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偶遇
    格雷果·克里冈,绰号“魔山”,身高超过两米三以上,全身上下遍布着夸张的肌肉,普通人需要两只手才能使用的巨剑,他一只手便能运用自如。

    更可怕的是,凭借自身无与伦比的力量,他穿着七大王国最厚重的铠甲,而且铠甲下面还有一层皮夹作为内衬。

    普通武器恐怕还没等刺穿坚固的防御,就会被从天而降的巨剑活生生砍成两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格雷果·克里冈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怪物,为了战争和杀戮而生。

    不过张诚内心之中始终有个疑问,像这种体重超标的家伙,什么样的马才能驮动他并发起冲刺?

    很显然,在正常情况下,任何一名参赛选手与这样的家伙对撞都是死路一条,即使获得黑暗卫士的职业模板,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冰甲和法力护盾能够抗住如此致命的冲击。

    毕竟按照物理学常识,撞击力度等于质量乘以加速度,当物体的质量超过一定程度,哪怕它的移动速度再慢,也能给目标造成难以置信的破坏。

    但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格雷果·克里冈也不例外。

    在小说和电视剧中,“百花骑士”就成功找到了他的弱点,那便是坐骑。

    毫无疑问,作为骑士的双腿,马匹在骑枪比试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像“魔山”体重远比一般骑士更重,所以马匹但凡出点什么小问题,都会导致他直接摔下来。

    张诚要做的就是故技重施,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选择一匹发情的母马,而是打算用另外一种更加隐蔽,更加不易被察觉到的小花招……

    伴随着号手吹响了手中的号角,早已按耐不住内心之中暴虐情绪的格雷果·克里冈,立刻从侍从手中夺过长枪,眯起两只充满残忍和嗜血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今天的对手。

    作为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屠夫,他只要发现有人没有绑好护喉,便会故意把枪尖上扬,然后直接刺穿对方的喉咙,满足自己病态的**。

    “呵呵,真是一块不错的垫脚石。相信今天过后,整个君临城所有贵族都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张诚抿起嘴角,一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一边骑着马来到护栏旁边,等候第二轮号角响起。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悄无声息将一小瓶药水灌进了战马的嘴里。

    国王劳勃眼见两名参赛者都已经准备就绪,立刻冲号手点了点头。

    后者二话不说,马上吹响了第二声号角。

    刹那之间!

    两名参赛者同时给胯下的战马下达了冲锋指令!

    短短几秒钟的功夫,他们就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不断调整长枪的角度,企图一击就把对方干掉。

    张诚丝毫没有犹豫,在冲刺途中开启了双层护甲,同时把奥术能量注入战马的体内。

    由于之前饮用了某种药剂的关系,马匹受到刺激后,两只眼睛立刻变得一片血红,体表的血管迅速肿胀起来,宛如一条条粗壮的蚯蚓,既狰狞又恐怖,嘴里更是不断留着口水,仿佛一头发狂的野兽。

    当双方即将发生碰撞的时候,这匹马突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速度,一跃冲到近前,张开嘴狠狠的咬了另外一匹马的脖子。

    刺眼的鲜红色液体顿时喷涌而出!

    格雷果·克里冈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张诚随后递上来的长矛狠狠戳进脖子,位置与上一场他干掉修夫的手段如出一辙。

    但可惜的是,他的防具远比修复更加厚重,因此侥幸逃过一劫,长枪仅仅撞飞了他的头盔,一根木刺扎穿了左侧脸颊。

    “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让脾气原本就差到几天的他发出狂吼,转过身跑到侍从身边抽出巨剑,径直朝张诚所在的位置劈了过来。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张诚冷笑着露出讽刺的表情,把手里剩下的半截长枪用力丢出去,紧跟着抽出佩剑,毫不示弱的迎上去。

    就在所有观众目瞪口呆看着事态开始朝着失控方向发展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铛!

    伴随着金属碰撞后发出的清脆鸣响,原本怒不可遏的“魔山”忽然像中了定身术一样,整个人轻微颤抖了一下。

    下一秒……

    张诚以极快的速度抖动手腕,噗地一声刺进了对方的左眼,然后猛地带出了一颗血淋淋的眼球。

    不过这还不完,他还趁着对手身体麻痹无法动弹,毫不留情的切下了鼻子、嘴唇和耳朵,彻底毁掉了格雷果·克里冈的脸,同时还切下右手拇指使其再也无法使用武器。

    等做完这一切,他挥起带着帖手套的拳头,用力砸向左眼血肉模糊的眼窝。

    砰!

    一声闷响过后,“魔山”直挺挺倒了下去,整个人陷入了剧痛导致的昏迷之中。

    而张诚则不慌不忙掏出一张雪白色的手帕,在众目睽睽之下擦拭干净长剑和手套上沾染的血迹,轻轻往格雷果·克里冈身边一扔,面带微笑冲着看台上的国王、王后、王子、以及史塔克家族两位年轻的姐妹鞠躬致意,然后才控制着战马缓缓走出赛场。

    没有欢呼!

    没有喝彩!

    有的仅仅只是鸦雀无声的安静!

    知道他走远之后,劳勃才终于回过神来,欣喜若狂的大叫道:“来人!去!马上给我把梅森爵士请回来!我要让他做我的骑士!”

    不过还没等侍从做出反应,蓝礼马上站起身制止道:“等等!我亲爱的哥哥,梅森爵士是我的人,您可不能把他抢走。”

    “你的人?什么时候?”劳勃明显楞了一下。

    “陛下,就在比赛之前,蓝礼大人刚刚邀请过梅森爵士。”洛拉斯也跟着站起来帮腔道。

    可无论是蓝礼也好,还是百花骑士也罢,都无疑隐瞒了被拒绝的事实。

    就在劳勃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王后瑟曦突然插嘴道:“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他残忍的伤害了格雷果·克里冈爵士?莫非这样的行为不应受到惩罚吗?”

    “惩罚?残忍?哈哈哈哈!抱歉,王后,我可不觉得像格雷果这种人渣值得同情,别忘了是他先攻击梅森爵士的。”向来和瑟曦不怎么对付的蓝礼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