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欢而散
    轻轻摘掉冰冷的铁质头盔,张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任由凉爽的微风吹过脸颊,翻身从暴躁不已的战马身上跳下来,弯腰捧起一把清澈的河水洗了洗脸。

    就在他打算站起来的时候,布兰科突然便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单手抚胸深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恭喜,爵士。相信今天过后,您的名声将会响彻七大王国,用不了多久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贵族们就会接踵而至,开出一份份难以令人拒绝的诱人条件。您所要做的就是在所有来访者中,挑选出最合适的……”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张诚头也不回的问道。

    “没多久,几分钟而已。”布兰科笑着耸了耸肩膀。“虽然我不太清楚您用了什么办法让魔山失去反抗能力,但从长剑刺进他眼睛的瞬间我就意识到,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或许他是个勇猛无比的战士,可在您的智谋面前却宛如婴儿一般脆弱不堪。”

    “哦?有那么明显吗?”张诚站起来转过身注视着老佣兵。

    后者先是点了下头,紧跟着又摇了下头,用低沉的声音解释道:“怎么说呢,我之所以能明显看出这一点,是建立在对您武艺的了解上,以您的力量和反应速度,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接住魔山那种力量型战士的全力一击。不过在外人眼里,恐怕他们只会认为您实力超群。另外,我还有点好奇,您身上的盔甲究竟是怎么回事,它承受了好几次撞击,可却连一点凹痕都没有?”

    “哈哈哈哈!布兰科,在我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请你先告诉我,你值得信任吗?”张诚大笑着质问道。

    他能感觉到,对方出现在这里绝不仅仅是为了恭喜自己,而是还有别的企图。

    “爵士,我只是个卑微的佣兵,被贵族们看不起的佣兵,靠着手中利剑拼命杀戮才能勉强填饱肚子的佣兵。您觉得像我这样的家伙,会是某些大人物培养的间谍吗?更何况我已经老了,老到再过五六年就再也无法挥动武器。我渴望安定下来,渴望能有一个可以养老的地方,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还想娶个妻子生儿育女,只要您承诺能满足这些,我愿意献上自己的忠诚。”

    说着,布兰科单膝跪地,抽出佩剑双手捧起,以一种非常认真的态度低下头。

    张诚抓起这柄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的武器,搭在老佣兵的肩膀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以梅森·阿斯普林之名,我接受你的效忠。但丑化说在前头,假如我发现你做出任何背叛的举动,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非常恐怖,甚至远远超过死亡本身。”

    “我发誓,绝不会背叛你。”布兰科毫不犹豫的给出了保证。

    “非常好!”张诚随手将佩剑插进对方腰间的剑鞘,紧跟着指了指身后暴躁不安的战马。“给你的一个任务,去把这匹马处理掉。记住,我要的是彻底清理干净,绝不留下任何痕迹,明白了吗?”

    “如您所愿……”老佣兵迅速意识到这是一个小小的测试,所以立刻答应下来。。

    眨眼功夫,他就拖拽着这匹极度不配合的马消失在比武大会现场。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他才全身上下湿漉漉的回到原地,用疲惫不堪的口吻汇报道:“爵士,我把您的马连带一艘小船一起沉到了大海深处,最多几天功夫它的尸体就会被鱼虾啃食干净,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找到所谓的痕迹。”

    “沉海吗?尽管不是最好的办法,可也算处理的不错。”张诚脸上浮现出的满意的表情,随后抽出自己亲手附魔的长剑递给对方。“拿着,脱掉你的皮手套,很快就会明白为什格雷果·克里冈失败的原因。”

    布兰科抹了一把胡子上沾染的海水,二话不说便接过长剑,小心翼翼用手指触摸剑身。

    刹那之间!

    一股强烈的电流通过皮肤传递进身体,他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扑通一声摔重重的倒在地,半天也没能爬起来。

    张诚弯腰捡起佩剑,笑着调侃道:“怎么样,感受到了吗?这就是力量!一种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的力量——魔法。我可以告诉你,包括这柄长剑,还有那批发狂的马,以及我身上穿着的盔甲,统统都不是普通货色。”

    足足三五分钟过后,恐怖的麻痹感渐渐消失,老佣兵挣扎着站起来,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恐惧和敬畏。

    稍微定了定神,他才开口询问:“您的意思是,您可以打造制造这些蕴含着强大威力的武器和盔甲?”

    “制造武器和盔甲?不,不,不,我可不是铁匠,打造武器和盔甲可不是我所擅长的领域,好了,关于相互了解就先到此为止吧,我们日后有的是时间,不是吗?现在,替我去传达一个口信。”张诚明显还不是很信任老佣兵,果断终止了话题。

    作为一个对冰与火之歌世界有着深入了解的人,他才不会相信什么效忠誓言之类的玩意,真正能驱使一个人死心塌地效力的东西只有一样——利益。

    在确认一个人内心之中真正渴望的东西之前,他绝不会给予对方真正的信任。

    “送信?给谁?”布兰科略显诧异的瞪大眼睛。

    “送给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就告诉他今天晚上日落之前,我会在城外的海边等他。”张诚随手把象征贵族身份的印章戒指塞进对方手心,转身朝住处走去。

    布兰科一个人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迅速回过神来,小声嘟囔着:“给兰尼斯特家族送信?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和不解,他简单清理了一下衣物,快步走进赛场,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靠近正在准备上场比赛的弑君者。

    不过还没等他靠近二十步范围内,詹姆马上警觉的抽出武器大声喝问:“谁?你是谁?”

    “非常抱歉打搅您,爵士,但我的主人让我给您带一个口信,今天日落之前到城外的海边,他在那里等您。”

    说完这句话,老佣兵将戒指摆放在地上,微微鞠了一躬,然后便缓缓后退,最终消失在帐篷的拐角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