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变化
    丝绸街最大的妓院内,培提尔·贝里席一如既往躲在属于自己的房间内,查看着手下传递回来的情报。

    尽管他不像“八爪蜘蛛”瓦里斯那样,专门训练了一支由未成年儿童组成的“小小鸟儿”,但是也丝毫不差。

    确切的说,凭借在海鸥镇当税务官,以及后来成为财政大臣的这些年,他成功利用商业手腕拉拢聚集了一大批商人,可以说只要有商人出没的地方,就很可能有他的耳目。

    与很多人想象中没有任何背景实力不同,培提尔·贝里席身后实际上隐藏了相当庞大的势力,其中甚至包括谷地几个依赖贸易发家的贵族。

    也正是有这些贵族的支持,他才敢放心大胆挑唆莱莎·徒利毒死自己的丈夫琼恩·艾林,然后亲手点燃混乱与战争的火焰,伺机篡夺原本属于艾琳家族的领地和头衔。

    不过由于张诚的突然出现,使原本周密的计划出现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那根本无法用常理来衡量的神秘魔法,让他怎么都觉得这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要知道作为一名野心勃勃的阴谋大师,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早已派人四处搜集了大量关于森林之子的资料。

    但遗憾的是,不管是号称知识渊博的学士,还是可以制造出恐怖“野火”的炼金术士,对此都表示无能为力。

    毕竟森林之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太久太久,久到只有极少数流传下来的故事中,还依稀提及到这些维斯特洛大陆真正的原住民。

    至于他们遗留下来的图画与象形文字,根本没有人能破译的了。

    就在培提尔·贝里席紧缩眉头,试图找到一个制衡对手的办法时,紧闭的房门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

    紧跟着一条金属钩锁透过门缝伸了进来,十分灵巧的勾起门栓,短短不到两秒钟的功夫,厚实的木门便发出吱呀一声响,从外面闪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

    “雅娜,我说过多少次了,进我的房间要先敲门。”培提尔·贝里席头也不抬的叹了口气。

    很显然,他对于这个闯入者相当熟悉,熟悉到光凭声音就能认出对方。

    “啊哈!抱歉,大人,我习惯了。”说着,娇小的身影摘下兜帽,露出一张洋娃娃般精致的脸蛋。

    毫无疑问,这是一名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少女。

    从她宛如绸缎般丝滑的黑色秀发和棕色双眸判断,八成是来自大海另外一边自由城邦的人种。

    贝里席不以为意的笑着耸了耸肩膀,放下手中的杂乱的纸条,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说说吧,通过这几天的跟踪你都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被称之为雅娜的女孩翘起嘴角,用一种颇为俏皮的口吻回应道:“挺多的,您想先听哪一部分?要知道这位梅森爵士可不简单,我有好几次想要靠近他的卧室,结果都差一点被发现。”

    “当然是跟我那位老朋友瓦里斯有关的部分。怎么样,他们俩发生什么冲突了吗?谁赢了?”贝里席眼神中透露出强烈的期待。

    “抱歉,大人,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据我所知,他们俩的冲突仅仅持续了非常短的时间,然后便以朋友的身份重新出现。另外,您的老朋友外表似乎一下子变得苍老了许多,或许只有他本人穿戴知道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雅娜飞快将自己知道的内容说了一遍。

    “哦?你确定?”贝里席惊讶的挑起眉毛。

    雅娜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对!您的老朋友现在皮肤松弛的就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哦,还有,我发现埃箩·提利尔眼下就住在梅森爵士的院子里,两人几个小时前还手牵着手到海边散步,那副亲密无间的样子实在令人嫉妒。”

    贝里席摸着下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足足过了有一分钟,他才笑着自言自语道:“有意思,瓦里斯竟然服软了,这可不像他的性格。看来……我有必要去跟他见上一面,顺便交换一下情报。”

    “呃……大人,我必须提醒您,按照城堡那边眼线传递过来的消息,两人见过面之后,瓦里斯大人便把自己关进房间谁也不见。”少女俏皮的眨着眼睛提醒道。

    “哼!别担心,即使瓦里斯不见所有人,也会选择出来见我的,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俩是同一类人……”

    说罢,贝里席站起身把所有的纸条一股脑扔进火盆,然后走出房间朝红堡的方向进发。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来到了“八爪蜘蛛”的卧房门口,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门。

    砰!砰!砰!

    “谁?我不是说过谁也不见吗?”瓦里斯虚弱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出来。

    “是我,您的老朋友。或许你可以不见世界上所有的人,但一定会出来见我,不是吗?”小指头自信满满的回应道。

    房间内的瓦里斯沉默了片刻,很快发出一阵苦笑:“呵呵,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的情况有点特殊,即使是您也不能见。请回吧,”

    就在贝里席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缝下方突然飞出一张纸条。

    他下意识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飞快捡起纸条扫了一眼,脸上立刻露出莫名的惊恐,连一句话都没说,掉头消失在城堡狭窄的走廊尽头。

    与此同时,房间内的瓦里斯正坐在一面镜子前,注视着自己那张苍老异常的面孔,还有身后若隐若现,散发着刺骨寒意和邪恶气息的死灵。

    很显然,为了防止这位阴谋大师暗地里搞小动作,张诚将勾魂使者中的死灵留在了他的身边,时刻监视者他的一举一动。

    如果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行为,死灵立刻便会扑上去,吸干他所剩无几的生命力。

    不过“八爪蜘蛛”毕竟是“八爪蜘蛛”,或许不能明着搞事情,但他还是想办法把情报透露给了另外一个阴谋大师知道。

    这样一来,原本应该处于敌对状态的两个人,最后竟然因为外力的干预,再一次选择了联手。

    正如张诚最开始预料的那样,随着他以一名玩家的身份参与到权力的游戏中,原本的剧情正在开始慢慢改变,至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根本没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