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寻找打破限制的钥匙
    在与乔佛里达成了协议之后,张诚很快恢复到每天躲在房间里研究怎么才能让龙蛋孵化的研究中,偶尔还会抽出一点时间去维系与埃箩·提利尔之间营造出来的暧昧wwΔw.k.la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经开始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开始慢慢充斥着一种不知名的能量。

    尽管非常非常的稀薄,但对于一名极度渴望汲取能量的法师来说,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会像黑暗中的火把一样显眼。

    不过感觉归感觉,却无法真正利用这些神秘的能量,它们完全不像奥术能量那纯净强大,也不像魔法地球上的能量一样具备极高的可塑性和变化性,仅仅是宛如惰性气体一样,不与任何东西发生共鸣。

    为了搞清楚原因,张诚又浪费了一瓶珍贵的井水,借助法术的力量,强行搜集了大概一百多毫升完全由惰性能量构成的气液混合物。

    看着试管内呈现出的灰白色,他不由得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没到里呀……我记得剧情中的梅丽珊卓、弥丽·马兹·笃尔施展法术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多的困难。莫非是时间还不到?又或是我缺少了什么?”

    就在他陷入冥思苦想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一切。

    砰!砰!砰!

    “谁?我不是说过不许任何人来打搅吗?”张诚语气极为不快的质问道。

    “大人,非常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搅您,可有几位不愿意透露身份客人自称是您的朋友,需要马上和您见上一面。”管家德里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客人?”张诚突然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迅速藏起手中的试管并打开房门。

    只见德里带着三个身披斗篷的人站在门口,虽然因为光线比较暗的关系,暂时看不清楚长相,但他还是敏锐的嗅出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埃箩,是你吗?”

    “是的,梅森大人。”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其中身材最矮小的人摘下兜帽,露出了一张美丽少女的面孔。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人也纷纷摘下兜帽,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蓝礼和洛拉斯。

    虽然张诚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公爵阁下,洛拉斯爵士,你们为何会深夜造访?而且还带着埃箩小姐?”

    “十分抱歉,梅森爵士,出大事了。我的兄长劳勃国王在狩猎的时候发生意外,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离开人世。并且我还得到确切消息,乔佛里、托曼和弥塞菈都不是他的亲生骨肉,而是王后瑟曦跟弑君者私通生下的杂种。现在!她居然试图让私生子篡夺王位!身为拜拉席恩的一员!我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蓝礼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开始低声咆哮。

    “什么?这怎么可能?!”张诚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冷笑,紧跟着发出惊呼。

    “我以自己的名誉保证,蓝礼大人说的都是实话,甚至就连首相艾德·史塔克公爵也知道了这一点。但他过正直了,不肯跟我们联手,因此我们只能尽快逃离君临,然后召集封臣讨伐兰尼斯特家族。”洛拉斯也跟着帮腔道。

    “所以……你们需要我做什么?”张诚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

    “很简单,我希望您能帮忙照顾一下埃箩,她可没办法骑着马连续不停的赶路。另外,我还希望您能帮忙留意一下君临城的动向,如果有什么重要情报,请送到这个地方。”洛拉斯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

    张诚接过来扫了一眼,立刻丢进旁边的火盆,认真的点了点头:“请不必担心,埃箩小姐原本就是我的未婚妻,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能够伤害她。”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我们还急着要离开君临,因此就不多做打搅了。”说罢,洛拉斯拉着蓝礼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目送两人离开,张诚马上冲着等候在一旁的管家吩咐道:“去给埃箩小姐准备一间客房。记住,一定要保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住在我们这里,明白了吗?”

    “明白!”德里略微欠了欠身,快步朝客房所在的方向走去。

    待管家里开之后,房间门口便只剩下了孤男寡女,由于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所以场面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最后还是埃箩·提利尔深吸了一口气,用颇为无奈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大人,我给您添麻烦了。”

    张诚微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抚摸着少女的脸颊回应道:“别这么说,你可是我的未婚妻,身为比武大会的冠军,如果我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别多想,好好休息一晚,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嗯……”

    埃箩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任由大手在自己的脸颊和敏感的耳垂周围游走,完全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

    如果换成普通男人,恐怕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开始动手动脚,以最快速度把女孩骗上床去完成“本垒打”。

    但张诚却并不是普通的男人,他的内心早已被对力量的渴望所填满,把少女**到呼吸有些急促的时候,他果断终止了更进一步的行为,送上一个安睡吻后,便小无声息的回到自己房间。

    “劳勃死了……纷乱的序幕已经拉开……远在大海另外一边的丹妮莉丝也即将孵化出三条幼龙……留个我的准备时间可不多了……”

    张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收起龙蛋,换上一身不起眼的便服,直奔君临城地牢。

    毫无疑问,他打算效仿一下丹妮莉丝的方法,用焚烧和血祭来尝试着孵化幼龙,至于一个人被活活烧死有多痛苦,他才不在乎呢。

    别说区区几个关在牢房里的犯人,即使需要血祭一座数十万人的城市,他也不会产生哪怕一丁点的犹豫。

    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最忌讳的就是踌躇不决,最后越想越多,越想越复杂,忘记了执着和专注才是通往顶点的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