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自由
    ..,

    昏暗的城堡地窖内,一名身穿华丽丝绸长袍的光头胖子正坐在书桌前,快速翻阅着一张又一张写满蝇头小字纸条,然后再把纸条扔进旁边的火盆烧掉。

    他不是别人,正是人称“八爪蜘蛛”的瓦里斯。

    身为一名靠着搜集情报、出卖情报为生的人,他对于危险的嗅觉格外敏锐,往往在危险还没有到来之前,便会先一步察觉到,然后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也正是凭借着这一点,他在无数次的宫廷斗争中幸存下来。

    不管换了谁当国王、谁当首相,他依旧是那个御前议会中雷打不动的情报总管。

    但是今天,瓦里斯不知为何有点心神不宁,总感觉自己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因此独自一人躲在地窖里,试图从“小小鸟儿”搜集到的最新情报中找到点线索。

    就在他看完最后一张字条,打算将其丢进火盆里的时候,外面的走廊内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紧闭的大门便遭到猛烈撞击。

    砰!砰!砰!

    轰隆!

    木的质门栓才坚持了三下,立刻断裂成两截,房门更是直接飞了出去,把柜子桌子之类的摆设撞得七零八落。

    “下午好,瓦里斯大人。”

    伴随着充满嘲弄的问候,张诚迈步走进房间,一边注视着不远处警惕不已的光头胖子,一边冲身后的卫兵们打了个手势。

    后者二话不说,以极快的速度将门修复,然后消失在狭窄幽暗的走廊尽头。

    目送这些无关人员离开之后,张诚这才慢慢悠悠来到桌子前,从对方手中抢过纸条瞥了一眼,笑着讽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您引以为傲的小小鸟儿们搜集到的情报吧?啧啧,利用尚未成年的孩子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您的心肠还真是够歹毒的。”

    “梅森·阿斯普林爵士,您无礼的闯进来就是为了对我进行冷嘲热讽吗?”瓦里斯冷着脸质问道。

    张诚微微翘起嘴角,赶忙摆了摆手:“不,不,不,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讽刺您。恰恰相反,我是在称赞您的智慧。想想看,如果不是有如此歹毒的心肠,您有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背叛自己效忠的主人?又成功躲过一场有一场的杀身之祸?而且现在您仍旧能躲在暗处,秘密进行着某项计划,甚至还可以影响远在大洋彼岸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作为一名权力游戏的玩家,您实在是太出色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声喝彩。”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告辞!”瓦里斯明显有点慌了神,试图尽快逃离这个让他感到恐惧的年轻人。

    毕竟阴谋之所拥有巨大的破坏力,究其根源便在于足很难被发现,一旦阴谋暴露在阳光之下,那么死的只能是暗中策划阴谋的人。

    “等等!我允许你离开了吗?”张诚刷的一下抽出魔剑——拘魂使者,抵在对方的咽喉上。

    剑身散发出来的强烈邪恶气息,顿时让“八爪蜘蛛”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有位心理学家曾经说过,一个人对于某个人或是某件事情越痛恨,他潜意识中对这个人和这件事情的恐惧就越深。

    如果说“猎狗”痛恨和恐惧的人是他残暴的哥哥和火焰,那么瓦里斯痛恨和恐惧的就是无法理解的超自然力量——魔法。

    察觉到死太监强烈的排斥反应,张诚立刻挥舞了一下长剑。

    眨眼功夫!

    一个绿色半透明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房间内……

    他没有腿,下半身完全是一片模糊的荧光,上半身则是人类的模样,猩红色的双眼闪烁着**裸的恶意,仿佛随时有可能冲上来把人生吞活剥。

    毫无疑问,这个邪恶的死灵就是前不久死于剑下的囚犯。

    如今他的灵魂已经在痛苦与折磨的双重打几下堕入深渊,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幽鬼。

    由于死灵的出现,房间内的温度开始迅速降低,短短几秒钟左右,地面和墙上便长出一层白霜。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你……你要做什么?”

    瓦里斯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满脸都是惊恐与无助。

    “做什么?当然是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小误会。您该不会忘了吧,比武大会的时候您可是怂恿过乔佛里陛下,想要借助桑铎·克里冈的手杀了我呢。”说罢,张诚冲着身边的死灵仆从点了下头。

    得到许可的幽鬼瞬间露出残忍的笑容,张开双臂径直扑了上去。

    “啊啊啊啊!!!!!!!!不!!!!!!!!!!”

    完全由负能量构成的他触碰到皮肤的刹那,瓦里斯便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惨叫,身体开始迅速衰老,还不到半分钟,额头、眼角、脸颊等部位呈现出大量皱纹,原本还算光滑的皮肤也长了数不清的老年斑。

    总的来说,他一下子从中年人的模样变成了老年人的模样。

    更可怕的是,那种生命力被夺走的极致痛苦,深深的刺激着每一个神经元,要是可以选择的话,他恨不能马上昏过去,亦或是被直接杀死。

    不过很遗憾,他现在没得选择。

    “濒临死亡的感觉怎么样,瓦里斯大人?别担心,我刚才不是说过了这是一个误会,所以不会杀了你,而是会慢慢的解除误会。至于需要多长时间,那便要看你是否配合了。”张诚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扬起头一饮而尽。

    “误会?您可真会用词!说吧,我需要做什么才能化解这次误会?”瓦里斯气喘吁吁的从地上爬起来反问道。

    “很简单,我们需要先聊一聊关于你对魔法的偏见,然后再聊一聊您那个坦格利安家族复辟计划。最后,我希望咱们能达成一个共识,互不干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这过程中,你最好别耍什么小花招,要知道我可不是一名完全遵守规则的玩家,而且也有能力在必要的时候掀翻桌子。”

    “没问题,我们从哪开始呢?”

    “不如就从您童年悲惨的遭遇开始吧。”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