:“抱歉,公爵阁下,我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夺取比武大会的冠军,在此之前不考虑向谁效忠的问题。”

    蓝礼显然没料到有人会拒绝自己的招揽,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讶,紧跟着把目光投向“百花骑士”,似乎在问现在应该怎么办?

    后者稍微犹豫了片刻,很快开口说道:“梅森爵士,我能理解一名骑士对荣誉的渴望,但问题是您第二轮的对手可不太好对付,搞不好还有丧命的危险。”

    “哦?我的对手是谁?”张诚翘起嘴角反问。

    “格雷果·克里冈!您听说了吧,他昨天故意杀掉了自己的对手。”洛拉斯不加思索的给出了名字。

    “所以呢?”张诚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

    眼见费了半天口舌还没什么用,洛拉斯只好明确的解释道:“魔山是个凶狠残暴的家伙,我认为他很有可能对您也痛下杀手。但如果您现在向蓝礼大人宣誓效忠,他下手的时候就会有所顾忌。”

    “呵呵,感谢两位的好意,但我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坚持。不管格雷果·克里冈有多厉害,他今天都注定要倒在我的脚下,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好了,我要准备入场了,你们请回到看台上欣赏接下来的比赛吧。”

    说完这句话,张诚便不再理会任何人,直接翻身上马,从布兰科手中接过长枪,迎着观众的欢呼声缓缓向比赛场地走去。

    注视着他的背影,蓝礼头也不回的问:“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到看台上等待结果吧,我们现在只能祈祷,这位梅森爵士能活着从赛场上走下来。”洛拉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