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刺杀
    “梅森爵士!你在嘀咕什么?要知道我已经是国王了,有能力兑现自己的承诺,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自己的承诺呢?”乔佛里一脸不耐烦的催催促道。

    脾气暴躁的他向来缺乏耐性,稍有不顺心便会爆发激烈的怒火,急于找个替罪羊发泄,能忍到现在足以证明在他的心目中,相当敬畏魔法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事实上,大多数人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差不多都会表现出既恐惧又好奇的心态。

    张诚虽然没有学过心理学,但看穿一个正处于青春期躁动的青少年,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只见他不慌不慌的使了个眼色,让管家带着仆人离开,这才压低声音回应道:“陛下,我建议您最好先让护卫们离开,然后我们再来谈谈具体的条件。”

    乔佛里瞬间明白了什么,转过身冲着“猎狗”大声喊道:“桑铎!你带着所有人到外面等着,我希望单独和梅森爵士待一会儿。”

    后者用充满警告的目光瞪了张诚一眼的,一言不发带上四名卫兵站在两道门之外的空地上,其中一只手始终抓着剑柄,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他马上便能及时作出反应。

    不得不说,“猎狗”的确是一个相当合格的保镖,除了因为童年阴影的关系害怕火焰,基本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缺陷。

    尤其是良好的服从性,远比那些涂抹过圣油的骑士们强百倍,要不是始终没有跟对人……

    算了,一想起桑铎·克里冈倒霉透顶的人生经历,张诚就不由得想叹气。

    不过他暂时并没有做点什么的打算,自顾自从怀里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递给乔佛里:“请过目,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如果您能在三天之内把它们交到我的手上,那么我就可以开始教导您学习神奇的魔法。”

    “两艘战舰以及配套的水手、一百罐野火、六百套盔甲和武器、三百把长弓、五万支箭……”乔佛里一边念着纸条上的清单,一边下意识皱起了眉头。“梅森爵士,你这是要准备去和谁打仗吗?”

    “呵呵,没错。难道您还没有意识到吗?从劳勃国王死的那一刻起,战争就已经降临了。君临接下来将要面对北境的史塔克、风息堡的蓝礼、龙石岛的史坦尼斯、甚至还有他们的支持者,而您呢?国王陛下!您除了几千名战斗力低下的城防军,恐怕就只有兰尼斯特家族的支持了吧?”张诚微笑着说出了近乎残酷的现实。

    听完这番话,乔佛里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或许他有着致命的性格缺陷,但却一点也不傻,迅速清楚认识到屁股下面的铁王座有多么摇摇欲坠,咬牙切齿的问:“您准备站在哪一边?我?还是那些无耻的叛徒?”

    “哈哈哈哈!这还用问吗?我当然站在您这一边。”张诚大笑着给出了答案。

    但他心里还有后半句没说出来,这次站队只会持续短短几个月,等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他就会重新选择阵营。

    毕竟在权力的游戏中,随时根据形势改变立场才是聪明人的做法,那些死抱着忠诚、荣誉不妨的榆木脑袋,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其中艾德便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哦?真的!”乔佛里眼神中透露出毫不掩饰的惊喜,紧跟着不停地走来走去,仿佛在考虑什么。

    大概三五分钟之后,他突然停下脚步,用十分诚恳的语气提议道:“梅森爵士,不如这样,我给你一笔钱,再给你一个头衔和职位,你来为我招募一支军队,一支只听从于我命令的军队。作为回报,等铲除所有的叛徒之后,我会剥夺他们的领地赏赐给你。”

    对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张诚考虑都不考虑,直接单手抚胸鞠了一躬:“除了感谢和服从,我还能说什么呢?尊敬的陛下……”

    很显然,这个熊孩子只想到了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怎强自己的实力,从而忽略了军队控制权的问题。

    花别人的钱,组建自己的军队,最后还能获得大片的领地,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便宜的好事吗?

    至于脑残儿童乔佛里性格残暴,动不动就杀人取乐,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反正等黑水河之役结束后,自然有“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来负责收拾残局。

    “棒极了!梅森爵士!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聪明人,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乔佛里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犯下了多么巨大的错误,满脸都是兴奋和喜悦。

    “陛下,我想您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始了解魔法了,不是吗?”张诚嘴角划过一丝玩味,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瞬间!

    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从动从他的指尖迸射而出,照亮了稍微有点黑暗的前厅。

    “这!!这是!!!!!”乔佛里猛地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婴儿拳头大小的火苗。

    张诚不慌不忙把火苗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故作神秘的忽悠道:“没错,这就是魔法。它能让人类以凡人之躯,操控堪比神明的力量。火焰、冰霜、雷霆,自然界中一切最具破坏力的东西,魔法都可以创造出来。但获取这种力量很困难,困难到一万个人当中都不一定能有一个人成功。”

    “那我呢?我能成功吗?!”乔佛里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抱歉,我暂时还无法给出答案,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学习才能得出结论。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带我去见一下瓦里斯大人,他跟我之间有点小小的误会需要解决。”

    说到最后几个字,张诚眼睛里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有过类似经验的乔佛里单场打了个哆嗦,暗地里为瓦里斯默哀了一秒钟,然后开口回应道:“先声明,我不介意你找瓦里斯的麻烦,可千万别杀了他,我母亲很依赖他提供的情报。”

    “哼!别担心,陛下,我不会杀了他,只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走吧,天色不早了,我还想在天黑之前赶回来了。”

    “啊哈!只要不杀他就没什么问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