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寻找打破限制的钥匙
    “来,过来,让我抽一点血。”张诚取出一根带有凹槽的放血管,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扫过刚刚吃饱,正坐在地上打嗝的幼龙。

    后者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马上警觉站起身,不停摇晃着脑袋,并且还一个劲的往后退。

    虽然它不像艾泽拉斯世界和被遗忘国度中的龙那样可以开口说话,但智力水平却并不低。

    也不知道是因为经过改造的关系,还是冰与火之歌世界中的龙原本就不像故事中描述的那样更接近于野兽,总之它不仅可以明确理解各种各样复杂的词汇,而且还能用动作和叫声做出回应。

    “乖,别淘气,不然我可就要动粗了。”张诚掌心猛然间冒出刺骨的寒气,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幼龙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下意识打个哆嗦,心不甘情不愿的扇动翅膀飞到桌子上,老老实实崛起屁股,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

    “这才对嘛,不过是一点血而已……”张诚一边说着,一边把放血管刺进位于“菊花”旁边没有鳞片遮挡的部位。

    瞬间!

    携带神秘物质的龙血便融化了金属针头,一缕宛如岩浆般滚烫的红色液体流进了玻璃试管内。

    为了防止试管也被融化,他迅速释放出淡淡的奥术能量,将龙血与玻璃隔离开,然后挤出一点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特殊容器内,进行更进一步的测试。

    包括龙血的成分、属性、用途、以及是否可以与其他形式的能量相融合。

    更重要的是,张诚希望从龙的身上,找到这个世界能量的传递和使用方式。

    毕竟自从上次在“小指头”身上榨出了大量关于“森林之子”的资料后,他发现这些近乎灭绝了的魔法种族,其实是通过一种宛如原始宗教仪式般的行为,对空气中存在的能量进行操控,最终形成自己所需要的法术。

    除此之外,“森林之子”似乎还掌握着一种能够将能量存储进植物,尤其是名为鱼梁木植物的技术。

    正是通过这样的方法,他们度过了一次又一次“能量枯竭期”。

    直到先民登陆维斯特洛大陆,大量破坏森林、砍伐鱼梁木,导致森林之子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基,最终数量越来越少,走向了灭绝的边缘。

    不过由于资料基本是象形文字和图案,破译起来十分的困难,再加上年代久远残缺不全,张诚一时半会儿还摸不着头绪。

    可随着红色彗星的到来,空气中神秘能量的浓郁程度越来越高,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先找到一种简单便捷的方法,所以把主要研究方向转移到了龙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龙都是一种魔法生物,这一点从坦格利安家族的兴衰史中就能看得出来。

    在征服者伊耿一世时期,刚好处于神秘能量最活跃的时期,他的坐骑“黑死神”贝勒里恩长到了惊人的尺寸,甚至一口就能吞下一头野牛。

    但是当空气中的神秘能量渐渐变得稀薄,后来孵化出的龙体型一条不如一条,最后干脆连孵化都孵化不出来了。

    这也就意味着,龙虽然也需要进食,但本质上是一种靠着神秘能量才能存活的魔法生物。

    如果能搞清楚龙是如何利用空气中的能量,那么张诚也就找到了打破限制的钥匙。

    当然,这并不容易,尤其是他还要应付很多突发状况,比如说……

    砰!砰!砰!

    “梅森大人,请问您在房间里吗?”埃箩·提利尔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该死!”张诚低声咒骂了一句,飞快拽起一张黑布,把所有见不得人的实验器材和材料遮挡住,同时轻轻踹了幼龙右脚,示意其躲到床底下。

    等一切都恢复“正常”后,他才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拉起少女的手背亲吻了一下,柔声问候道:“晚上好,我美丽的未婚妻,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吗?”

    “不,没什么。我……我只是呆的有点闷,想找个人说说话。”埃箩连山浮现出一丝红晕,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回应道。

    “噢——抱歉,是我疏忽了。不如这样,我带您到海边散散步如何?”张诚赶忙装出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提议道。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让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女整天坐在房间里不出来有多么残忍,尤其这名少女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可为了能够挤出更多的时间从事研究,他故意视而不见,今天对方找上门来,他自然不太好推辞。

    这个小小的爱情游戏起码要持续到彻底掌控提利尔家族,掌控高庭为止。

    “我……我可以出去吗?”埃箩瞪大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尽管目前君临城还没得到蓝礼和提利尔家族联手掀起叛乱的消息,可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这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提利尔家族的成员,她一旦暴露在公众视线范围内,怕是立刻就会被抓起来当做人质。

    张诚笑着保证道:“别担心,只要有我的陪伴,任何想要对你不利的人都需要问过这柄剑。”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故意将魔剑——勾魂使者抽出了半截。

    邪恶与死亡的气息当场让埃箩吓的后退了半步,有些不确定的问:“您的剑……?”

    “放松,它只是一把稍微锋利点的武器而已,因为站杀过太多的敌人,所以难免沾染上了一些戾气。走吧,趁着目前君临城还算平静,我带你到海边散散心。估计等战争来临,城内立刻会化作炼狱,到时候不管去什么地方都会十分危险。”说罢,张诚随手关上门,搂着少女纤细的腰肢,不由分说拉着对方走出宅院。

    作为一个格外注重**和保密的人,他可不想任何人走进自己的卧房,哪怕是最亲密的床上伴侣也不行,更何况埃箩·提利尔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个达成目的的工具,还远远算不上是什么亲密的伴侣。

    就这样,一对貌合神离的年轻男女穿过街道,朝着海边的方向走去,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始终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尾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