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
    半个小时之后,后院客厅内,刚刚洗过澡的艾丽娅,正狼吞虎咽的吃着热气腾腾的烤肉排与面包,手上和嘴上沾满了汤汁,压根没有一丁大贵族该有的气质和礼仪,简直就像是一个饿疯了的乞丐。

    很显然,短短几天的流浪生活,对她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亲眼目睹了亲生父亲遭到斩首的血腥画面后,整个人都散发着仇恨的气息。

    张诚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言不发观察着眼前的女孩。

    他现在有点不太确定,自己究竟应该是将其送回到原来的命运中,还是直接送给兰尼斯特作为见面礼,又或是利用其特殊身份做点什么。

    毫无疑问,艾丽娅·史塔克绝不是什么普通人,尤其当罗柏·史塔克死后,她几乎跟自己的姐姐珊莎一样,拥有无法估量的巨大价值,谁得到她就意味着能得到北境众多贵族的支持和认可,甚至能够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自立为新的北境之王。

    不过很可惜,张诚对于这块既贫穷、又落后、而且还人口稀少的土地,半点兴趣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北境处在对抗异鬼最前沿,根本不是什么好地方。

    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那便是高庭的提利尔。

    一方面因为剧情关系,这个家族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触怒瑟曦,最终葬送了几乎全部的继承人;

    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因为,河湾地区始终都是维斯特洛大陆最主要的农业产区。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在冷兵器时代,发达的农业意味着庞大的人口基数,庞大的人口基数又意味着战争潜力。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谁占据了河湾地区,谁就会一跃成为实力最强的诸侯。

    至于像电视剧中,詹姆·兰尼斯特率领军队一夜之间就攻破高庭,将提利尔家族连根拔起,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有重要的角色在关键时刻突然倒戈。

    就在张诚踌躇不决应该怎么处理艾丽娅的时候,管家德里忽然急匆匆的跑进来,压低声音汇报道:“爵士,我想您现在最好马上把这位小姐藏起来,国王陛下来了。”

    “国王?你是说乔佛里?他还真够心急的……”张诚翘起嘴角浮现出玩味表情。

    很显然,这位刚刚登基的国王陛下,百分之百是为了学习所谓的“魔法”而来。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一条咬住饵的鱼。

    “是的!我把他们挡在了前院,您动作最好快一点。”德里用力点了点头催促道。

    能看得出,他此刻的心情一定非常紧张,生怕有什么闯进来发现这个正遭到通缉的女孩。

    张诚抬起胳膊打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冲着艾丽娅笑了笑:“很抱歉,史塔克小姐,你恐怕要回避一下,稍后我们再来讨论关于的你去留问题。”

    “等等!你能帮我杀了乔佛里吗?”艾丽娅突然抬起头,眼神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仇恨。

    “不,不能。我只承诺过会帮助你,但并不意味着会冒着巨大的风险为你杀人。另外,请相信我,复仇这种事情还是亲自动手的比较好。”说罢,张诚便不再理会女孩,站起身跟随管家一起朝前院走去。

    刚穿过门廊,他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头带王冠的乔佛里,而是身披盔甲全副武装的桑铎·克里冈。

    没办法,谁让“猎狗”脸上的烧伤那么明显,想不注意到都难。

    “啊!亲爱的梅森爵士,你总算是出来了。怎么,今天没去看艾德·史塔克的处刑吗?”乔佛里洋洋得意的炫耀道。

    “呵呵,恰恰相反,我不但去了,而且还亲眼看到您下令处死史塔克公爵。不过我有点好奇,是什么原因让您打破了之前作出的承诺?毕竟让他披上黑衣去守长城,无疑能避免战争的爆发。”张诚摸着下巴,故作好奇的问。

    乔佛里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句话背后隐藏的深意,一脸骄傲的回答道:“很简单!我讨厌史塔克家族的人!更讨厌有人质疑我王位的合法性!像这样的叛徒如果不加以严惩,那么日后还会有谁尊敬国王?服从国王的命令?”

    “哦?这些都是您自己想出来的吗?还是说有那位忠臣向您提供了谏言?”张诚眯起眼睛继续试探道。

    “是培提尔·贝里席伯爵。他认为我应该做点什么,以展现新国王的威严,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混蛋。”

    严重缺乏警惕性的乔佛里,三两句话的功夫就把“小指头”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拱了出来。

    不得不说,身为一名阴谋家和野心家,培提尔·贝里席实在太擅长利用每个人性格上的缺陷。

    无论艾德·史塔克也好,还是瑟曦、乔佛里也罢,都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被他操控的棋子,有时候短短几句话,便能挑起人与人之间的猜忌,然后再让猜忌一点一点演变成仇恨、混乱和战争。

    确认了真正杀死艾德·史塔克的罪魁祸首之后,张诚不由得笑着感叹道:“好吧,看来贝里席大人的确是个忠心耿耿的臣下。最后一个问题,您当初为什么要杀我?莫非也是贝里席大人的谏言吗?”

    乔佛里摇了摇头:“不,不是他,是瓦里斯。他暗示我,你为了赢得比武大会的冠军,暗地里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再加上魔山被你伤的那么严重,我就忍不住想要给你点教训。难道你还在记恨这件事情?”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的陛下。我只是想要搞清楚一件事而已。”张诚目光中闪烁着寒意,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他还真没预料到,“死太监”居然这么早就发现了自己使用魔法力量,同时还悄无声息玩了一手借刀杀人。

    如果不是乔佛里被魔法的神奇所吸引,最后选择了和解,那么他一定会被这个近亲结合的畸形产物记恨,然后不停的找自己麻烦。

    一旦他忍不住动手干掉乔佛里,立刻便会成为兰尼斯特家族的死敌。

    “八爪蜘蛛瓦里斯,真不愧是和小指头齐名的阴谋大师,还没见面就给我送上了一份大礼。不过别着急,我很快就会让你明白,无缘无故招惹一名法师是多么危险的行为。”张诚冷笑着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