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艾德之死
    维持自身血统纯净和联姻是维斯特洛大陆封建制度下永恒不变的主题,更是权利游戏规则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任何人如果想要打破这项传统,立即便会站在整个贵族阶级的对立面。

    张诚从来都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不会为了所谓“高尚”的目的去破坏现有任何一种制度。

    因为他明白,不管是什么制度,只要存在就说明背后拥有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先不说打破它需要付出多少牺牲,光是改变人们潜意识中的认同的观念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

    估计也只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政治白痴,才会干出直接宣布废除奴隶制度,然后就撒手不管了的愚蠢行为。

    “那么亲爱的朋友,我就不打搅您准备比赛了,剩下的具体事宜等您夺得比武大会的冠军之后,我们再召开一个宴会慢慢谈。另外,您也需要点时间跟我的表妹埃箩互相曾进了解。”说罢,洛拉斯转过身给了不远处少女一个充满暗示的眼神,迅速消失在嘈杂的人群之中。

    很显然,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好消息传递回去。

    就在埃箩·提利尔犹豫要不要上千去跟自己的未婚夫打个招呼的时候,一名年轻的侍从突然闯进来,气喘吁吁地大喊道:“梅森爵士!国王陛下命令您马上入场,参加最后一场决赛。”

    “现在?我的对手是谁?他难道不需要休息吗?”张诚惊讶的挑起了眉毛。

    按照比武大会的规则,通常为了确保公平性,每一名参赛者完成一场比赛之后,当天就可以回去休息,到第二天才会有下一场比赛。

    眼下詹姆·兰尼斯特因为逃出了君临,所以只要比赛开始前“弑君者”没有赶到现场当,国王便会宣布他弃权。

    也就是说,张诚没有经过比赛消耗,而另外一边的参赛者却要先击败自己今天的对手,然后再参加第二场比试,可谓是相当的不公平。

    “与您争夺长枪比赛冠军的是桑铎·克里冈爵士,他的对手刚好也选择了弃权,所以陛下认为今天就是决出冠军的好日子。请快点吧,现在所有观众都在等待最后一战。”年轻的侍从快速解释道。

    “好的,我知道了,请给我几分钟时间穿上盔甲。”

    虽然张诚不理解为什么“猎狗”的对手也会突然弃权,但还是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披上基本没多少重量的铠甲,然后骑上新的战马缓缓朝比赛场地走去。

    当他与少女擦身而过的瞬间,埃箩突然鼓起勇气上前一步,用略显紧张的语气说道:“梅森大人,我会坐在下面为您加油祈祷。”

    “谢谢,我也会为了你夺取这次比武大会的冠军。别担心,桑铎·克里冈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他甚至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下来。”说着,张诚牵起少女的胳膊,轻轻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紧跟着戴上头盔径直来到看台的左侧。

    当他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瞬间,人群猛地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有些女人还提着篮子将娇艳欲滴的花瓣洒向空中,俨然一副主角出场的派头。

    相比之下,“猎狗”就惨了点,别说喝彩了,连愿意正眼看他的人都不多。

    尤其是脸上丑陋无比的烧伤,简直就像狰狞恐怖的怪物,任何正常人看到都难免会先入为主觉得这是一个凶恶残忍的坏蛋。

    感受着场内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率,张诚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真不可思议!才短短几天功夫,我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直接变成了中所瞩目的大人物,或许这就是比武大会的魅力所在。名声、财富、还有社会地位,所有人渴望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得到满足。抱歉了,桑铎·克里冈,你今天就好好做我的陪衬吧。”

    话音刚落!

    号手在劳勃的示意下,吹响了决赛的号角。

    “猎狗”连一句废话都没有,立刻催动战马发起冲锋。

    不知为何,他今天似乎格外认真,眼睛里冒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位于另外一边的张诚却不慌不慌举起长枪,冲着看台上的国王、王后、王子,以及埃箩·提利尔鞠躬致意,待对手已经将速度提高到极限后,这才开始发起冲锋。

    毫无疑问,他这种**裸的蔑视行为彻底激怒了“猎狗”。

    就在两人即将发生碰撞的刹那,桑铎·克里冈猛地将长枪抬高一寸,避开盾牌直击脆弱的颈部。

    不过很可惜,早有准备的张诚歪头让枪尖擦着肩膀戳了个空,同时自己却狠狠的戳在对方胸口。

    啪!

    随着木质长枪应声断裂,“猎犬”整个人狼狈不堪的平躺在马背上,差点掉下去。

    从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就知道,他完全不明白一名身穿重甲的人如何可以在马上做出高难度的闪避动作。

    更换了一把新的长枪,两人又开始了第二轮交锋。

    这一次,张诚没有再给对手逃脱的机会,直接刺中桑铎·克里冈右侧的肩膀,破坏了他全身的平衡感,扑通一声掉落到地上,结束了这场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的比试。

    猎狗倒地后不到五秒钟,劳勃立刻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大声宣布道:“以国王的名义!本次比武大会长枪比赛的冠军是梅森·阿斯普林!现在为我们的冠军欢呼吧!”

    哗!

    一时之间,在场所有观众都拼命的鼓掌,根本没有人理会身为亚军的“猎狗”。

    就在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接下来的庆祝活动时,张诚却出乎意料的翻身下马,将对手扶了起来,压低声音贴在耳边说道:“别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知道你跟你的兄弟关系非常差,所以请停止这些无聊的表演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演戏?”桑铎·克里冈同样也压低声音反问道。

    “很简单,虽然你表面上瞄准了我的脖子,但实际上却偏了一点,即使真的撞上也不会致命。说说看,究竟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阴狠毒辣的王后?还是别的什么人?”张诚眯起眼睛注视着脸色铁青的瑟曦。

    在他看来,整个君临也只有这个既短视又野心勃勃的女人,可能因为詹姆的事情迁怒自己,从而做出某些愚蠢的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